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9章 有意偏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若王小石真的犯了错,他代表昊天武院执法,就算剑灵子和骆冰怪罪下来,武院高层也会替他担着。

    但现在问题是,先犯错的是张扬如,是他纠集一帮人找王小石麻烦,王小石不过自卫,按照武院规矩,是无错一方。

    皇甫樱款款走来,娇笑道:“你为什么要杀王小石?是不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眼神突然一冷,逼视张扬如。

    张扬如内心慌乱,眼神躲闪,嘴硬道:“王小石数次羞辱我,还打伤我的家奴,我若不讨回公道,以后岂不是人人都可欺凌我?皇甫辅导员老师,你如此怀疑我,认定是有人指使我意图对王小石不利,未免也太过包庇王小石了。”

    在昊天武院,并不禁止武斗,反而十分鼓励学员之间的武斗。当然,前提是不能闹出人命。

    谁敢故意杀人,昊天武院也会将他处死。无论你天赋多高,若是在昊天武院之中故意杀死别的学员,那就是死罪。

    这就是战无意不敢亲自露面的原因。

    但是,昊天武院还有另一条法规,若是两个学员之间有血仇,比如,自己的至亲被对方杀死,自己的家奴被人杀死,主人要为家奴报仇等等,那么在武院是容许双方进行生死决战的。

    张扬如自考进昊天武院以来,家奴严把图就一直跟着他身边,鞍前马后照顾他生活起居,二人早已建立深厚的情谊,超越普通的主人与家奴关系。如今,王小石在严把图体内种下一道诡异的元气,把严把图活活地折磨死,作为主人,张扬如在万分悲痛的情况下,为严把图报仇雪恨,这有什么错?

    所以,就算是天境堂的执法长老,也不好插手进去。

    恩怨仇杀,自己解决。

    张扬如懂得如何利用武院规矩为自己规避责任,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王小石的实力如此的恐怖,那么多人围攻他,最后,个个都被王小石所废,就连他的双手都被王小石给斩断。

    以后,就算他的双手可以续接上,但修为和实力必然大打折扣,在这玄级分院里,他已失去大哥的地位。

    眼下局势逆转,张扬如忍着剧痛,用灵药止住血,脑海快速思考着应对之策。

    张扬如眼珠转了转,又道:“而且,在我准备报仇之前,就已经向司马讲师禀告过。司马讲师也同意我的行为,说是个人恩怨,不关学规。”

    皇甫樱点了点头,道:“我听出来了,你是在用司马讲师压我?”

    “不敢!就算借给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张扬如大惊失色,诚惶诚恐的说道。

    皇甫樱伸出一只玉手,在张扬如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张扬如双腿一弯,差一点跪在地上。

    “你那么害怕干什么?”皇甫樱好奇的问道。

    张扬如的额头上不停冒汗,道:“在皇甫辅导员面前,张扬如不敢不怕。”

    心头郁闷,怎么会把这个女魔头给招惹来了。

    皇甫樱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毕竟自己的家奴被人给杀死,只要是个人,也要为他报仇。老实说,并不是我想要和你为难,主要是骆冰姐叫我来要人。她说,王小石是铭纹馆的恩人,谁动了他,就等于是在挑战铭纹馆的权威。骆冰姐可不像我那么好说话,你们要是动了她的恩人,她第一个就会要了你们的命。司马讲师,你怎么说呢?”

    皇甫樱一回头,微笑地看着司马长空。

    话说的很明白,你司马长空敢从中捣鬼,那么,她和骆冰都会插手进来,要是觉得她们级别不够,她们的师父会出马解决。

    司马长空脸色极为难看,却也得罪不起皇甫樱背后的人,微微拱手道:“学员私人恩怨,作为将是不便插手,只能由他们自行解决。”

    “哦,是这样啊!”

    皇甫樱向着王小石走过去,笑道:“人是你杀的,祸是你闯的,要不你来出一个解决办法的主意?”

    听到皇甫樱的话,那些学员就全部懂了。皇甫樱是完全站在王小石的那一方,所以,才会将决策权交给王小石。

    有皇甫樱在,就算张扬如再邀请一百个学员过来,也杀不了王小石。

    王小石一步一步地朝张扬如走去,冰冷的目光却看向张扬如身后的战无意,滚滚杀气铺天盖地而来,张扬如、战无意二人俱都脸色大变,眼眸中有着浓浓的恐惧。

    “想报仇,随时,但想玩阴谋,就别怪我辣手无情。”王小石握住剑柄,周围三尺隐隐有凌厉剑气闪动,如冰山般的杀气似要把众人给冰封住,“我王小石不怕你们报仇,更不怕你们的阴谋。想找我麻烦,最好先掂量掂量,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只要你们拔剑,只要你们动手,我必杀之!”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解决办法?

    哼,这就是我的解决办法!

    想报仇,随时。

    想搞阴谋,奉陪到底。

    原则只有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再强必诛!

    静!

    死一般的静!

    谁也没想到,王小石会当着执法长老,当着二级讲师司马长空的面,说出如此狠话。

    看似是在警告张扬如,实际上,是在警告战无意和司马长空。

    一时间,看热闹的学员谁也不敢动,谁也不敢打破这种沉静。

    战无意脸色难看至极,尤其看到司马长空的脸色很难看,冰冷的目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额头青筋跳个不停。

    半响,皇甫樱娇笑道:“闵长老,你的意见呢?”

    闵元忠干笑一声,道:“既是学员之间的私人恩怨,又采取这种方式处理,不违反武院规矩,我们天镜堂是不会插手的。”

    “好,记住你说的话,否则,你这个一级执法长老也算到头了。”

    皇甫樱说着,款步走到司马长空面前,娇笑几声,语气突然一冷,道:“司马老儿,你要是敢在背后捣鬼,那就是与我们为敌,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你……”司马长空脸色铁青,恨恨地盯着皇甫樱,最后,怒哼一声,一挥衣袖离开。

    闵元忠拱拱手,也带着执法学员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