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 姻缘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得不说,这女人分析得还当真是头头是道。

    轻笑了一声儿,赵堇城道:“此番被抓确实是本王有意为之。”

    赵堇城对于这一点倒是没有欺骗若虞,大方的承认了自己是故意的。

    而若虞就不明白了,这山匪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山匪而已,怎么就值得这位他那般费心的去演这么一出?

    但是,对于这一点,赵堇城好似不太愿意与若虞说。

    聪明的女人在这个时候是不会多问去讨嫌的,瞧见赵堇城不愿意说的样子,若虞当下便老实的闭了嘴!

    这位爷只要能护着她,这人想做什么,若虞都觉得没有关系。

    暗香领着他们到了一处比较安全的地方,四周山脉相连,倒是一个不太容易被人发现踪迹的地方。

    赵堇城拽着若虞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方才来时走过的路,赵堇城问:“你怎么让那些难民跟着上了山?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瞧着这位爷的样子,似乎是不太高兴,若虞动了动眉梢,她弯了弯眸,笑道:“妾身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已,加上暗香,咱位也抵不上一个精壮的男子,想要从那些山匪中将您给救出来,若是不带点儿脑子,妾身又怎么可能做到?”

    这话是说得没错的。

    她们两个柔弱的女人,若是不靠智取,难得去和那些山匪硬碰硬?她这是嫌自己活太久还是嫌山匪太无聊?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反倒是笑了:“你能想到这法子,倒也是挺不错的!”

    难得这位大爷开口夸了若虞,这一点令若虞极其的意外。

    赵堇城则是想着,若虞带上山的那些人是难民,难民是什么?现在只要给他们吃的,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太子与瑞王那边已经起了战,从远长一点儿的发展来讲,不久之后,两人便会将心思动到这里的难民身上。

    换句简单的话来说,指不定谁污蔑谁吞了灾粮啊之类的。

    这事儿吧,对于那些坐在顶尖儿的位置上的人来讲,不过是嘴上吩咐的事情罢了,但是遭殃的还是应当得到救济,却并未得到救济的那些难民!

    这女人将那些人带上山,至少来说温饱问题能得到解决。

    本来吧,之后若是再生个什么事儿,山寨就会严重的缺人了,而如今倒是好了,怎么着也不会缺了。

    这些事情赵堇城可都没有与若虞讲。

    出来了好几日,老皇帝那头,赵堇城也该给些消息回去了。

    正想着呢,疾风便骑着一匹马,又一手牵着一匹前来汇合了。

    赵堇城一瞧见疾风,当下忍不住拧了眉头:“为何这般慢?”

    从马背上下来,疾风连忙对赵堇城行了个拱手礼,他道:“山寨不知为何值班的人多了起来,奴才要去偷马,自然是费了不少时间,再加之这些马都性野,奴才驯服也花了一些时间。”

    赵堇城闻声,当下便颔首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疾风牵来的那匹马,赵堇城点头:“时辰已经不早了,咱们先上路吧,等到了周县,咱们先给皇上送些消息回去。”

    自家主子想要干什么,做为自家主子的心腹,疾风自然是知晓的,当下便点了点头。

    赵堇城未等疾风说些什么,直接率先上了那匹马,经过若虞身边的时候,伸手一把将石头上坐着的人给捞了起来。

    若虞身子突然悬空,将她吓得叫了出来,伸手紧紧的拽着赵堇城的衣裳。

    赵堇城瞧见若虞跟只受惊了的兔子似的,当下觉得有些好笑。

    看了一眼疾风,再对疾风使了个眼色,让疾风带暗香,之后便直接骑着马,揽着若虞的腰疾驰而去。

    若虞则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伸手紧紧的拽着赵堇城的衣裳,生怕这位爷一个不注意就将她给跌了下去。

    “王爷,方才不是说好了么?妾身与暗香共骑。”

    本来都好好的,若虞非得不怕死的提到这事儿,当下赵堇城脸色一沉,过了好一会儿,赵堇城突然问了若虞一句:“你为何那般不想与本王共骑一马了?”

    一听这话,若虞便知晓了自己的话令赵堇城误会了。

    当下若虞便摇头道:“王爷,您误会妾身的意思了。妾身会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因为,暗香还是一个小姑娘,如此与疾风一起骑马,似乎有些不太妥当!”

    赵堇城听到这话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过了好许久,赵堇城才笑出了声儿,他道:“你似乎也管得太宽了些,你还是一天莫要想太多了,与本王去了周县后,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做呢!”

    有事情让她做?

    若虞这下便愣了,不太明白这位爷的意思,刚想问些什么呢,赵堇城就像是知晓了若虞会这样问他似的,当下便接着若虞的话道:“周县有一家开米庄的老板最近遇了一些麻烦,咱们……去了之后就且先去管管闲事儿吧!”

    若虞:“……”

    您老还挺闲的嘿!

    碍于这位爷阴晴不定,若虞只好嘿嘿笑了两声儿,之后便再无话。

    赵堇城是知道若虞心头有不满他的,但是因为碍于他而没有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这女人满心不爽还非得笑而迎他,他会特别的开心!

    赵堇城之后的这一路速度可并没有慢下来。

    好在之前若虞是连续骑过很长时间的,所以现在这情况,她也还能勉强撑得下去。

    因着赵堇城加快了速度,所以在当天,他们离周县的距离已剩下不到三十里。

    瞧着大家都累了,赵堇城便让大家原地休息。

    这位注意是不怎么了过的。

    山中蛇虫鼠蚁可是很多的,而且大晚上的露天而眠,入夜微凉,可没有之前在马车上睡好。

    赵堇城是行军打仗惯了的,以前他在行军时,也没少过过这些日子。

    既然是习惯过的,她赵堇城都觉得没有什么了。

    半夜时,瞧见若虞蜷成一团,便主动将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盖在若虞的身上。

    夜入子时,蝉声明朗。

    疾风在安顿好暗香之后,便找到自家主子禀告了一些事情。

    赵堇城在得知到那些消息之后,当下便冷笑了一声:“之前吧,他们兄弟两可是兄友弟恭的啊,可是如今瞧瞧……”

    啧啧了两声,赵堇城摇了摇头:“你且先给皇上回个消息吧,就说咱们明日便可到达周县,等到周县之后,具体如何做,再向圣上请示!”

    疾风听到自家主子这话,当下便应了下来。

    等到疾风去传消息之后,赵堇城当下又想了一会儿,转身又去寻了个东西拟了一封信件往云峰山那头传了!

    翌日一早,若虞便被赵堇城给拉起来赶路,一路上,赵堇城都没有与若虞说上什么话。

    不明白这位爷这会儿又怎么了,瞧着这位爷什么都不说,若虞自然也什么都没有问。

    因着只剩下三十里的路程,这次赵堇城并没有赶多急。

    一路上,赵堇城都是走走停停的,所以说,这剩下的三十里,他们整整走了一个时辰!

    若虞压根儿就不明白赵堇城这样做的目的。

    但又害怕这位爷又会莫名生气,所以说,若虞还是压制着心头的好奇,什么都没有说。

    进到周县时,一群百姓都在议论着绣球啊,杜家小姐什么的。

    而在一条比较宽敞的街道上聚焦了很多百姓,熙攘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好奇的往那头望了一眼,若虞嘀咕了一句:“人多嘈杂,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那头又为何那般热闹?”

    赵堇城在旁侧听到身边的这嘀咕了这么一句,当下便一记白眼翻过去,他道:“他们说今日是周县富商杜府为其爱女抛绣球选亲的日子。”

    眉稍微动,若虞望了一眼旁边这人,她问:“王爷听清了?”

    带着鄙视的眼神看了若虞一眼,赵堇城冷哼一声,未再说话。

    若虞瞧着赵堇城这般,当下便忍不住笑了笑,提着身上的袍子便跟了上去。

    赵堇城瞧着若虞穿着男人的衣袍,做着女人的动作,当下忍不住捂了捂眼,“等会儿咱们还是去买两身衣裳吧!”

    不太明白赵堇城的话,若虞眨了眨眼:“嗯?现在吗?咱们不是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做吗?”

    拧了眉头,赵堇城实在没好意思告诉这女人她身上的“别扭”!

    疾风与暗香在一旁瞧着都忍不住偷笑了。

    赵堇城一手牵着马,一手牵着若虞的手,不要误会,只是这街上的人太多,他怕女人太蠢会与他走散,到时间他还得花时间去寻她!

    前处不远便是杜家小姐抛绣球的地方。

    赵堇城并没有注意,他的目光都搜寻着这附近的客栈与成衣店。

    所以,当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之时,赵堇城自然反应便伸手去接。

    等赵堇城接到以后,原本嘈杂的地方即又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当下赵堇城便看了一眼自己手里头接着的东西,脸色立马便沉了。

    赵堇城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有人一敲锣,大声吆道:“恭喜这位公子成为杜府的乘龙快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