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君家的忌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去了千叶院,发现君相爷夫妻俩都不在,问了门房的婆子,才知道相爷夫妻俩一大早就跑到前厅等着喝媳妇茶去了,汗。-_-||,原来敬茶要到前厅去,自己一大早跑到公婆住的院子里,算是出丑了。

    由于之前穿衣梳洗花费了不少时间,再加上去错了地方,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绮箩心中焦虑,找人问明了前厅方向,拉着君彦一路小跑,至于后面一波儿人在那喊着“三少奶奶,如此有失体统啊”“三少奶奶,请注意仪态”之类的话,绮箩表示,风太大,我没听清。

    近了,近了,可以看见前厅的轮廓了,绮箩停下来平缓了一下呼吸,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顺带把君彦衣角的皱褶抚平。一切打理好后,便端着大家闺秀的仪态,向前厅走去。

    走到前厅门前,绮箩发现厅中除了自家公婆外,还有两名年轻男子。

    “啊~,啪!嘭!嗯~”尽管昨夜已经见识到自家相公的绝色,但今早见到两个风格迥异,同样风华绝代的男子,绮箩还是不能免疫。被美人晃了神的绮箩,脚绊在门槛上,慌乱中拉住旁边的某人,结果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不得不说,绮箩是倒霉的,摔倒的时候,她垫在下边,而君彦则跌在她身上。“啊~”绮箩跌倒前惊慌尖叫。“啪!”绮箩以五体投地的姿势摔进前厅。“嘭!”被绮箩拉倒的某人重重的砸在了绮箩身上。“嗯~”绮箩忍不住闷哼了一身,14250捂脸,宿主你还可以再丢脸一点吗?

    君家众人一看,自家疼宠万分的三公子摔倒了,都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大公子二公子一个箭步扶起自家弟弟,相爷夫人紧随其后扑过来,拉着小儿子的手不停地问,这疼不疼?那疼不疼?就连君相爷也面露担忧宠溺之色。一时间,竟没人注意到还趴在地上,没缓过劲儿的绮箩。

    此刻,绮箩的内心是崩溃的。而我们正被众人关心的君三公子,脸上是大写的一个懵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发现昨晚抢他半个床的人好像手流血了。虽然自己不喜欢这个人,但是现在她的样子好可怜哦,算了看在她要给我买糖葫芦的分上,就帮帮她吧。这样想着,君彦便朝绮箩走去。

    (今早绮箩将我们君小公子踢下床,知道自己犯了君家大忌的绮箩,为了收买君小公子,承诺给他买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糖葫芦只是其中一项。)

    绮箩单手费力的撑着地,试图自己爬起来。突然,一只手停在绮箩面前,不是自己的傻瓜夫君还能是谁?之间君彦捧起绮箩受伤的那只手,边吹边说:“呼呼~不疼~不疼”

    刹那间,绮箩竟然有那么一丢丢感动。

    君彦这一动作成功的将前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绮箩身上。有羡慕,有嫉妒,有不喜,有嘲讽,有愤怒,绮箩被各种目光看得如芒在背。

    君相爷皱着眉头想:“云墨的孩子怎么是这样的性子?竟不知道照顾自家相公,反倒害的自家相公摔倒。若我儿摔出个万一,老友的面子我也不给。”

    君夫人则哀怨的看着君彦:“彦儿还没有为我呼呼过呢,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我后悔让彦儿这么早成亲了,应该再等等嘛,陌儿和棠儿身为彦儿兄长都还没成亲呢。”

    君陌眯着狐狸眼,笑的危险:“这便是华伯父的女儿吗?真是让人失望呢!竟然对这我和二弟发花痴,哼哼,若是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对不起三弟的地方,华伯父也保不了你。不过,她被三弟拉着的手怎么这么碍眼呢?”

    君棠本身气质冷清,此刻更是不停的向绮箩放着冷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吗?

    君棠内心独白“就这个女人也配的上三弟吗?也不知三弟被她下了什么迷药,竟然对她那么好,不爽~下次受伤也要在三弟年前晃晃,说不定三弟也会给我呼呼呢~”

    (啊喂~君小公子只是看在糖葫芦的分上,各位不要想偏了哈~绮箩妹子很无辜啊!)

    风波过去后,就进入正题了,端水敬茶,见过大哥二哥,绮箩在这一环节的到了不菲的红包,端是乐得见牙不见眼。

    三日后回门,华父老泪纵横,又是好一番嘱咐。

    由于第一天的乌龙,君家人皆不喜绮箩。但看在华父的面子上,都还待绮箩不错。所以,绮箩只要每天早上给婆婆请安就好了,吃饭的时候也不用立规矩,可以和大家同桌吃饭。

    空下来的大把时间,绮箩用来研究华佗医典和陪君彦玩闹。

    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君彦已经完全认可了绮箩,不再纠结绮箩占了他半张床的事。更多的时候,他把绮箩当成了最要好的伙伴,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和绮箩分享,这让一众君家人羡慕不已。甚至,君陌这个小狐狸还来问,她和君彦相处的那么好有什么秘诀,哈哈,绮箩瞬间膨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