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物是人非,再进施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看三个大汉越逼越近,身后却是一条死路,无奈之下,绮箩只能大喊救命,希望能吓跑这三个歹人,或者喊来好心人救命。歹人越来越近,绮箩的心沉到谷底。就在那被喊做大哥的人的手快要碰到绮箩时,一个石子飞来,将手打偏。被打到手的歹人自然怒不可遏,今日三番两次被打断好事,不管来人是谁,估计他都不会放过。

    三个歹人望向巷口,绮箩也从缝隙里打量自己的救命恩人。看清来人时,除了君彦,剩下的人全都愣了一下。

    三个匪徒心里想的是“竟然又是一个女人,现在女子的胆子都这么大吗?”

    而绮箩心里则是感叹不已。“是她,竟然是她,为什么会是她,该恨吗?还是该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施府少夫人--------赵寒衣,施明奕的结发妻子,原主前世的死对头。原来今日赵寒衣与施明奕夫妻二人结伴同游,但中途施明奕见绮箩容貌姣好,起了猎艳心里。借口有事,先走一步,让赵寒衣自行回府。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赵寒衣被街上杂耍吸引,就忘了时间,等人都散的差不都了才惊觉时间不早了。绮箩待的巷子深,但习武之人耳聪目明。所以,赵寒衣路过巷子时还是听见了呼救声。于是就发生了刚刚那一幕。

    赵寒衣是习武之人,又经过战场厮杀,几个毛贼自然不在话下,三两下就将那三人打跑了。将歹人打跑后,赵寒衣将目光投向绮箩,见绮箩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不由的皱了皱眉。这时,身后君彦拉了拉绮箩衣角,弱弱的唤了声娘子,绮箩才回过神来。看两人没有受伤,赵寒衣便准备转身离开了。

    “施少夫人”绮箩叫住了转身欲走的赵寒衣,不是她想去招惹这个煞神,实在是君彦现在嘴唇发白,额头滚烫,手脚却冰凉。总之,君彦此时状态非常不好。然而,这里离施府最近,所以绮箩只能向眼前这个前世宿敌求助了。

    “你认得我?”听见刚救下的两人识得自己身份,赵寒衣双眼微眯,对眼前人多了几分戒备。

    “施少夫人乃巾帼英雄,女子楷模,卿儿自然认识,今日承蒙少夫人相救,卿儿万分感激。”绮箩微微俯身,先给了她一顶高帽子。不过妈妈呀,这个女人刚刚的眼神好吓人。

    “无事,举手之劳罢了”赵寒衣收回目光,转身欲走。

    “施少夫人,卿儿夫君自幼体弱,刚刚受了惊吓,可否容我们在贵府中歇息片刻?少夫人之恩,相府上下定当感怀于心。”

    “哦?相府?”

    “是的,奴家夫君正是相府三少。”

    “既然如此,随我来吧。”

    扶着君彦,一路跌跌撞撞,总算来到施府。施府里的一切,都和原主记忆力的样子重合。君彦被安排在了一间雅致的厢房里。

    没过一会儿,施元帅和施明奕都来了,不管朝堂上如何剑拔弩张,私下里一些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至于施明奕看见绮箩时,呆滞了一下就不提了。

    原本施府想替君彦寻大夫来的,让绮箩回绝了。笑话,绮箩自己就医术高超,远在华父之上好吗?仔细为君彦把了脉,发现他是受了惊又着了凉。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君彦小时中毒,体质极差。故,一个不好,可能就要丢掉性命。现在绮箩甚至不敢用药性强烈的药,怕他无法承受,只能用些温和的药材。

    写了方子,在施府下人抓药期间,绮箩为君彦施针,并拜托人通知君府。施针过后,君彦果然好受许多,昏睡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