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来自正牌女友的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夜无语,转眼又是一天。

    迷糊中,千寻睁开双眼。

    “你醒啦?”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千寻的脑海。

    千寻定眼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小妹妹坐在桌子旁边,悠闲的看着自己。

    “这是哪?”千寻坐起身来,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这里是百越宗,你现在正坐在叶枫的床上。”若篱淡淡的说道。

    “叶枫?床上?”千寻一脸的惊惶失措,她把目光看向隔壁;此刻的叶枫睡得正香,这给人的感觉就更怪异了。

    “放心吧,你俩啥事都没发生,要你俩伤得这么重都还能发生点什么事,那真是天下奇闻了。”看到千寻一脸紧张,若篱在一旁给千寻解释道。

    “哈….哈….”千寻笑得尴尬。

    “我身上的伤,是你们治好的?”千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原来的伤已经好了,她印象中,她昏迷前,她是硬吃了百花冉的一掌,当时可是痛得直接昏厥了。

    “算是吧。”若篱冷冷的说道。

    “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千寻尴尬的看着若篱,感觉这小妹妹说话有点冷。

    平时的若篱不是这样的,不过姬幽雪的不辞而别,让她的小心灵受到了打击;她还想着要从姬幽雪那弄点消息,起码日后可以找到姬幽雪,现在姬幽雪这么静悄悄的走了,让她瞬间什么心情都没了。

    “若篱。”若篱冷冷的说道。

    “若篱姑娘,叶枫他是怎么了?”看着叶枫完全没醒的意思,千寻不禁担心的问道。

    “伤刚好,估计还要睡个几天,等等吧。”若篱说着站起身来。

    “千寻姑娘,你终于醒了,还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说话的是柳忠南,这货一进来,看到千寻醒来,就自来熟的靠到千寻身边。

    “我还好,你不用靠得那么近。”千寻尴尬的挪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跟柳忠南拉开一点点距离。

    “柳师兄,看来你这墙脚不好挖啊?”看到千寻对柳忠南的态度,若篱难得的挤出一丝微笑。

    “只要肯努力,就没有挖不动的墙脚,你说是不是,千寻姑娘?”千寻拉远一分,柳忠南这货就自己拉近一份,整得千寻极为尴尬。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千寻干脆自己站起身来,走到一边,被柳忠南这么热情的招待,她真受不了。

    “还吹牛说是自己的未来媳妇,我看是别人的未来媳妇吧?你就等着喝别人的喜酒吧。”看着千寻的举动,若篱在一边大笑。

    “千寻姑娘,这叶枫已经是有主的人,你凑过去也得不到幸福;你看我就不一样了,一表人才,绝无二心,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保你幸福无忧。”柳忠南一脸自信的说道。

    “我跟叶枫只是朋友,你们别误会。”千寻向两人解释道,听这两人的语气,这敢情是认为她跟叶枫好上了。

    “我们没误会,我绝对相信你们只朋友,所以我们还是很有机会的,对不对?”柳忠南还是那么锲而不舍的围着千寻转,看得若篱都看不下去了。

    “你不要管他,他这人发起神经来就这样,这里有封信,是思瑶姐托我交给你的,你好好休息,我们先不打搅了。”若篱说着将信交予千寻,随后拖着柳忠南离开了。

    “我这还没说完呢?”被若篱拖着出去,柳忠南是一脸的不情愿,然若篱才不管他愿不愿意,像拖着一小孩似的硬拉着他下山了。

    这画风,看得千寻一脸的表情精彩。

    送走若篱和柳忠南后,千寻回到了房间,轻轻得坐在了叶枫的旁边,看着还在沉睡的叶枫,千寻是微微一笑;

    “还能再次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千寻淡淡的说道,右手不禁伸向了叶枫的脸庞;这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给了她太多的惊喜,同时也给了她太多的无奈。

    “你为什么就这么傻。”千寻微微笑道,然眼角边上,已禁不住流下感动的泪水。

    为了她这样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却甘愿与百花宫硬扛,千寻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你这是可怜我?还是你真的关心我,我这样一身脏兮兮的女人,值得你这样为我吗?”回想起当日元希的话,千寻哭得更加伤心。

    身受**,遭家族抛弃,这其中一件事都足以让一个女人崩毁;而这样的事,却同时发生在千寻的身上,再坚强的女人,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当日的千寻是怀着必死的心,所以也就无所谓了;然现在却奇迹般的生存了下来,那她现在就不得不去面对这些问题。

    良久后,千寻才收起了悲痛的表情。

    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打开了若篱刚才叫给她的一封来自思瑶的信。

    这是一封来自正牌女友的信,千寻显得有点紧张,她慢慢打开信件,信件的内容慢慢的呈现在千寻的眼前:

    千寻,希望你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离开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永远的离开,但短时间内,我想你和叶枫是不会再看到我了。

    叶枫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这个,或许你是深有体会;但他不是那种轻易将感情说出口的人,你要让他说出‘喜欢你’三个字,估计比登天还难;但他却是个可以为了你,把生命都可以豁出去的人。

    他很紧张自己在意的人,或许会是一句你自己觉得不相干的话,但在他的眼里,确实容不下。

    曾经,他就是因为你弟弟许阳的一句‘她是我的女人’,硬跟许阳干了一架;后来闹得被许家追杀,不得不离开百越宗;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但他就这么做了,当时我跟叶枫,还只是认识没多久,我们也还没确立什么关系。

    不久前,叶枫回到百越宗,我不知道他是哪来的勇气,他终于将话说了出口,但也是简单的一句‘你会等我吗?’。

    他不善于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喜欢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感觉;他为了你,可以一人独斗阳炎宗;他为了你,可以去跟百花宫干架,这些,足以证明他有多么的紧张你。

    我不介意叶枫身边多几个女人,起码我不在的时候,还有人可以在他身边支持他。

    千寻,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好好的照顾他。

    思瑶,勿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