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丈夫当衣锦还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往辽西太守出征,皆自阳乐出发,从东向西扫荡柳城之敌人。..我偏要一反常态,自卢龙塞出发,从西向东。”赵苞的话掷地有声,如在耳边。



    原来辽西郡治阳乐远离其他县,每次出兵击鲜卑,士卒从各县走山海关循渤海边,历五六百里,需五六天,才能到达郡治阳乐聚集。渤海边数百里道路,皆在山海之间,保密性很差,躲在山里往下一瞧就知。且需要经过辽西属国的乌桓聚集地,故而十分容易走漏风声,公孙瓒的岳父刘其,就是因为走漏风声,才遇到大队严阵以待的鲜卑人。



    十一月,邹靖率辽西属国乌桓过郡治阳乐,合其兵,打辽西太守旗号,多树立旗帜,铺开队列、战车,数千人看起来就像有一两万人。



    消息果然走漏,鲜卑阙机、素利等部落早探听到消息,聚集一两万人在柳城以东严阵以待。



    “我与尔等誓,二年必平定辽西郡内之鲜卑!不灭则本官向皇帝请辞!请诸君全力与我讨贼!”太守赵苞发动百姓,大开武库,穷兵黩武,辽西不到十万人口,每户摊派一丁,得甲士万人。



    从公孙瓒计,自卢龙塞出,偃旗息鼓,于山谷间潜行八百里,一日攻下柳城,并将周边的来不及逃走的鲜卑老幼、妇女、牛羊大量俘虏。



    一日后,鲜卑阙机、素利等部才知道中了计,急忙回救援柳城,而邹靖追击于其后。



    赵苞坚守柳城不出,而列部分俘虏之鲜卑老幼妇孺于墙上,阙机、素利等气得怒骂,同时攻城的鲜卑士兵们气为之夺,甚至有拒绝参加攻城的。



    鲜卑各部攻城一整日,不能下。第二日,杀牛宰羊决绝再战,因为若不能攻下,抢不回牛羊、辎重,这个冬天将非常难过。



    从早晨到斗到中午,公孙瓒在见城墙上发现鲜卑的士气渐渐衰竭,而邹靖部主力的旗帜已在十里外说:“府君,贼士气已衰,可击矣,属下请为先锋!”



    赵苞执公孙瓒之手说:“壮哉!本官在城楼上亲为你擂鼓。”



    柳城之战,公孙瓒、赵苞击其头,而邹靖击其背,鲜卑大溃。此战,鲜卑战死两千,投降男女1万余人。



    聚集在柳城周边的鲜卑人失去了大量妇孺、奴隶、牛羊、帐篷之后,躲在山林中瑟瑟发抖。少数人可以在野外零下二三十度生存下去,但数千上万人不行,仓促之间难以找到足够的洞穴,缺乏工具难以搭建足够的木棚,拥有牛羊牧民的不愿意分给失去牛羊的,相互之间的世仇更加剧了混乱,大大小小的部落冲不断。



    几日之后,既有数百人的小部落到柳城请降,赵苞收其质子,并给予一些粮食,同意他们回到柳城附近居住。之后鲜卑人就像潮水一样,纷纷请降,阙机、素利等大部,也信心动摇,坚持不下去,一起交出质子,向赵苞请投降。



    赵苞于是重新恢复对柳城的统治,屯兵驻守,招揽百姓前来准备来年屯田。并向朝堂写表,称赞自己的功劳和战绩,请求同意自己新设立塞障尉的请求恢复柳城的县级编制。



    同时,派了五十人送信并带战利品给安平郡家中,向老母亲、妻子、儿女大大地宣扬了自己的功劳,请他们到辽西郡来与自己一起享受富贵和福气向乡党炫耀自己的成绩,招揽乡党到自己手下求职。



    回家的五十人,带回的战利品有牛、马、山羊等动物,金器、玉器、铜器、东珠等器具宝物,草原铠甲、弓箭、长矛、弯刀,鲜卑牧奴、丁零奴隶、草原女子,虎皮、狼皮、牛羊皮各类皮革,各类衣物、羊毛编制品、玉帛,还有胡笳、胡笛、马头琴等乐器。。。拉了十几个大车,一路上敲锣打鼓,送回安平郡。



    沿路的右北平、渔阳、广阳、涿郡、河间等郡官僚,不论是惧怕赵苞是赵忠从弟的人,还是希望巴结赵忠的人,或是不耻于与宦官相交的官员,面对对赵苞在辽西取得的大捷,也无不伸出大拇指,道一个“好!”



    。。。



    车辚辚、马萧萧,冬日雨雪更复冷,路上行人欲断魂。



    刘备一行人北上涿郡,这一次走的是安平郡,顺便拜访牵穆,顺便与带牵穆一同北上。



    李浩看着官道上南下的辽西太守的车队,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大丈夫当如是,战胜敌国,而后向父老乡亲夸功!”



    傅士仁阴阳怪气地说:“这么高调,下次若打败了看他怎么交代!”



    刘备急忙呵斥两人:“胡说什么啊,等你们做到县长、县尉,再来说此大话。在人家郡,说话也如此不注意影响,不怕赵太守的乡党找你们麻烦么?”



    牵穆得罪了上司,弃官归家,如今得刘备推荐到并州雁门太守臧旻属下去做官,能够落而复起,因此心情大好:“你们两个小子,多跟你们玄德哥哥学学,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



    赵太守派大队人马沿途夸功,一直夸到雒阳去,说根本的,其一是为了扩大宦官党的政治影响,告诉世族宦官的族人也能打仗,他赵苞绝不是没有本事、吃软饭的劣守!



    其二,辽西人口稀少,却并不缺少田地,战争虽然胜利,士卒、壮丁必然有不小伤亡,钱粮亦有不小损耗,沿途展示战利品,可以吸引商人去做生意,吸引游侠、平民前去当兵和屯田。”



    李浩、傅士仁恍然大悟:“原来赵太守还有如此深意,的确是良守。得老大人教导,小子真是幸运。还有其三么?”



    牵穆与刘备对视一眼,笑道:“其三嘛,大丈夫获得功劳、地位,不衣锦还乡,岂不是相当于明珠蒙尘!大丈夫当如是!”



    李浩、傅士仁笑嘻嘻说:“原来我们还是猜对了一点嘛。”



    刘备却问:“叔父真的愿意接受臧刺史征辟,而不从赵太守征辟?”



    牵穆:“我正头疼呢。赵苞之母,曾经派人带了厚礼上门说服我,如今到了安平县,我不能不去回访,要不你替我跟老人家解释解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汉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