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4章 朽木啊朽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看看你看看,你又开始板起脸了。你啊,要是平常也能多笑笑,开开玩笑,杨辰也不会见了你就像老鼠见猫一样害怕了。”莫小满说完,发现对面的人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她叹了口气,好奇的问:“杨帆,你有喜欢的人没有?”

    杨帆心头一乱,直视着她的脸,直到莫小满摸着自己的脸一脸奇怪的问他为什么这几天老盯着她脸看,他才猛地清醒过来,道:“没有。”

    “从小到大都没有吗?”莫小满不打算放弃,身体不自觉的朝他挪进了几分,没有注意到杨帆骤然变得僵硬的背脊。

    杨帆还是那句:“没有。”

    “我不信。”莫小满道:“以前在hk的时候,私下有不少女生对你有意思,我就不信这么些年,没一个让你心动的。是不是不好意思说啊?”

    杨帆道:“不是。”

    莫小满摆明了不信:“真的?”

    枪林弹雨都没这么让杨帆如坐针毡,他站起身道:“我去休息了。”

    但双脚却久久没有提起来,莫小满正看着他,却又似乎没看着他,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分明却是苦涩的。

    “如果你喜欢过人,你就会知道,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明明知道不该继续下去,却无法说服自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破例。”莫小满半张脸埋进抱枕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地,带着些无奈:“就这一次,真的,我就再管他这一次,以后一定离他远远地,越远越好。”

    像是对自己的警告,又像是某种誓言。

    回到自己卧室的杨帆,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良久,他拨了个电话出去。

    铃声响了很久,才终于被接听,随即传来杨辰被吵醒后气急败坏的吼声:“谁这么缺德大半夜打电话,神经病啊!”

    “……”杨帆真不知道这样的性格有什么好的,“是我。”

    “我管你是……哥?我去!哥你平时没事几年不给我打一个电话的,难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杨帆当即就想挂电话,那边杨辰又说了句:“是不是小满姐出什么事了?”

    杨帆道:“没有。”

    “哦。”

    “……”

    “……”

    “……”

    “……”杨辰期期艾艾的道:“不是哥你……是不是又想教训我?我最近可没干什么坏事,你交待我的任务一件都没落下!”

    就在那边杨辰正在回想这段时间自己有没有犯什么过错时,忽听杨帆问:“你喜欢过什么人没有?”

    杨辰:“……这这这这!”

    要不是这号码没错,这声音没错,连这说话的语气都没错,杨辰都要怀疑他哥是不是被谁夺舍了。这是他那个木头大哥会说出来的话吗?

    他不是一向说话只说重要事情,除此之外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比石头还无趣吗?

    这头杨辰冷汗涔涔,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哎呦……疼!不是做梦!

    那就是他哥梦游?

    “哥?”

    “说。”

    “说什么?说……”杨辰倒吸一口冷气,古怪的道:“我从小到大喜欢哪个女生没告诉过你?你不是都知道么?”

    杨帆道:“如果,她不高兴要怎么做?”

    “谁?小满姐吗?”能让杨帆烦恼的无非只有一个莫小满,杨辰自动联想到莫小满,这边杨帆也没否认,他心里暗道,他哥这是终于开窍了!

    那么做为亲弟的他来说,当然是不遗余力的助攻,洋洋洒洒说了大堆哄女生的招数,说的口干舌燥,察觉到杨帆半晌没出声,杨辰以为他被自己的聪明给震住了,停顿下来,得意的问:“哥你觉得怎么样?”

    几秒之后,杨帆回了几个字:“一无是处。”

    杨辰:“……”他哥真的是注孤生的命!

    最后,他绝望的嚷道:“真想让她开心,就多做点让她开心的事情就好啦!”

    本来随口一说,不料杨帆听完,似乎认真的思考了几秒,道:“知道了。”

    “哦……等等!你知道了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好吧?你知道怎么让小满开心吗?!”可惜,杨帆已经切断了通话。这边,杨辰郁闷的直锤床:“杨帆你这块朽木啊朽木!!”

    算了,反正也天快亮了,还是去学校看看他的小宝小可爱吧……

    **

    迷迷糊糊间,莫小满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脸上蠕动,她抬手挥了挥,随即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趴在床边。

    昨晚上杨帆走后,霍苍发起了烧,她在床边陪了一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了过去。

    外面太阳已经升了老高,阳光落了满室,微风徐徐从窗口吹进来。

    正是这风吹动她的头发在她有个扫来扫去,才让她醒来。

    床上,霍苍苍白的俊脸上透着不正常的绯色。这个男人,就算睡着也是紧皱着眉头绷着脸,一副债主模样。

    莫小满手掌搭在他额头上探了下温度,下一刻便被他死死握住,力道大的仿佛要捏碎她的腕骨似的。低头一看,他人还昏迷着,只是下意识的防备动作。

    莫小满抽了下没抽开,霍苍的眉头越皱越紧,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眉宇间的煞气即便是睡着了,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霍苍,放手。”

    为了自己的腕骨着想,她挣了半天没挣开,不得不出声。

    不说话还说,一说话霍苍握得更紧,莫小满不自禁的喊了声疼,说也奇怪,她一喊疼,霍苍就放了手。

    但是他的眉头已经皱的能夹死蚊子了,昏睡中,那表情像是要杀人一般。没一会儿,他薄唇启了启,但没说什么,随即紧闭。

    莫小满再度去探他额头的温度,似乎知道是她在身边,他安份了许多,隔了一阵,吐了一个模糊的单音节。

    “水……”

    莫小满赶紧倒了杯温水,将他扶到自己胸口,自己的背则靠着床头,将水杯凑到他苍白的薄唇边。

    昏迷中的男人本能的吞咽着,来不及下咽的水自嘴角淌下来,他皱着眉,从莫小满的角度看去,他长得过份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一贯冷傲霸道的男人,此时脸上那表情竟显出几分孩子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