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5章 你的心,究竟是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5章 你的心,究竟是什么

    “你要去哪里?”赵无极重重的按住沈碧落的肩膀,一双眸子里布满了紧张。「^追^书^帮^首~发」他虽然一直都怀疑她的来历,也曾通过她要他找的东西猜出一二,可是始终算不透她究竟要去哪里,而既然探知他们之间最大的阻隔,并不是他娶了别的女人,他如何能不急?

    若是她因为郝连珠而恼他,他还有迹可循,可以弥补,可以让她原谅,可若她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去一个他去不了的地方,他该当如何?就是再努力,是不是也是徒劳?

    沈碧落抬手想要挥开他的手,可即便此时他身受重伤,那蕴含了他真气的大掌也不是她能推开的。

    “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打算要走?”赵无极哑着嗓子怒道,这一刻,他那深邃的双眸中翻涌着的是漫天的惶恐,那毫无血丝的薄唇紧紧抿着,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

    沈碧落从没有看到赵无极这么惊慌的模样,她清晰的看到他沉黑的眼底,她这张稚气未脱的脸上那讶异的模样,遇到她,他便再不是那个山崩地裂也不色变的男人,不再是那个好似永远高坐在云端的谪仙。她突然意识到,他也是人,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他也犯了许多的错,否则怎会让她数次怒不可遏呢?

    “你终于明白,我也是个普通人了么?”赵无极握着沈碧落的肩头突然一紧,她不由蹙起秀眉,抿了抿唇,却不敢看他那双沉黯的凤眸。

    赵无极看着不言不语的沈碧落,他想探查她的心思,可此刻她的心好似被灌入了一片汪洋,他什么也探查不到,却感觉得出她的悲伤。

    心,像被针一针针扎过一般,那种绵延不绝的刺痛,让他的眼眶一热,他再承受不住这种痛苦,抬手便将她揽入怀中,力气之大让她险些透不过气来。

    “沈碧落,你其实是故意跟我生气的是不是?你不是不理解我隐忍不发,娶郝连珠的是不是?你爱我比我想象中还要深是不是?只是因为要走,所以才一次次的要与我断情,是不是?”赵无极轻轻抚弄着她的发,语气低柔的在她的耳畔说道。

    沈碧落浑身一震,她咬了咬唇,想到自己与他之间发生的一段段纠葛,想到他在大殿之上那一句非她不娶的诺言,转眼间,他便顺从的领旨,与郝连珠定下婚约,那一刻,她便知道自己魔魇了,以前从没有什么能乱了她的心智,那日,她却因为他而恼怒之下答应了鲜于宗月的求婚,再后来,他挡在火焰面前,不惜被她重伤也要护主火焰,她心底对他存的最后一丝念想也消失殆尽。

    可是……可是即便对他失望透顶,她还是无法冷心冷情,在他说他已经整理好对她的感情的那一刻,她觉得天昏地暗,那一刻,她恨他绝情,也恨自己无用,可看到他身受重伤坐在那里,她又担忧,害怕……

    沈碧落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灰暗的流光,他在她心中的分量,她早就清楚,正如他所说,她对他的爱比他想象的,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深。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赵无极此刻猜不透沈碧落的心思,他不知道自己的读心术怎么突然间便失了效用,可即便如此,她此时任由他抱着,沉默着,他也能知道她的想法。他的双眸中染上几分欣喜,可是,那喜悦瞬间又被无奈吞并。

    “是不是就算你爱我再深,也无法改变你的决定。沈碧落,你究竟要去哪里?”赵无极轻声叹息,柔柔道:“就算到了如今,你也不愿与我坦白么?那属于你的,属于琉璃的秘密,真的永远都不能对我坦白么?”

    沈碧落突然有些身心俱疲。她缓缓闭上双眸,压下眼底的泪,苍凉一笑道:“告诉你又如何?赵无极,有些事情你比我明白,我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不该与这里的人有一分的牵扯,就算我把心给了你又如何?总有一天,我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那里有需要我看管守护的人!就好似你放不下这受苦的黎民百姓一样!”

    沈碧落这是第一次说出这句话,也是第一次想起来,那个世界,失去了一个仙界尊主,一个妖界帝尊,又该有着怎样的风云变幻呢?她虽然并不如赵无极说的那么大义,可是当血洗仙宫,成为新一代仙界尊主后,她便恪守尽责,仙界在她的统筹下,一步步强大,最后才令妖界和鬼界忌惮几分。如今呢?

    沈碧落突然觉得,自己再不能这么任性下去了,此时,她的身体也没了,她必须靠着这副身体,尽快强大起来,回到那个时空。

    “你的真心,加上我的真心,都不能让你留下来么?”赵无极突然又紧了紧,他将下颔抵在她的肩头,语气喃喃,透着几分悲戚可怜:“那个世界失去你一个,当真就要天下大乱了么?”

    沈碧落攥了攥袖子里的玉手,突然好笑的问道:“那这个世界呢?这个世界失去我的话,难道就会天下大乱么?”

    赵无极低低一笑,那小声不似他以往的笑意,带着几分悲哀,几分懊恼,几分无可奈何,他摇摇头,苦涩道:“这天下不会大乱,我却会大乱。也许你走之后,我会形如行尸走肉,也许你走之后我便连活都活不下去了,总归就是一句,沈碧落,我不要你走。”

    沈碧落满面震惊,她从没想到他竟然对她用情至深。他的情怕是不比她浅一分吧?可是她有什么好的呢?

    “赵无极,别傻了,你不是那种为了一个女子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人,不是么?”

    “是,我赵无极的确是冷血冷心冷情,可是遇到你沈碧落之后,我不过也就是个可怜的普通人,沈碧落,难道你真的不明白么?”赵无极的声音温温吞吞,波澜不惊,可给人的感觉却是说不出的温情和无奈。

    沈碧落抿了抿唇瓣,突然苦涩道:“可是就算我留下来,与你相守,总有一日我也会离开的。”

    赵无极猛然一惊,松开她,望着她颓败的脸色,皱眉道:“怎么会?”

    “怎么不会?你对我很了解,但其实也一无所知不是么?”沈碧落说至此,面上鲜有的露出痛楚的神色,她想到了御天的话,几番相处,她已经不能确定这个御天究竟是好是坏了,她只觉得自己在他眼中,是个渺小的旗子,也许她所经历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只是想看看她挣扎的模样。

    那个人,究竟想做什么?他为何比她还要执着的想让她跨入神域呢?而且看模样,他必须要她渡劫,而且必须选择赵无极,这又是为何?沈碧落的秀眉间攒聚一团阴霾,以前她一直想要跨入神域,如今,却是那个人非要她跨越神域,偏偏她好似根本反抗不得。

    赵无极皱眉目光沉沉的望着沈碧落,此时他也很狐疑,怎么突然就读不懂她的心思了?

    “若你愿意告诉我,我又怎么会对你一无所知呢?”赵无极凉凉一笑,终究是颓然的放开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转过身去,望着面前已经冷掉的菜色,他缓缓起身,回到了案几后坐下。

    此时他整个人窝在宽大的太师椅中,面色惨白,整个人看起来如枯木一般毫无生气,良久,他缓缓抬眸,望着背对着他的沈碧落,苦笑道:“既然知道了是这个结果,你为何不大胆放纵一次?沈碧落,人这一生总该要潇洒的活一次,不是么?”

    沈碧落浑身一滞,无神的双眸中划过一丝亮光,她转过身去望着他,但见他就坐在她不远处,即使此时面色颓败,却也有着帝王一般的尊贵气质。

    赵无极知道自己的话有了作用,遂他继续一眨不眨的望着她道:“人活一世,总该做些让自己永生难忘的事情。沈碧落,你是我的情劫,我也是你的情劫,既然我们都清楚避无可避,你何必再逃避?我们两个难道就不能随性的活一番?也许……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所谓的注定的事情,根本就只是我们自己在担惊受怕么?”

    沈碧落苍白的脸色此时几近透明,她目不转睛的望着他,此时他眼底那浓浓的深情,和爱而不得的痛楚几欲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她想起自己在仙界那几百年,她虽然在三界看来威严不可侵犯,可那之前的日子又是怎样的腥风血雨呢?外人看来她活的随意潇洒,可没人知道,她活的有多小心翼翼。

    而今,赵无极的话彻底触动了她的心。

    四目相对,赵无极望着沈碧落眼底那挣扎的情绪,突然感到心疼。良久,他垂下眼帘,以手扶额,低声叹息道:“罢了,是我太勉强你了,你说得对,我对你一无所知,又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呢?你用膳吧。”

    说完,他提起笔,再次开始批阅折子。

    沈碧落目光复杂的望着此时又恢复了神色的他,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回想起两人这一天一夜的纠葛,感觉好像比她来到这里经历的所有事情都要多,而她对他的设防,也在他的温言软语中一点点的融化。

    沈碧落转过脸来,望着一桌的菜色,突然起身,而后来到桌前,一把将赵无极拉起来,皱眉不容置疑道:“快用膳!”

    赵无极愣愣的望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有这种举动,她不敢看他,只是气哼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现在身体不好,少吃一顿,身体就差一分,这样我就能多留几日,是不是?赵无极,你想得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