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 人死会复生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6章 人死会复生吗?

    是啊,从一开始,就是相互利用而已。「^追^书^帮^首~发」

    叶展眉……只想要毫无经济损失的离婚。

    看吧……她的婚姻,是在铜臭味中开始的,就连离开,都充满了铜臭味。

    可是为什么,已经达到目的的她,成功让言止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往来的她,现在却比那个男人还要伤心呢?

    像是有人在自己心底一片片的剜着肉,然后任由它消失一般的痛。

    “喂,你这个女人……”南瑾的声音很聒噪,却在转头的片刻戛然而止,“你竟然还会哭?”

    是啊。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合格的大家闺秀,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礼貌的微笑,露出标准的八个牙齿。

    谁也不知道,她还会哭。

    “和你无关!”她转身,想要避开南瑾的目光。

    周围人似有似无的眼神落在他们这边,南瑾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而后猛地抓住叶展眉的手腕,朝门口走着,“算了,看来今天我高兴的份上,就做件好事吧!”

    面前,是火红的玛莎拉蒂,车门已经打开。

    “上车!”南瑾直接将叶展眉塞到副驾驶的座位,车子瞬间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出去,车速很快,嗡鸣声那般刺耳。

    叶展眉像是毫无所察一般,只怔忡坐在座位上,满心茫然。

    “吱——”不知行进多久,蓦然紧急刹车的声音,叶展眉的身子忍不住朝前倾去。

    “你做什么!”待车子完全停下,叶展眉猛地转头瞪着身边的男人,她今天已经很狼狈了。

    “等三分钟。”南瑾没好气扔下一句话,转身飞快朝一旁走去。

    果然只用了两分多钟,南瑾将拿着的东西扔到后备箱,而后重新坐到驾驶座,车子再一次在路上狂飙起来。

    最终,车辆飞速行驶到一个铁门前,铁门内是一片空旷的土地,再不过五分钟时间,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这里是哪儿?”叶展眉怔忡望着,她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所以在看见南瑾带她到陌生地方时,才没有出声阻止。

    “把你卖了的地方。”南瑾随口说着。

    前方是一片稀稀疏疏的草地,草地上有一块大石头,大概两米见方,如今正在阳光下,竟有一丝安静祥和。

    南瑾缓缓上前,直接慵懒靠在石头上:“言止真是你老公?”显然他早已知道这个消息。

    叶展眉心底一僵,眼神都变得慌乱起来:“怎么?”

    “没什么。”南瑾耸耸肩,“还以为言止看上的会是什么绝色呢!”他耸耸肩,而后靠在身后的大石头上。

    “他看上的……也许真的是绝色……”叶展眉勾唇自嘲一笑,温水音长得很美,温柔如水却又俏皮可爱。

    不像她……

    “这么说,他看不上你?”南瑾明显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叶展眉蹙眉,瞪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你不用对我耍不痛快,不过看你俩今天这状态,你们婚变呢?”

    婚变?

    叶展眉心中一顿,的确……算是婚变吧:“和你无关。”她依旧紧皱眉心,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行了,看见言止你满眼都是‘我爱你你却不爱我’的幽怨,还真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啊!”南瑾嗤笑一声。

    我爱你你却不爱我……

    叶展眉听着只觉得像是众多人爱看的八点档狗血肥皂剧,可是……现实似乎比电视剧还要狗血。

    “那都是过去了!”她缓缓上前,坐在石头的另一边,“我现在只想离婚。”

    温水音回来了,她该让贤了,可是她不能让所有人为她的任性付出代价,包括叶氏,以及叶氏上上下下的众多员工。

    “啧啧,那可是言止啊,多少女人想攀都攀不上的高枝儿!”南瑾摇摇头。

    “你也想攀?”叶展眉凝眉。

    “我?”南瑾一脸的不可思议,“别说小爷是纯爷们,就是女人也不会喜欢那种男人的好吗?”

    “为什么?”叶展眉罕见的来了兴致。

    “那种闷骚怪,要真看上一个女人,也是那个女人倒霉。”

    “嗯?”

    “你想啊,他那种人固执的可以,这辈子看上一个人,估计放手很难,要是被她看上,我岂不是一辈子不能变心了?”说着,南瑾夸张的耸耸肩,“我还想多快活一段日子呢!”

    是啊……他那种人固执的可以……

    叶展眉微微眯了眯眼睛,所以他看上温水音,很难放手了。

    “行了,一副怨妇样!”南瑾冷哼一声,“今天难得艳阳天,小爷高兴,请你喝酒!”

    “喝酒?”叶展眉怀疑的看着他。

    南瑾却已经走向车辆后备箱,拿出之前扔进去的东西,正是几箱酒。

    “坏了,小爷只买了自己的!”南瑾默默自言自语,而后转身看向叶展眉,“你为什么要跟我来!”

    叶展眉震惊的睁大眼睛:“南瑾,你中间有停车吗?”

    “靠!”南瑾低咒一声,“那你看着我喝吧!”说完,他直接自己开了一瓶,默默坐在石头上喝了起来。

    叶展眉安静坐在石头的另一边,看向不远处的草原,这里并不美,但不同于市区的快节奏,这里很安静,可以让人好好的思考一些东西。

    午后的日头很快偃旗息鼓,黄昏竟不知不觉开始慢慢降临。

    石头上,已经分不清楚有多少是空瓶有多少满酒的了……

    终于在日头将将落山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满足的打了一声酒咯。

    “喂!”男人的声音中已经带着些许醉意。

    叶展眉没有应声。

    “知道吗……你是我所有的女伴中,最……最……最……”南瑾的声音断断续续,一连重复好几个最字,脸色紧绷的认真。

    叶展眉眉心紧皱,直觉告诉她不是好话。

    “……最丑的!”

    最后那句话,南瑾终于憋了出来。

    叶展眉转头轻飘飘看他一眼,没有开口。

    “知道为什么我带着你中间不停车吗?”南瑾继续没话找话。

    “……”

    “因为……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哈哈哈……”

    想找个司机吗?叶展眉看他一眼,倒没有怨怼,这一个下午,她也难得平静下来。

    “你说……”显然,南瑾时不甘于寂寞的,依旧在不断说着。

    叶展眉始终沉默。

    “你说……”男人的声音蓦然低了下来,“人死了还会复生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