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五章 首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新生排位战法师系预选赛的进程,比景辰想象中的要快得多,毕竟这新生之中大多只是一些一级中阶左右的人在比试,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静,一般一场比赛从开始到结束也就是不到五分钟而已,这也更可以看出,宙斯学院摆下这四象擂台彰显学院实力的目的,远大于其防止新生误伤观众的用途。

    差不多只过了一个小时,魔法扩音器中就叫到了景辰的号牌,“请青龙台1031号选手和1099号选手准备,你们将在十秒后被传送到青龙台上,进行比试。”听到这里,景辰也收起了那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第一次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样子,从小他就经常听景天给他讲战场上的故事,他自然也知道战场之上,要随时保持着一颗冷静而果敢的心,不能瞧不起任何一个对手,否则会输得很惨,甚至有可能丢掉性命。

    景辰从小就很爱听景天给他讲故事,特别是和战场有关的故事,或许是每一个热血男儿都有那么一颗向往成为勇士的心吧,记得有一次,景天提到自己突破的经历,那是一次面对几个不差于他的强者的时候,景天已经被围住,而那几个人以为肯定能杀死景天,便开始戏弄他,最后本就是早已达到本级巅峰的景天,在盛怒之下一举突破并进入了狂化状态,几秒钟便杀掉了那几个敌人的故事,当时景天就告诉他,不要给任何敌人哪怕一丝的喘息之机,否则,后悔莫及。

    就在景辰回忆那些往事的时候,一阵白光亮起,他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待那白光消散之时,自己人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就在那道白光刚刚散去的时候,一股浓烈的生命元素波动已是扑面而来,这里的生命元素已经接近实质一般,虽然没有什么技能去驱动,却也能给人带来一种舒服的感觉,景辰微微一愣,这样看来,其他擂台之上肯定也是充盈着火,风,土这几种元素了。

    扫了眼四周,只见这擂台之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很平整,也没有如边缘装饰的那种藤蔓或者叶子,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十米见方的空场。

    景辰抬眼看着对面那少年,只见那少年大约有一米八的个子,比景辰还要高出半头,紫色的头发,却有着一双金色的眼睛,身材虽算不上魁梧,但也很是挺拔,脸上虽然还有一些稚气,但已经有了一种男人的味道,手中一把巨大的双手剑闪耀着锋利的光泽,只见那巨剑成半透明状,感觉上和那天星莫尘幻化出的巨剑有些相似。

    看到两人站定,一个穿着导师装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看着景辰对面的少年道,“1031号选手,法师系魔武专业,弗丁?”

    “在!”那少年答道。

    中年人扭头又看着景辰道,“1099号选手,法师系德鲁伊专业,景辰?”

    “是!”景辰答道。

    “好,你们都知道这新生排位战的规则了吧?”中年人问道,看到两人都点了点头,中年人继续说道,“我还要强调一点,不论任何人在这擂台上公然挑战规则的话,将立即被宙斯学院开除,并永远不可以再次报考本学院,且本学院保留一切追溯违规者的权力,本规则的最终解释权归宙斯学院所有,明白了吗?”

    “懂!”弗丁答道。

    “知道!”景辰回答道。

    看到两人都已经清楚了规则,那中年人退开了一段距离,大喊一声,“开始!”随着他的宣布,这青龙台的边缘处涌出一层淡绿色的能量,那能量蔓延而上,最后把整个青龙台包裹了进去,但这层绿色能量却很薄,根本不耽误外面的人观战。

    那身材挺拔的少年弗丁,听到裁判开始声响起后,毫不犹豫的挥舞着巨剑,朝着景辰便发动了战士系的通用技能“冲锋”,这魔剑士虽然属于法师系的魔武专业,但其毕竟也是剑士的一个分支,同样拥有大量的剑士技能和战士系通用技能。

    而另一边的景辰却做出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举动,只见他也同样迎着弗丁冲了过去,只是他并没有使用冲锋技能而已,如果到得近处,仔细观看景辰的双手,便可以发现一抹淡淡的绿色能量已经附着于他的双手之上,仿佛两团火焰一般跳跃吞吐。

    看到两个人竟然展开了肉搏,那些关注着这青龙台的观众,都不禁发出一连串的轻咦声,因为这青龙台和西边的白虎台历来都是法师系的擂台,而遍观法师系各专业,擅长近战的着实不多,因此,很难看到法师系出现肉搏的场景,你总不能让两个身穿法师长袍的人,拿着那魔法杖互相砸吧?虽然那魔法杖的硬度大多很不错,但终究不适合近战,当然,我说的是大多数情况下。

    您看,此刻那白虎台上,不是正有着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穿着一身魔法师长袍,挥舞着手中直径比小孩胳膊还粗的棒子,正追着一个一身劲装,手持与弗丁差不多样式的巨剑的魔剑士四处乱窜嘛?

    什么?你说那是魔法杖,好吧,如果没有那杖头处的巨大魔核,我真不觉得那壮汉手中抡得呼呼挂风的东西和魔法杖有什么联系,只见此刻,那魔剑士已经抛开手中的巨剑,大声喊道,“我认输,我认输!”

    听到对方认输,那壮汉也不再追击他,停下脚步,把那手中的魔法杖在白虎台上一顿,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似乎那白虎台都颤了一颤,对面的魔剑士少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偷眼瞥了下那壮汉,口中嘟囔道,“这是哪国的魔法师,还有这么攻击的。”

    那壮汉似乎没听清对方说些什么,便瓮声瓮气的问道,“你说什么?大点声!”

    那少年看到壮汉再一次提起那反射着金属光泽的魔法杖样的东西向自己走来,不禁连连摆手道,“没说什么,没说什么,我说我能输给您真是荣幸。”

    那壮汉听到他这么说,大嘴一张憨笑道,“当然了,我可是我们族里最优秀的魔法师呢!”听到他这么说,周围的人都是一阵擦汗,最优秀的魔法师?真不知道这壮汉是不是选错了系,怎么看他都像个战士系专业的学员,而非魔法师专业。

    看到壮汉注意力没集中在自己身上,那少年凑到白虎台裁判身边,低声问裁判道,“裁判导师,他这不算违规?”

    那白虎台上的中年人裁判看了看他,疑惑道,“违规?违什么规?”

    那少年涨红了脸庞道,“你看他这哪里像高贵的魔法师,整一个抡着烧火棍砸人的野蛮人嘛!”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壮汉比划着。

    那裁判也明白了少年的意思,微微一笑道,“只要不违犯“三不”规则的比赛和参赛新生,都不算违规,所以那位新生没什么错,而且,如果你再侮辱野蛮人,我想你们格鲁导师很愿意和你探讨一下关于野蛮人的话题,顺便说一句,格鲁导师就是一位野蛮人族大地魔剑士。”

    那少年听到裁判竟然如此说,也是不敢再说什么,垂头丧气的转身向台下走去,其实他也是知道的,只要没违犯“三不”规则的人都不算违规,只是那壮汉的战斗方式太过奇葩,他一时接受不了,所以才会去问裁判。

    把视线拉回来,我们再说那青龙台上,景辰与弗丁的对战。两人冲撞到一起之后,虽然景辰并没有使用任何技能,但也只是比那弗丁稍微慢了一点点而已,而弗丁的冲锋也没有发挥出应有的眩晕效果,两人插招换式便斗到了一起。

    这弗丁虽然也是魔剑士,但相比于星莫尘来说差的已经不是一个档次,当初星莫尘如果有武器在手,即使不使用生命技,也不是景辰可以应对的,毕竟那幻化出的武器虽然施法效果要比这弗丁手中的武器好上不少,但近战的威力却是差了很多,就看现在,虽然弗丁不如星莫尘的实力,但景辰依旧不敢轻易硬接其巨剑剑锋便能知晓。

    可惜没过十个回合,弗丁已经明显有些跟不上景辰的节奏,只见景辰从原本的缠斗也转向大开大合,不时和弗丁硬拼一下,每每都是把弗丁击退好几步。

    “嘭!”

    景辰和弗丁又硬拼了一记,弗丁顺势身形向后闪去,景辰被那巨剑之上的反震之力推着,也无法去追击弗丁,只能眼看着他拉开距离。

    就在弗丁嘴角已经渐渐的露出笑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拉开距离,施放技能的时候,只见景辰右手一挥,一个淡淡的绿色符号飞出,瞬间出现在他头顶一闪而没,下一刻,弗丁只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什么束缚住了,不能移动分毫,微微一愣间,低头一看,他的脸立马大惊失色,只见自己的双脚和小腿上已经被数十根有拇指粗细的藤蔓缠住,再想移动分毫已是不能,抬头看时,那景辰的脸庞已经是越来越大,眼见就要来到自己身前。

    “我认输!”弗丁终于艰难的喊出了这句话,说真的,他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如何,如果他不认输,本就不是景辰对手的他,此刻还不能移动,整个就是一个活靶子,让景辰随便蹂躏了,只是他没想到,这景辰不但近战实力强悍,而且还拥有这么诡异的魔法攻击,实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看着一脸郁闷的弗丁,景辰走过来,拍了一下弗丁的肩膀,只见那些原本缠住了弗丁下身的藤蔓,竟然就那么缩了回去,待那些藤蔓都缩了回去,景辰微微一笑,对弗丁道,“你要记得,我不仅能近战,而且还是一个德鲁伊!”说完,便不再理会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弗丁,转身向台下走去。

    就在景辰走到擂台边上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弗丁的声音,“谢谢!”

    景辰回头一笑,说了声,“不客气!”便跳下了青龙台。

    台下,正等在那里的月嫣然迎了过来,打了景辰肩膀一拳,笑骂道,“年龄不大还在那里卖起老气了,什么时候都会教育别人了?”

    景辰看到月嫣然,也是一笑,道,“突然想起了一些儿时听过的故事,有点感慨而已。”

    看到景辰那微笑着的脸庞上,有些沧桑的双眸,月嫣然微微一愣,旋即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是好。

    正在这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你叫景辰是吧?我看好你哦!”说完,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

    景辰扭头一看,竟然是一个身穿着魔法师袍,手提一根巨大的魔法杖样的东西,身高有两米多高的壮汉,如果不是那杖头之上那颗同样巨大的魔核,景辰真不敢相信,这根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金属光芒的东西是魔法杖。

    看到来人这般打扮,月嫣然也是一愣,疑惑道,“你是……?”

    “我是法师系土系魔法师专业的安东,很期待和你一战哦!”说着,壮汉搞怪的向景辰挤了挤眼睛,只是配上他这副尊容,那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吓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