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8章让他身败名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出会所,江恕又瞅了李成现一眼,笑眯眯道。

    “李少,可莫要太动气啊,如果我没看错,你的肝脏不太好吧,正所谓动气伤肝,真要气坏了身子,那我这罪过可真大了。”

    “你!来人!”

    李成现忍无可忍地爆吼了声,之前那两个中年护卫则纷纷跑过来站在其面前,看向江恕的目光中充斥着淡淡的敌意。

    “陈叔李叔,给,给我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下手越狠越好,出了什么事儿,算我的!”

    “这,李少,这小子毕竟算是聚神斋的人,在人家门口下手,是不是有些……”

    “我说了!出了事儿算我的!你们只管动手便是!把他的嘴给我撕碎了!让他一辈子都笑不出来!”

    听着李成现的怒吼声,再看看聚神斋的人并未派人出来护佑江恕,那两个中年想了想后也只得无奈点头,轻声道了句。

    “速战速决。”

    见二人竟真有动手的意思,江恕两眼一眯,冷哼道。

    “在动手之前,我劝你们还是想好了,免得一会儿后悔。”

    “哼,我们还从没有因为一个毛小子后悔过,小子,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不开眼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吧,老陈,一起上!”

    说着,二人便如而饿狼般冲江恕猛扑过去,林诗涵也是站了出来。

    “来的正好,就拿你们先试试我最近刚学的新招数。”

    说着,林诗涵双手握拳,径直的像那李姓中年挥去,至于陈姓中年自然是由江恕对付。四人一言不合就开始动手。

    刚从会所中出来的那些人也都躲在远处开始看起热闹,还想着装模作样的点评上两句,可当看到江恕仅一拳就将那陈姓中年打退,紧接着欺身上前又强势将其手腕折断后,刚到嘴边的话也纷纷咽了下去。

    随即,在江恕从旁帮助下,林诗涵也很快解决掉了那李姓中年。

    “就这点本事,还想撕碎我的嘴?哼,这玩笑开的可真没什么水平。”

    江恕说完,便偏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成现,看得李成现一时心中有些发毛。

    “李,李少,快跑!这,这小子是个硬点子,根,根本就不像之前李子明说的那样只会点三脚猫功夫!你,快走!”

    闻罢,已然彻底慌神的李成现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可就在他刚转身过来的时候,一块被江恕踢飞的砖头说巧不巧地便砸在了其后脑勺处,一抹血花也随之陡然绽放开来。

    “动完了手才想着要走?哼,不觉得有些晚了么?”

    “血,血……啊!”

    只听李成现一声惨叫后便摔趴在地上,脑袋上已然被砸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哗哗地往外流着,吓得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这么多血的他开始惊慌大叫起来。

    江恕走过去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林诗涵见其这幅怂样也一阵不屑。

    “喂,一个大老爷们,流了点血就成了这幅德行?哼,真是没出息到家了。”

    “姓李的,我原本没什么心思和你李家结怨,而且对于李子明我也并没有对他怎么样,今天,我就给你个机会放过你,今后若再来找茬,哼,到时候我下手可就不会这么轻了。”

    说完,江恕便拉着林诗涵扬长而去,随即陈姓,李姓两位中年修真者忍着痛将李子明扶了起来,对视一眼后皆轻声一叹。

    “李少,那姓江的小子,起码有灵光境初期修为,比我们高上一个大段,实在不是对手,我劝您今后还是别……”

    “别什么别!你们这,这两个软骨头!没看我都被,被砸成这样了么!这仇我要是,要是不报,我李成现就他妈是,是……”

    说到后面,李成现声音也变得越来越虚,最后话还没说完便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李少?李少!您,您可别吓我们啊,快醒醒!”

    “好了老李,别废话了,赶,赶紧送李少去医院!我现在回去通知李先生,一会儿我们医院见!”

    说着,二人便并非两路,仓皇离开。

    一天后,力协医院。

    李成现在晕倒后便被送到这里,如今刚刚醒来,刚睁开眼便看到一个理着寸头,穿着一身名牌西装,显得很干练的中年守在自己床边,虚弱地叫了一声。

    “爸。”

    这干练中年人,便是李成现的父亲,李友明。

    李友明闻言后当即就是一个激灵,看到李成现醒来后赶忙又凑了过去,不过很快便又板起一张脸,骂道。

    “丢人现眼的玩意儿,现在你都已经成了圈子里的笑谈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有几斤几两你自己心里就没点逼数?”

    “哎呀行了!儿子的脑袋都被砸了那么大一个口子,你不想着为儿子报仇出气还骂儿子,有你这么当爹的么!”

    李母一边对李友明一阵数落,一边轻揉着李成现的脸蛋宽慰起来,看得李友明又是一气,都说慈母多败儿,这话,果真不假。

    “爸,我妈说的对,我自己受点委屈是小,可咱们整个来家的颜面是大!那江恕之前不把李子明放在眼里的事暂且不说,就凭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我大打出手,咱也不能咽下这口气啊!他,他这分明就是在向咱们李家挑衅!”

    “而且爸你还不知道呢,那姓江的小子之前还说……”

    “行了!之前的情景老子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了,还用不着你这丢人的玩意儿在我面前胡说。”

    又皱眉叱了声后,看着满头都缠着白绷带的李成现,李友明心中也是一火,再怎么说这是自己的骨肉,被别人打成这样,自然是心痛愤恨。

    于是,在过了会儿后,李友明方才沉声问道。

    “说吧,你想怎么办?”

    李成现闻言,眼中当即放射出一抹怨妇光芒。

    “我,先要他身败名裂!然而,再好好收拾他,慢慢和他玩儿!”

    “没错,老公,这次你可得给儿子做主,这伤总不能让咱们宝贝儿子白受吧?”

    “哼,我知道了,你好好养伤,我先出去。”

    说完,李友明便离开病房,在不知和谁打了个电话后,便径自进入骨科主任张云的办公室,待了好一会儿后方才出来。

    当天傍晚,李友明来到一家私人会所,他本就是这里的股东,平日但凡是有开心或者忧愁的事情,都会来这里好生消遣一番。

    在将面前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后,李子明当即将身边一个丰腴女子拉入怀中,一双大手也开始很不安分地在其浑身上下开始磨搓起来。

    此刻若是江恕在此,定会一眼便认出丰腴女子,正是之前在翰鸣剧院中,主动和自己放电的那位小有名气的女星,林娜。

    “咛嘤……李总,你总是喜欢占人家便宜,人家上次托您办的事情,现在可还没给人家办好呢。”

    林娜一边目光幽怨地说着,一边对李友明的动作欲拒还迎,挑拨得李友明心神一阵躁动,一看便是情场老手。

    “哼,不就是一个角色的事情么,放心,方总那里我还是有些关系的,明儿个我就找人把你安排进剧组,不过这次,我要你帮我个忙。”

    “哦?”

    林娜闻言,当即冲李友明暧昧一笑,紧接着便开始轻解罗衫,当脱得只剩下一套情趣套装时便主动趴在李友明怀中,一边轻摸着其脸庞一边吐气如兰地道。

    “没问题,今儿个我一定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任君摆布。”

    说着,林娜便欲有下一步动作,不过却被李友明很反常地给拦了下来。

    “慢,我这次说的忙可不是这个,我要你,帮我整一个人,先给我把他整的身败名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