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一章 莽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轰!”

    一声巨响,景辰与阿亚特都是一惊,此刻,这间屋子的房门已经被彻底轰碎,那飞溅而出的木屑飞得到处都是,烟尘散去,屋子中的两人也是看清了外面的情况。只见,一只巨大的银翼龙枭正蹲在门外,那巨大的身形尽管比刚才景辰看到的那条巨龙要小很多,但单从外型来看,比之那黑龙更具有流线型美感。

    此刻,这身长大约十五六米的巨鸟,正低着头看向门内,它浑身的银色羽毛在阳光之下闪耀着点点银芒,晃动得景辰有些睁不开眼。在景辰睁不开眼的时候,却听见旁边的阿亚特冷哼一声,道“布伦,是谁让你来这里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威严,景辰偷眼望去,阿亚特脸上那原本略带恐惧的表情,此刻已经完全被愤怒所取代。

    “我……”原本怒目等着屋内的银色巨鸟看到了阿亚特,就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瞬间那一往无前的凌厉气势也是消失一空,目光怯怯的看向阿亚特,就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半晌之后,见阿亚特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才开口道,“我这不是听说奴役小焕的人类来我们族里了,就过来看看嘛,老爹,你别这么凶我啊,我真的只是看看,看看就走……”说着,两只鸟爪也是小步向后退去,显然是想开溜。

    “怎么?还想跑?你是不是没把我这个老爹放在眼里?赶紧给我滚过来!”说着阿亚特又是冷哼一声,但双眸中闪过的那一丝溺爱,却出卖了他。

    只见那银色大鸟身子一晃,瞬间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最后变得和景辰签定契约的那头差不多大小时,翅膀一拍,瞬间落到了阿亚特的肩膀上,那一双鸟瞳,却有意无意的看向景辰,眼中透出了浓浓的怀疑之色。

    “小辰啊,这是我儿子布伦,也就是小焕的哥哥,这小子有些冒失,你别在意,我在这里替他给你赔礼了。”说着朝着景辰微微一礼,景辰急忙伸手搀扶住阿亚特,开口说道,“您也不必客气,没什么的。”而阿亚特也就着景辰这一扶,再次直起身来。

    “哼,也没什么大不了嘛,竟然敢奴役我们家小焕,识相的赶紧把契约解除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否则……哼哼”布伦那一对小眼儿死死的盯着景辰,那鸟嘴中的话语,似乎是在威胁景辰一般。

    “死小子,是不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还不给我闭嘴,我正在这里和景辰商量帮小焕进化的事,你小子给我把你那张臭嘴管好了。”阿亚特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严厉,即便他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的,但那布伦还是脖子一缩,可惜,当他听完自己老爹的话之后,并没有真的把嘴闭上,而是愣愣的盯着景辰,连声音都有些颤抖的问道,“你……,不不,是您真的有办法帮小焕进化?难道你是……”

    叹了口气,阿亚特右手一挥,一抹淡淡的银芒陡然升起,把两人一鸟全部笼罩在内,有些无奈的道,“你以为小焕为什么会与景辰签订契约?恐怕它就是看上了人家的神力吧,否则,以它那个性格,还不早就跑得无影无踪,怎么会被……”说到这,阿亚特脸色一变,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了几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听到这一切,景辰却也是微微一笑,对于这一家人这种出奇的实在性格,景辰倒是没有什么反感,毕竟,那种工于心计的小人要远比这阿亚特一家难交得多。这一刻,景辰突然在想,或许也就只有魔兽中的强者,才有可能保持着这种实在的性格吧,那些人类社会的强者,就算再怎么出淤泥而不染,几百年的时光,单是要保护好自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怎么会没有点手段呢。

    “小辰……小辰……”沉思中的景辰被一旁的阿亚特唤醒,阿亚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辰,你看我说的那件事……”

    景辰微微一愣,旋即点头道,“只要我能帮得上忙,一定帮小焕进化。”此刻的景辰也是想明白了,虽然银翼龙枭小焕的暂时离开让自己失去了一份保障,但在这个并不太平的世道,修炼还是不能太过依靠外力,否则自己修炼的成果就会大打折扣。而且通过这几年来的经历,景辰也看出来了,只有将自己置于死地,才能激发出那恐怖的潜力,让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想清楚了这点,景辰自然不会再抵触帮助小焕进化。

    “真的吗?这……这真是太好了。”听到景辰终于答应帮忙,阿亚特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连他肩膀上的布伦,也是在那蹦来蹦去,口中发出一声声奇怪的音符,这音符似乎是一种语言,但景辰却根本没听过。

    半晌之后,布伦有些语无伦次的开口说道,“景辰,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我替全族谢谢你,终于不用再给那几个老家伙压榨了,太好了!”听了布伦的话,景辰微微一愣,旋即有些疑惑的看向阿亚特。

    此刻,阿亚特也是听到了布伦的话,表情一滞,旋即长叹了一声,缓缓说道,“小辰,当初我不是和你说,为了帮小焕,我只有去求那三位长老吗?长老他们帮了小焕确实不假,但他们却要我族专有的一种宝物,龙枭血晶。”说完阿亚特又是一阵叹息,显然,那龙枭血晶必然不是凡物,否则那三名已经成神的长老,也不会以此作为交换条件。

    “是啊,那三个老吸血鬼简直就把我们的血晶当普通的晶石一样,每次帮小焕治疗,都要十颗血晶,要知道,我们银翼龙枭全族一年也就产那么三两颗,帮小焕疗伤这些年,把我们全族上千年的珍藏差不多都用完了。”布伦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龙枭血晶?那三个长老好大的胃口,竟然每次治疗就要十块龙枭血晶。”里奥斯有些惊讶的声音在景辰脑海中响起。

    “老师,什么是龙枭血晶?”听里奥斯与阿亚特、布伦几人的意思,这龙枭血晶一定是非凡之物,但景辰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唉,这东西说白了,就是银翼龙枭在成长修炼的过程中,体内聚集的龙气,这种东西对银翼龙枭的作用不是很大,只是一种可以作为消耗品的能量而已。但对于其他人却是有着巨大裨益。如果拥有大量的龙枭血晶,不但可以更加容易的突破一些限制,就算是宗师级强者,也能靠着那龙枭血晶改造自己的身体。而且,当年我还听说,有人通过融合龙枭血晶,使自己的血脉之中蕴含了龙族的血液,并且借此突破了十级的壁垒……”说到最后,里奥斯的话语中也透着一丝不确定,当年的他,毕竟也是十级强者,对于有人借助龙枭血晶突破这件事,他也只是当成一个轶闻而已。

    此刻,景辰脸上的表情却异常精彩,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几个长老索取之物,竟然是如此珍贵的东西,就算不去考虑自己老师,所说的那个传说的真实性。但是这玩意却可以供人类融合,以及那融合后的效果,如果是放到外面,恐怕不知道要弄出多少腥风血雨。

    景辰略一思索,也是明白了那三名长老要这龙枭血晶的用处,他们几个凝聚神格之后,肯定是那神格上的神力还不足以供他们凝聚神体,所以也就只能借助这些外物来帮助自己。

    略一沉吟,景辰开口问道,“我应该怎么帮小焕进化呢?”景辰一向都不是一个拖拉的人,既然答应了,就马上动手是景辰一贯的风格。

    阿亚特却迟疑了一下,道,“明天午夜,我会安排好一切,到时我们一起帮小焕完成进化。”显然,要帮小银翼龙枭进化,阿亚特还有不少需要准备的东西,景辰心中也是了然,便不再多问。

    肩膀微微一动,布伦瞬间被阿亚特从肩膀上震了下来,目光扫向布伦,阿亚特缓缓说道,“你先带景辰在族内走走,顺便去找大长老帮景辰去拿点东西。”说着使了个眼色,布伦鸟瞳一凝,旋即也是点点头,道,“嗯,我明白了。”说完飞身落在了景辰的肩膀上,对景辰说道,“走吧,我们族内驻地虽然不大,但景色可是不错的哦。”

    虽然不知道阿亚特让布伦带自己去取什么东西,但景辰还是跟着布伦走出房间,而阿亚特也没有闲着,一道银芒闪过,屋内已经不见任何身影,只有那残破的木门还在风中摇曳着。

    突然,一道黑雾陡然在屋子角落里升起,翻腾了一会,缓缓散去。

    从屋子出来,景辰才发现,这银翼龙枭的驻地竟然是一座有些怪异的山谷,当初他在魔兽山脉中也看到过不少山谷,特别是在那巨兽帝国的故都,那个祭祀用的山谷更是让他记忆深刻。而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山谷却有些与众不同,与其说它是山谷,不如说是一处天坑更形象一些。

    整座山谷周围的山壁,就像是被那巨大的神斧劈开的一般,整齐而陡峭,而单单是这周围的峭壁高度,就远远超过了千米,而在这山谷的底部,也就是银翼龙枭族的驻地,却是一块一马平川的平原,这种地势的变幻给景辰的视觉冲击异常巨大。不光如此,那峭壁之上,由于太过陡峭,几乎寸草不生,而底部这片平原却是生长着大量的植物,尽管才刚刚入夏,但这山谷之内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

    看到此处,景辰心下也不由一阵凛然,他如何也没想到,这银翼龙枭的驻地竟然如此奇异,如此高度,就算是那些宗师级强者恐怕也是不能无声无息的潜进来,单是那高越千米异常陡峭的峭壁,就足以拦住不少宵小。

    见景辰看得满眼惊讶,布伦也是发出了一声轻笑,道,“在我们驻地的周围,是大片的森林,也就是你来的时候看到的那种,而我们的驻地也是离神迹之岛最近的一块驻地,是当年大长老特批的。”说着布伦那不大的鸟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自豪的意味,它似乎完全忘了,刚才自己还在骂那大长老贪婪呢。

    就在景辰欣赏着这银翼龙枭驻地的景色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不远处响起,“你是谁?怎么来到我银翼龙枭一族的驻地的?”一个略带警惕以及敌意的声音响起,只见在景辰的不远处,一个人走了过来。景辰的目光也是瞬间被这人吸引了过去,旋即眼神一凝,因为这人不但也是魔兽,而且其实力即使是与阿亚特相比,恐怕也是差得不多。

    这时,来人已经缓步走了过来,景辰仔细一看,只见这也是一位中年人,一身亮银色的长袍裹住了他的全身,一张有些阴冷的脸上,不时闪过一丝厉色,显然,这人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角色。不但如此,尽管来人是笑着的,但景辰却发现,在他的眼底却有着浓浓的敌意,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激荡而出,瞬间把景辰笼罩在其中。

    “嗯?”就在这一刻,中年人微微一愣,道,“布伦,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这个人是你带进来的‘朋友’?”说着眼中闪过两道厉芒,直直的盯着站在景辰肩头的布伦。

    “诺兹叔叔,我哪有那胆子,景辰是我父亲请来的贵客,至于老爹他为什么要请景辰,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不,你去问问老爹?他可能会给您个解释。”虽然口称叔叔,但布伦的语气中可没有一丝尊重对方的意思,不但如此,在他的语气之中,还有一丝深深的不屑的味道。

    “哦?既然是大哥请来的贵客,我倒要仔细看看了。”说着缓步走到景辰身边,微笑着上下打量景辰,半晌之后,诺兹疑惑道,“大哥这是怎么了?怎么请来个五级的人类小家伙,难道我们这银翼龙枭一族,真的不行了?拿一个人类五级小家伙,也当成宝了么?”说完笑了笑,摇着头离开了。

    “你……”布伦声音中透着一丝愤怒,显然,对于诺兹的话,他不免有些恼怒,但说实话,他还真不敢把景辰来到这里的原因告诉诺兹。

    “我们离开这里。”布伦并没有跟景辰解释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诺兹离开的方向,缓缓对景辰说道。

    “嗯。”景辰也看出了这其中肯定有一些隐情,便也没有多问,抬腿向另一边走去,不多时,二人的身影已经渐渐远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