手机上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3章 万宏酒店 办公室另一个同事bella也在,稍稍惊讶了一下,季菡走到办公桌面前道:“朱主管。(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朱博远手里拿着鼠标,紧紧地盯着屏幕,听见季菡的招呼眼睛都不抬一下的。 他把桌边的一个小册子扔过来,指使说:“周六,万宏酒店,你跟bella去。” 季菡把小册子拿起,看了一眼封面,上面是,瞬间知道了这次饭局的招待对象,点头道:“是。” “环保局的都是bella的老朋友,你多听着她的,多学习学习。” 季菡认真地点头。 方主管在轻声细语对着bella嘱咐了几句,然后就让她们俩都退了出来。 从办公室出来,bella上下打量了一眼季菡的穿着,皱了皱眉头说:“明天,把你平常那些乱七八糟,不知道真假的套装都收好,麻烦稍稍穿的女人一些,妩媚一些,ok?” bella从来都是部门里高高在上的红人,细高跟大波浪黑丝短裙,女人味十足。 相较之下,季菡身上的短外套休闲裤,是有些小家碧玉过了头。 季菡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子的饭局,虚心认真地听着,受教地点头。 都说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对于kc的职员而言,在跟城市各部门打交道的事情上,对这句话更是深有体会。 没有任何一个管事的敢对kc说一个不字,各种政策便利扶持。 可是相关文件申请,上层人员大手一挥签了,政府下面的人和kc具体部门交接,却又不是那么顺利。 言而总之,为了后续工作更正确稳妥地落实,kc公关部负担起照顾底层官员工作情绪的责任,定期安排一些活动聚餐联络感情。 于是便有了bella和季菡的此次饭局。 周六下午五点,万宏酒店大门口。 瑟瑟的冷风中,季菡有些不太自在地扯了扯太短的裙子,穿黑色丝袜的腿像光着一样,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冻得牙齿都打哆嗦。 “他们,什么时候到啊?” 季菡缩了缩脖子,问站在旁边的bella。 “快了,那些人我都习惯了,每次都要迟到半拉小时的。” 拿手机看看时间,bella甩了一下大波浪的长发,妆容精致的脸上一点不耐烦的情绪也没有。 深吸一口气,季菡努力站直身子,向身边的人靠近了一步。 “来了。” bella低低提醒一句,然后嘱咐道:“放聪明一点。” 接着脸上瞬间绽放出娇艳的笑容来,上前一步。 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左边两辆黑色轿车先后开过来,季菡无缘由地有一丝心慌,脸上也扯出大大的笑容来。 “张科长,刘科长,好久不见。” 第一辆车停下来,酒店的侍应生上前打开门,bella娇声地对着下车来的两人喊道。 一高一矮两个中年男人,都戴了眼镜,有些发胖。 “bella小姐,好久不见,你好像又漂亮了啊,哈哈。” 从副驾驶下来的高个男人,发福变形的手掌一下子攀上bella纤细的腰间,脸上的笑容夸张有露骨。 “张科长,您看您说的。” bella娇笑不改,转过身把季菡拉了出来:“还不来招呼两位领导。” “两位科长好。” 季菡脸上的笑容明显青涩得多,有些局促地对面前的人打了声招呼。 bella不着痕迹地挣脱男人的手,将季菡介绍给他们:“这是我们的部门新同事季菡,你们先聊着,我去接钟书记那边。” 说话间后面那一辆车已经停了下来,bella便顺势离开前去打招呼。 季菡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场合,现在这种情况,她应该是带着两位科长先进去包间,还是在这里等着书记一起啊。 想不出来,季菡只有干笑着站在原地。 这边两位科长因为跟她不熟,见她也是表情动作拘谨,互相对视了一眼,便满脸意味地站在她两边。 季菡今天穿的灰色毛呢连衣裙的确是短了一些,身旁两人的眼神像毒蛇一般,阴冷又肆无忌惮。 从脸一路往下到高跟鞋,最后又停留在她的脸上,眼中的惊艳渴望毫不隐瞒。 就在季菡脸上的笑容都快坚持不下去了,bella总算带着一个偏瘦一些的西装男人,纤腰柳摆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钟书记。”两位科长抢先一步上前去迎接。 钟书记点头,率先朝着酒店里面走进去。 传说中的饭局应该怎样子呢? 季菡昨天特意还问了小芳,但部门里大部分饭局都是bella和angela在负责,所以小芳也没有实战经验。 只说了一个重点“能喝酒,会溜须”。 到了今天,季菡才发现这大概也真是事实。 从寒风瑟瑟的室外进来暖气充足的包厢,菜还没有端上来,bella直接招人开了一只红酒,名曰“开个胃”。 五个人分开坐在大圆桌,钟书记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右手边是bella。 季菡挨着bella坐在包间沙发正对着的位置,另外一边是张科长。 室内温暖,张科长脱了西装外套,袖口卷起,露出来的浮肿的半截手臂。 他站起身来,从中间圆盘处端了个酒杯,笑着递给季菡:“季小姐,为我们的初次见面,先走一个!” “好!” 矮胖的刘科长拍着手掌吆喝了一声。 “谢谢。”季菡双手接过来,恭敬地道了声谢,就要往嘴边送。 “等等!”张科长伸手搭上她的手背,阻止了一句。 然后他再端了一杯,肥腻的脸上堆满了笑,轻轻跟季菡的酒杯碰了一下:“季小姐这么漂亮,当然要碰杯才算数啦!” 季菡的手背温润细腻,张科长一搭上就没有再放开,就另一只手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眉头不自觉皱起,季菡脸上笑容僵硬,用了里使劲收回手来,这才把酒往嘴里送。 在场的人都对她的反应心知肚明,倒也没有说什么。 bella满脸都是笑容,张口道:“季菡可是我们部门新来的小美女,第一次参加饭局,张科长您可要多心疼心疼人家,别把人吓到了!” “好,好,好。” 张科长放下酒杯,一连三个好字,脸上的表情让季菡心里一紧。 她有点怕。 不知道这所谓公关部,这所谓饭局的底线在哪里,她应该要做到怎样的程度。 抬眼偷偷往级别高一些的钟书记看去,对方确实似笑非笑的表情,从那锐利阴狠的眼光中,一点都感受不到光明。 bella虽然年轻,但是摸透了这些中年男人的心里,从玩笑的尺度到活动的幅度,松弛有度游刃有余。 一餐饭吃下来,除了两位科长的眼神让季菡有些不习惯之外,喝了几杯酒,席间应和地笑两句,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宾客尽欢,饭局到尾声的时候,季菡起身去洗手间。 一路有惊无险地快要结束,她心情微微放松了一些,嫌麻烦就直接去了包间里面的独立卫生间。 洗手的时候有敲门声响起,季菡提高音量喊了一声:“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出来。” 说着扯了一张擦手纸,随意擦了一下就要去开门。 手刚碰到门锁,就听外面的男人笑了起来:“别急,先把门打开。” 心一跳,季菡听出这是哪个张科长的声音。 语气轻佻随意,心里骤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好意思啊,我吃坏肚子了。”季菡急中生智。提高音量喊了一句。 本来就搭在门锁上的手,迅速将开门的动作改成了反锁。 “咦”,外面的人听到了反锁的声音,低低地疑问了一句,然后直接伸手来开门,见打不开,有些恼了:“喂!喂!你倒是把门打开啊!” 季菡哪里敢应声,怯怯后退了两步,手不自觉地摸向兜里的手机。 她又怕又急,小腿肚开始颤颤巍巍地发起抖来。 外面的男人开始气急败坏用很大的力气拍门,银色的锁随着他的动作一闪一闪,季菡惊怕地往后退一步,脚上的高跟鞋一歪,脚一下子崴到,钻心地疼。 “哟,还跟爷杠上了啊!你等着!” 外面的男人彻底没了耐心,使劲踢了一脚门,然后就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脚完全不能动,季菡死死咬着下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 用手撑着洗手间的门板,艰难地挪动进去,然后锁上了门。 关上马桶盖,她也没有穿鞋,浑身慑慑发抖地坐在上面。 怎么办,怎么办? 她不知道外面的人刚才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打开门会是怎样的后果,她不敢赌也不想赌。 然而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似乎撕破了那层面具,那男人恶心的目的,变得更加直接起来。 惊魂不定地在狭小封闭的隔间里,季菡连呼吸都不敢,度秒如年地等了一会,外面却是没有动静。 那人良心发现了? 季菡有些疑惑地想着,这才有些费力地动一下脚腕,似乎扭得非常严重,动一下就疼得不得了。 弯下腰正要去查看,兜里的手机骤然响起来。 看来电显示,是来自美国的陌生号码,季菡微微一愣,然后直接点了挂断。 在美国的,可能跟她打电话的只有那一个人。 算一算时差,现在应该是凌晨… 今天不是他的演唱会吗? 季菡有些烦躁地摆了摆头,眼下她是自身难保,还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 将手机拿在手里,她艰难地站直了身体,出来隔间找她的鞋,可是现在这样单脚用力的情况下,她根本没办法穿着高跟鞋走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