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56、失踪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薛青鸟定了定神,细看扫描结果:【不含辐射源与辐射物质,判定安全可进入。】

    意思是警告牌的内容是假的?

    还没想明白怎么一回事,浅川景子说又听到弟弟叫唤。但薛青鸟没有听见,狐疑是不是她那套设备才能捕捉声音。

    她环顾光线暗红的地下室——面积宽广,如果搜索每一处,一个半小时不够用。

    她把心一横,右手拿着手电筒照光,然后弯腰研究铁闸的锁头。

    银色锁头显得崭新,没有生锈,和楼上铁门的锁头云泥之别。重要的是锁头没沾灰尘,证明常有人开锁。

    如果里面真有辐射,必须穿严密的防护服才能进入,而且得上报。

    今晚却任由游客闯进来试胆,并且没有人守卫,完全不像警告牌说的那样。

    她扶着铁闸蹲下来寻找蛛丝马迹,手电筒照亮铁闸边的地面——有枯黄的碎屑,她捻起来闻,带有淡淡的稻香。

    这是稻草。

    “浅川小姐来一下。”

    浅川景子闻声走来,疑惑她为什么离辐射室这么近。

    薛青鸟隐瞒系统的扫描结果,给她推理不合理之处。“按理说村民会提醒导游防空洞有辐射区域,但导游只字不提,她应该是不知道。”

    “但也不能证明里面没有辐射。”

    “既然你害怕,我自己进去吧,你留在外面等我。”

    “不行!你就这么进去会死的!”

    “我相信我的推断,等于你坚信你的弟弟仍在彼岸村。”说完,薛青鸟背向浅川景子,从空间项链唤出瑞士军刀。

    触动心底希冀的浅川景子没有阻止她开锁,犹豫片刻便将金属杆伸进铁闸。

    “姐姐……”

    浅川景子的耳机又传来轻声呼唤。这次比较清晰,她抓金属杆的双手微微发抖。

    薛青鸟只是开锁而不破坏锁头,啪嗒一声锁链跌落,她用力拉开铁闸。“你留意上面有没有人下来。”

    “啊,是!”浅川景子抬头盯着楼梯上面。

    接着薛青鸟故技重施开铁门的锁,拨弄几下打开铁门,随之漆黑映入眼帘。

    她提起手电筒照射,煞白光束猛然落在人形东西上面。

    就在这时,望风的浅川景子余光闯入跑过的黑影,她低头定睛一望,远处的通道只有微弱的暗红光线。

    看错了吧,她暗道。

    垂眸质疑自己之际,她又感觉到有黑影在前面跑过,她盯着长长且幽暗的通道问谁在那。

    会不会是信之?她如此想着,鬼使神差地迈出一步。

    “浅川小姐!”薛青鸟蓦然轻呼,吓得她的心跳漏了几拍。

    薛青鸟以为她过度紧张才慌乱,喊她过来看。

    她连忙回神,转头薛青鸟打开的房间。谁知这一看,她的泪水险些夺眶而出。

    手电光落在一堆扎好的稻草人上面,其中堆放最上层的一个稻草人穿着米黄毛衣和格子长裤。

    她迫不及待地跑过去检查毛衣的后领,找到绣了名字的标签。

    “这是我弟弟信之的衣服,标签绣着他的名字。他带了这套服装出发,说这样配搭比较文雅,我不会认错的!”

    她目光炯炯地注视薛青鸟。

    “他的衣服为什么穿在稻草人身上?”

    浅川景子咬着嘴唇啜泣,难受得如鲠在喉。

    偏偏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系统居然提示完成寻找浅川信之的支线任务!

    什么鬼?

    要不是顾忌浅川景子,她会直接质问这破眼镜。

    当下还没有游客来地下室,薛青鸟将所有稻草人放下来。房间除了一堆稻草人别无他物,她猜稻草人堆下面是不是藏了暗格。

    “你想干什么?”

    “搜查,难得找到你弟弟的衣服,当然要彻底搜查一遍。”

    “谢谢你!”浅川景子放下稻草人,帮忙搬其他稻草人下来。

    两人发现所有稻草人都穿上衣服,有春装也有冬天的棉衣。薛青鸟翻每一个衣兜或裤兜,真被她翻出东西。

    当手电光照亮薛青鸟掌心的物件,两人神色巨变。

    物件是学生证,有女生的大头照、名字和所在学校的班级。

    两人屏息对视,彼此颤动的眼眸透露惊骇。

    这一刻万籁俱寂,阴凉的微风拂过她们的脖子。

    她们不禁打寒颤。

    显眼的光束一直照射堆放的稻草人,这些人形物品占据她们的余光,像是被百人包围般。

    浅川景子第一次觉得脸用白布包裹的稻草人很恐怖,甚至认为画出来的五官栩栩如生。

    “继续翻。”薛青鸟嘴唇干燥。

    她们抓紧时间飞快地翻兜,找出许多琐碎的物品。有车钥匙、没电的手机、学生证等证件……

    “我知道这个人!”浅川景子指着一个驾驶证上的大头照。“我调查彼岸村的时候看到他的失踪报道,他也是到彼岸村旅游然后失踪,他跟的团一共失踪三个人。”

    “警方没有来彼岸村调查吗?”

    “来了,但一无所获反而增加彼岸村的神秘感,生意越来越火爆。”

    薛青鸟无语至极,腹诽书迷太狂热。

    “这些衣服的主人去哪了?”浅川景子继续翻找,找到跟驾驶证主人一起失踪的团友。

    可是她们搬下所有稻草人后,没有看出地板或墙壁有暗格。薛青鸟逐块敲打,声音却都是闷闷的。

    系统的提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要相信表象……”薛青鸟盯着稻草人喃喃自语:“什么是表象?”

    猛然间她鸡皮疙瘩,背后腾升透心的寒意。

    有谁的视线集中她们背后。

    她慢慢地战起来转身,将暗之力灌注双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