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 存心刁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4章 存心刁难

    她要忍!

    叶展眉在心中不断对自己说着,等待办公室大门一关,她直接开门见山问:“南先生对之前的服装有什么不满意的?”

    南瑾慵懒坐在她的办公椅上,长腿一伸直接翘在办公桌上,“没有一个地方满意!”

    “比如?”叶展眉蹙眉。免-费-首-发→【追】【书】【帮】

    “比如,叶小姐不如先帮我把修理玛莎拉蒂的费用报销了!”说完,南瑾轻飘飘拿过叶展眉扔在办公说上的报修单,“怎么样?”

    “凭什么?”

    “昨天你撞了我要买的玛莎拉蒂!”南瑾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可是我已经出钱买了下来!”叶展眉不悦。

    “对啊,你买了下来,那就是你的,我给你把车修了,难道你不该赔我钱?”

    叶展眉:“……”她竟然觉得这个男人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她一点都不想要那辆车好吗?

    “那辆车南先生自己留着吧!”叶展眉没好气开口,她更愿意将注意力放在公事上。

    “最新款玛莎,还是红色限量款,价值八位数,”南瑾说的轻描淡写,“这么大的数额,叶小姐说送就送了,有包养的嫌疑啊!”

    包养……叶展眉脸色一僵:“南先生想多了!”

    “是啊,毕竟被一个女鬼同志包养,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南瑾颇为认同的点点头。

    “我从未想过包养你!”叶展眉凝眉,“南先生,我们还是公事公办好了,关于之前的服装……”

    “贵工作室就是这样的态度?”

    “这句话我送给南先生你!”叶展眉蓦然反驳,声音十足的不耐烦。

    “哦?”南瑾饶有兴致挑眉。

    “和南先生约定时间为下午两点十分,来时我的确见过南先生在电梯中和女伴……亲热。”说到这里,叶展眉有些不自在,却还是继续开口。

    “但南先生让工作室上上下下等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难道这就是你的态度?”

    南瑾难得沉默下来。

    就在叶展眉以为这个男人在反思的时候,他却突然抬眸,一眼望向她,轻飘飘开口,“那还要多谢叶小姐对我能力的肯定了!”

    “什么能力?”叶展眉困惑。

    南瑾只缓缓垂眸,目光落在自己下半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电梯里,的确别有一番风情!”说完,他甚至还妖孽的舔了舔唇。

    叶展眉脸色瞬间涨红,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联想到那种事情上去。

    “南先生,我希望你能认真起来!”叶展眉正色神情,紧紧望着他的眼睛。

    “好吧!”南瑾耸耸肩,“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认真起来,谈谈公事!把之前的设计稿拿来!”

    什么?

    这个男人前后转变太快,以至于叶展眉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良久才猛地清醒,即便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将设计稿放在办公桌上。

    “先不说对公司极为重要的高定,就说这件普通的大裙摆长裙!”南瑾直接将那张稿子扔在桌面,“裙摆过大,显得腰身臃肿难看,模特瘦长,我希望叶小姐考虑这一点!”

    “这件肩膀布料太多,你难道不觉得显得人身宽体胖吗?”

    “这件填色你真不觉得像忍者神龟?”

    “还有这件……”南瑾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你告诉我,这件绛紫色的衣服衬托的人雍容华贵,但你真不觉得这颜色像是长了毛的茄子吗?”

    长了毛的茄子……

    叶展眉望着南瑾将自己的衣服批评的百无一用,尤其其强大的词汇量,震撼了她的心。

    她是个设计工作室,客户是上帝,客户是上帝!

    叶展眉在心中拼命告诫自己,最终终于挤出一抹笑容。

    “你干嘛,想杀人灭口啊?”南瑾看见她的笑容,表情立刻谨慎起来。

    “哪能啊!”叶展眉笑,“我这就让大家修改!”

    “那正好,帮我带一杯茶进来,碧螺春!”

    “你什么意思?”叶展眉凝眉。

    “我决定,在这里亲自看着你们修改,不然,我不放心!”南瑾说着,“友善”一笑,白牙冒着寒光。

    叶展眉:“……”

    最终,还是王冠兴高采烈的将碧螺春送了进去。用王冠的话说:帅到这种地步,脾气就是再古怪都可以容忍。

    叶展眉只瘪嘴,帅到这种地步,不如去当鸭子好了!

    “展眉姐,你不懂!”王冠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你整天看见言家总裁那个大帅哥,哪懂我们贫民老板姓的苦!”

    “忙你的去!”叶展眉只没好气假斥一声,她其实……也不是每天都看见言止的。

    最起码,今天就没有看见。

    南瑾果然是难缠的主儿,整个工作室都在围着他打转,轻飘飘一句话,下面人就要继续修改下去,直到满意。

    到最后,甚至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当外面天色暗淡,不少人改稿改的两眼发红的时候,叶展眉最终肩负大任直接走进办公室,将手中设计稿放在桌面。

    “南先生,你在故意找茬?”她直接开口。

    南瑾眯眼打量她一眼,而后轻笑一声弹了一记响指:“宾果,你总算看出来了!”

    “为什么?”叶展眉凝眉。

    “因为……”南瑾的表情仅隔着凝重下来,他仔细盯着身前的女人。

    叶展眉心中一颤。

    “因为我闲着无聊!”南瑾终于开口。

    靠!叶展眉从未像现在这般产生一种骂人的冲动,下一秒她猛地上前:“打个赌吗?”传言南家次子南瑾不学无术,好与人赌,这是叶展眉下午听王冠念叨才知晓的。

    南瑾果然来了兴致:“赌什么?”

    “赌你的事情,若是你输了,我的员工,直接下班!”叶展眉的表情很严肃。

    “我的事情?难道叶小姐真对我觊觎已久,对我颇为了解?”南瑾冷哼一声。

    “你就说你赌不赌!”

    “好啊!”南瑾直接应下。

    “很好!”叶展眉轻笑一声,沉吟片刻,缓缓开口:“就赌你根本不知下午同你亲热的女伴的名字!”

    “呵……”南瑾轻笑,“我的女伴,我怎么会不知道名字!”

    “那你说吧,她叫什么!”叶展眉直接开口问着。

    “……”南瑾沉默下来。

    叶展眉依旧仔细的盯着他,没有任何放松。

    就这样持续了不知多久,南瑾缓缓起身,将设计稿拿在手中随意挥了挥:“好吧,让你员工下班吧!”说完,人已经径自走了出去。

    叶展眉望着男人的背影,眉眼微眯。

    不是胸有成竹,而是……当初言止也是这样,身边有了女伴,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只是因为……那个女伴的眉眼像极了温水音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