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战无意,竟然被淘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小石感觉到一双目光在盯着他,于是望了过去,看到站在远处看热闹的上官正烈。

    上官正烈是武院的学员,不过,她不是剑道系的,是精神系的。

    她搭了个顺风车,进了武院后,就与他们分开,今天,是武院最后一场考核,通过的学员都已经是武院的学生,所以,她就从别的院系过来,一来是看看上官正烈的成绩,二来,她是想看看王小石是不是也被武院录取了。

    有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王小石的事那么上心?

    上官正烈的确长得十分美丽,五官精致,红唇晶莹,身材纤细,双腿修长,站在人群中,就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不愧是武院精神系的系花。

    一看王小石的目光,上官正烈急忙看向别处。

    对决名单出炉。

    第一场,上官正烈对决白飞。

    上官正烈是武体境八重修为,白飞也是武体境八重修为,两人都主修剑道武技,不过,上官正烈的剑意到了剑微入意识微境界,相应的胜算会大许多。

    “铮!”

    白飞的手臂一抖,剑鞘立即飞出去。

    “剑丝微雨。”

    这是长留侯国七流家族白家绝学,“离水剑诀”。

    白飞知道上官正烈是一位劲敌,所以,刚一出手便施展出先天级中品的剑法。

    剑招一出,立即形成七道剑影。七道剑影,又化为四十九道,犹如倒泻而下的瀑布。

    四十九道剑影,连接成一片碧青色的水幕,发出水流般的声音,向上官正烈压了过去。

    上官正烈稳稳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神紧紧的盯着白飞握剑的手。

    就在那一片水幕已经压到上官正烈的面前的时候,他豁然刺出一剑,点在水幕的中心。白飞的所有剑招,立即全部崩碎。

    “哗哗!”

    白飞快速变招,剑法变得越来越犀利。

    上官正烈始终站在原地,并不移动脚步。

    只要刺出一剑,就能将白飞的所有攻势全部破去。

    拼斗十来招,骤然,上官正烈主动发起攻击,向前跨出一步,手臂甩动,在空气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剑花。

    白飞立即后退,上官正烈步步紧逼。

    “哗!”

    当剑停住的时候,锋利的剑尖,正指在白飞的心口处。

    白飞微微喘气,拱手道:“我输的心服口服。”

    “承认!”上官正烈淡淡道。

    紧接着,是第二场的考核。

    剑痴对战薛宁。

    剑痴的修为和实力,明显比薛宁高出一大截,只是三招,就把薛宁给打下了擂台。

    第三场,王小石对决上官正烈。

    上官正烈是武体境八重巅峰修为,修炼的是幻阴指,实力很强。

    但是,王小石只用了一招,就把上官正烈给震飞下擂台,轻松取胜。

    同样,战无意也是轻松取胜。

    第一天的比试下来,确定了百强名单。

    司马长空宣布明天进行第二场决战,今晚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

    第二天,双方决战的名单出来。

    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时间,武院开了十五个擂台,要求今天必须决胜出新生前五名。

    上午的比试很轻松,王小石杀入了二十强。

    下午,王小石第一场对上的是上官正烈。

    这个安排,让王小石、上官正烈感到意外,也让上官正烈感到很无奈。

    在大武郡国的人榜斗场上,上官正烈输给了王小石后,知道单凭剑道,他这辈子都胜不了王小石,于是,他该练了一套先天级上品的绝学“霸山拳”。

    “九王子殿下,刀剑无眼,我们都是自家人,万一伤害到对方,我们的心里都不好受。不如,我们比划比划拳脚?”

    看似询问,但上官正烈用心险恶。

    “那就比拳脚吧!”王小石显得无所谓的道。

    “真是狂妄啊!”司马长空不屑道,“上官正烈拳脚力道,在新生当中可排前五名,这个王小石擅长剑道,拳脚掌法飞他所长,但他偏舍己所长,真是狂妄的很。”

    很多人的心思,都跟司马长空一眼,眉头一皱,认为王小石太狂妄了,徒手与上官正烈交锋,纯属找虐。

    “杀!”

    上官正烈全身内气鼓荡,衣袍无风自鼓,嘴里发出一声大吼,绝学“霸山拳”招式大开大合,拳劲刚猛无匹。

    “嘭!”

    他一脚踏在地面,将一块石板震碎,猛然冲出去,一拳击向王小石的胸口。

    “霸山拳”被视为上官家族第一拳,拳劲之刚猛,远在先天级上品拳劲之上,内气包裹住拳头,散发出一层淡淡的气旋,使得拳劲更加刚猛无涛。

    王小石站在原地,双腿微微下沉,腿部的肌肉,背部的脊梁,双臂的肌肉,全身上下每一处的力量同时调动起来

    “嘭!”

    “裂天掌”第一式“乾坤阴阳”,他掌沿周围,惊现一个巨大的八卦,猛然撞向上官正烈的“霸山拳”拳劲。

    “咔嚓!”

    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你败了!”王小石重新站直身体,淡淡的说道。

    上官正烈扶着手臂,感觉整条手臂都失去力量,向后退了十多步,有些惊恐的盯了王小石一眼,“你……你的力量怎么会那么强?”

    别说是上官正烈弄不明白,站在校场外的那些年轻武者,也完全看不懂。

    要知道,上官正烈刚才那一拳的爆发力,比之普通武体境七重巅峰高手全部的拳劲还要刚猛有力。可是王小石随随便便一掌,竟然震碎了上官正烈的手臂骨骼。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武体境武者,能够运用的终究是身体里的力量,而一个人的体魄再强大,也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道。

    只有那些武道修为强大的武院老生,才看出了一些端倪。

    “与其说上官正烈的手臂是被震断的,还不如说上官正烈的手臂是被扭断的。”一个气质华贵的老年武者,抚着胡须说道。

    “被扭断?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这位学员只是打出了一掌,怎么可能扭断自己对手的手臂?”一位年轻学员问道。

    他在武道上,也算登堂入室了,可他怎么也看不出王小石这一掌有什么高妙地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