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1章 不愿离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烈枫回过神来,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吃饭吧,为师喂你,这可是为师亲手做的,不许不赏脸。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他亲自为景姒瑶熬了鸡汤,这是烈枫第一次为女人下厨。

    师父的手艺自然是极好的,让她找到了家的感觉,景姒瑶忍不住喝完了,酒足饭饱后,忽的,她说眼睛又困乏了,乏到她睁不开眼睛。

    景姒瑶疲倦的眨眨眼睛,明明睡的很充足,却越来越困,她糯糯的道:“师父,我好困。”

    烈枫的身子微微一震,脸上惊然错楞。

    他抚摸景姒瑶的头发,柔柔发道:“睡吧。”

    景姒瑶想要睁大眼睛,却发现连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可是,这一次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了。”

    “别怕,有为师在。”烈枫如沐春风的笑了笑,忽然没有了动静,他低眸看了一眼景姒瑶,她睡着了。

    烈枫小心翼翼的为景姒瑶盖好辈子,去了藏书阁,把自己闭关在藏书阁里,不把藏书阁里面的书看完,他不会善罢甘休。

    她再一次入睡,她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睡了多久,许是一个月,两个月,亦或是半年,只是感觉到脑袋中浑浑噩噩的。

    她或许是被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了,那是她清醒后之时,她听到了云今涟的声音,不知不觉,他们都三年之约,竟然已经到了么?

    景姒瑶微微一震,她强忍着困意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她困意的眸子,对上他炽热的眼神。

    她不安的想,她许已经昏迷了半年之久,可是她依旧感觉到很困,每一次一睁开眼睛,便越来越困。

    她这一次半年才醒过来,那下一次呢,是不是就一年,两年,或是,永远嗜睡下去?答案,她自己也无从知晓。

    她冷漠的拒绝了他,她说,她忘记了,她没有忘,她记得,她清清楚楚的记得。

    她素来支撑不到一个时辰便困了的,那日,她足足支撑了三个时辰,不想让他看出丝毫的破绽。

    每一次醒过来听到云今涟娶妻的消息,她的心已经死了。

    她既然已经做了那样的抉择,错过了,便错过了,无法回头。

    “主人……”景姒瑶昏睡的这些日子,紫木兽自始至终都待在景姒瑶的身边,不离不弃,紫木兽心疼这样虚弱的景姒瑶。

    景姒瑶微微一笑:“紫木,你走吧,不必再跟着我了,我这一睡,不知道何时才能醒过来了。”

    她的眸中忽然之间深沉了几分。

    “不,我不走。”

    紫木兽含着眼泪,拼命的摇头,上古神兽是不能轻易的流下眼泪的,连他的父母死之时,紫木兽都没有落下一滴眼泪,可是景姒瑶嗜睡,他却忍不住哭了。

    他的眼中闪烁着泪花,“我们都在找主人的病人,紫木兽相信主人,一定会好起来的,主人自己也不要放弃自己好吗?”

    抚摸紫木兽的手忽然僵硬了。

    她这一睡,睡的如此轻松,不知道外界之事,紫木兽多难过,师父会有多难过,大师兄跟慕芸妤亦会有多难过?她不能这么自私一睡了事的。

    “紫木。”景姒瑶紧紧的抱着紫木。

    钟离魅已经一年没有收到景姒瑶的召唤了,便亲自来圣医门寻她。

    这是一年来钟离魅第一次见到景姒瑶,他看了一眼景姒瑶的脸,他皱了皱眉头,景姒瑶想脸依旧没有任何的起色。

    “怎么会?涂抹雪花膏最快半年就应该完全复原了,不可能会毫无起色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错。”钟离魅的眸子震惊了,心中极其的不安,声音泛起担忧。

    此时,钟离魅来的很巧,恰巧是景姒瑶清醒的日子。

    “雪花膏能不能还我?”

    景姒瑶点了点头,却不知道雪花膏放在何处了,她忘记了,她苦恼一番,却想不出来雪花膏自己放在了何处。

    “不记得了。”景姒瑶摇摇头,她不但嗜睡,连记忆力也退化了。景姒瑶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找不到那款雪花膏。

    “这一年来,用了雪花膏,你可有什么不适的症状?”

    钟离魅的声音泛起一阵阵的担忧之感,担忧的声音,让景姒瑶心中一暖。

    她不忍心让钟离魅担心下去了,就算是雪花膏有问题,那也是她欠他的。

    此时,她的眼皮承重,景姒瑶强忍着沉重眼皮,微微勾起一个笑容,“我没事,你不必担心我。”

    “瑶瑶……”

    “好了,你快些走吧。”景姒瑶打断了钟离魅的话,忽然下了逐客令,“圣医门的人素来不喜欢你,你别在这里被他们发现了,到时候又是不必要的争吵。”

    景姒瑶忽然祈求的道:“正邪不两立,我不知道该帮谁,别让我为难,好吗?”

    “好,改日再来看你。”

    钟离魅一愣,他好不容易见到景姒瑶,自然不想离开,可是景姒瑶已经下了逐客令,他尊重景姒瑶的意见,不想让她为难,更不想反驳她的意见,只是想尊重她。

    钟离魅走了,景姒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了,她已经支撑不住了,能少一个人担心她,就少一个人担心吧。

    景姒瑶虚弱的提起一个笑容:“紫木,主人要睡了,你若想离开,主人不会拦你,主人不想睡的……”

    她担心紫木,她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跟紫木说,可是,后面的话,景姒瑶再也无力说出口,她的眼皮子一沉,便再一次睡到不省人事。

    紫木兽舔了舔景姒瑶的脸,依偎在她的怀中,他一副依赖的模样,对景姒瑶很依赖,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我不会离开的。”紫木神兽的声音异常的坚定。景姒瑶沉重的眼眸微微一震,长长得到睫毛微微的颤动。

    “睡吧,主人,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你的,且安心睡吧,一切都有紫木在。”紫木神兽伸出舌头,舔了舔景姒瑶的脸颊,景姒瑶勾起一个笑容,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难过,将自己难过的情绪收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