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五章 小小牺牲是必要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八十五章 小小牺牲是必要的

    这一刻,贺菲萱有理由相信,只要寒子念肯小小牺牲一下,活下来该是没什么问题。「^追^书^帮^首~发」

    “唔唔……”寒子念有口难言的看向南宫燕,至此,南宫燕方才恍然,登时命月竹将其穴道解开。

    “燕贵妃,他们是逆贼!”南宫燕那副花痴表情,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来,于是印川似有深意提醒。

    “对寒墨楚来说,他们的确是逆贼,可对咱们北昭……万事皆有可能呢,你说是不是啊,子念?”南宫燕发嗲的声音激的寒子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子念一早听闻北昭燕公主倾国之貌,艳绝双殊,有幸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寒子念这番吹捧之词让站在两侧的贺菲萱跟印川也是恶寒了好一阵子,南宫燕固然不算丑,但也绝没有寒子念说的那么招人看。

    “逍遥王谬赞了,燕儿蒲柳之姿能入得了逍遥王的眼,真真是……荣幸呢!”此刻在南宫燕的眼睛里,贺菲萱完全找不到存在感,仿佛自己只是空气一般。

    “咳……燕贵妃以为当如何处置二人?”印川早打探到北昭私下与寒弈德合作,如此,她才敢先带寒子念跟贺菲萱前来投诚,她原是料想南宫燕必定将这二人交给寒弈德以示诚意,眼下,怕是不妙了。

    “你就是贺菲萱?”得了印川的提醒,南宫燕方才注意到寒子念身侧还站着一人。

    “其实菲萱对燕公主也是久仰大名的……”但凡有一线生机,贺菲萱都要试一试。

    “彼此彼此,本宫在景王殿下那里也听说你不少事,而且从景王殿下的言语间本宫能感觉到,他似乎对贺小姐有一种特别的情怀,既然贺小姐来了,总该见见故友的。印川啊,你这便送贺小姐去景王府,算是本宫的诚意吧!”南宫燕显然对贺菲萱没有半点兴趣。

    “燕公主,本王是觉得……”寒子念当然不能眼睁睁让贺菲萱落在寒弈德手里,正欲开口,却见南宫燕转尔看向印川,“至于逍遥王么,本宫觉得有必要跟王爷细谈一下两国之间的问题,所以他的事,你便不要在景王殿下那里多嘴了。”南宫燕其意十分明显。对此,印川也不太在意,毕竟她只在乎贺菲萱的去留。

    “如此,印川遵命!”印川拱手之际走到贺菲萱面前为其解了穴道,随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一侧,寒子念情急挡在贺菲萱面前。

    “王爷觉得此时此地,容得你放肆?”印川冷眸瞪了过去,嗤之以鼻。贺菲萱看了眼寒子念,只道各自求福,便潇洒的跟着印川离开了凤栖宫。不然怎么样,指望寒子念救自己?他尚需放弃贞操才能换回一命,又有什么能力保自己平安呵!

    不过皇宫一行,贺菲萱倒是明白了一件事,所谓的隐术,不过是在身上洒一些特殊材料制成的莹光粉,如此,她与印川即便堂而皇之的走在皇宫里,也没人看得见他们,当然,这种莹光粉也只有印川会弄。

    贺菲萱一路无话,甚至没向印川求饶半句,对此,印川颇为敬佩。

    “贺菲萱,如果不是鬼脸的死,印川或许还能跟你成为朋友。”离开皇宫后,印川率先打破僵局。

    “菲萱愿意给鬼脸偿命,但求你放过墨武,痛失至爱,墨武的心情你该深有体会的。”贺菲萱不是不想求饶,只是若求饶有用,她也不必走到这里了。

    “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看着眼前景王府三个大字,印川犹豫片刻,便将贺菲萱推了进去。两侧不时有下人们经过,贺菲萱与印川皆沉默不语。见正厅无人,二人便朝书房走去。

    行至书房,印川本欲推门现身。忽听里面传来一阵极不和谐的对话。

    “恕本王说句不该的话,天心小姐怎可暴露身份,如此,再想打探风镇消息可要多费太多周章了!”寒弈德看着坐在侧位的玄天心,言辞中些许不满。

    “王爷还好意思怪本小姐!如果不是你找的那个鬼脸临阵放弃计划,本小姐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该庆幸天心急中生智,硬是弄死了驰燕,风洛衣也离死不远了!这才让贺菲萱他们与鬼脸起争执,继而杀了那个神经比腿还粗的家伙!”只要想到鬼脸,玄天心便气血倒涌。

    “这也奇了!本王一直以为鬼脸很厉害,没想到那么容易就死了!”寒弈德的表情看上去些许惋惜。

    “哼!他抹了本小姐的脖子,本小姐自然要投桃报李!隐术他行,下毒那可是本小姐的强项!”玄天心甚是骄傲的扬了扬眉,樱唇抿起。

    “可他到底是北昭国的人,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寒弈德恍然,眼中透着些许不满。

    “寒弈德,你也不想想,如果鬼脸不死,寒子念跟贺菲萱会被印川虏走么!算算日子,他们这两天也该到了!只要寒子念跟贺菲萱一死,风镇还有什么可惧的!”玄天心冷嘲开口,旋即似想到什么一样继续道,“景王殿下,本小姐知道你恨贺菲萱,介时你想怎么折腾贺菲萱我管不着,但是寒子念,本小姐要定了!”

    “你与寒子念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还不甘心?”寒弈德狐疑看向玄天心,只道寒子念艳福不浅。

    “与你无关!”玄天心当然不甘心,就算得不到寒子念的心,她也要把寒子念关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不止贺菲萱,谁都不行。

    门外,贺菲萱分明看到印川的表情渐渐冷凝,心下暗自感慨,这天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呵。

    “谁?”就在此时,一支利器突然自房门射出来,忽的自贺菲萱左臂擦过,血,渐渐渗出。几乎同一时间,印川猛的拉过贺菲萱,硬是用手挡住贺菲萱渗血的伤口。

    房门紧接着开启,玄天心与寒弈德前后走了出来,二人环视四周,见无人方才舒了口气。

    “天心小姐会不会草木皆兵了?”寒弈德能够想象出被聂庄墨武围攻时的玄天心该是怎样狼狈模样,如今她有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

    “你是在嘲笑本小姐?”玄天心目色如冰的射过去,狠戾低吼。

    “本王没那个意思,只是本王府内守卫森严,墨武他们若真敢冲进来,必定会有动静。”寒弈德自信开口。

    “是么!皇宫守卫不比景王府?王爷还不是在那儿丢了子孙根!”玄天心哼着气,尔后纵身离开,“记着,本小姐要寒子念!”

    眼见着玄天心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寒弈德眸下顿生寒意,每个人都有不可碰触的逆鳞,他寒弈德也不例外,所有因为这件事瞧不起他的人,都得死!

    且在寒弈德转身欲回书房的时候,无意中瞥到了彼时自玄天心手里射出的暗器,寒弈德下意识走过去,拿起利器,眸底顿时散出寒意,因为他分明看到那暗器上,有血迹!

    离开景王府后,印川将贺菲萱又带回了皇宫,却没有交给南宫燕,即便自己仍被印川牵制,但贺菲萱知道,她暂时安全了。

    此刻,印川寻到冷宫后面园林里的陋室将贺菲萱安顿下来,这陋室原本是存放杂物的地方,近些年因无妃子被贬冷宫,这里自然也就被人淡忘了。

    “怎么改变主意了?你不是特别想将菲萱交到寒弈德手里吗?”贺菲萱明知故问,彼时景王府,寒弈德与玄天心的对话贺菲萱也是听的一清二楚,原来鬼脸死之前竟先中了玄天心的毒药。

    “你们都不是好人!”印川怒视贺菲萱,樱唇紧抿,满目纠结。

    “鬼脸的事追根究底都是寒弈德出的馊主意,玄天心又与其里应外合,当然,菲萱不否定在这件事里,我也有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菲萱想要弥补!”贺菲萱一改常态,肃然看向印川。

    “弥补?你能让鬼脸活过来?”印川清眸如潭,冷声斥道。

    “若菲萱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便不会任由自己两个儿子惨死……但菲萱能答应你,必会让寒弈德和玄天心为自己的罪过付出血的代价!且待惩治了他们,你若觉得菲萱亦有死的必要,那么菲萱愿意在鬼脸坟前自刎谢罪!”贺菲萱诚恳表态。

    “我该怎么相信你?”印川犹豫了,狐疑看向贺菲萱。

    “你时时都在菲萱身边,稍有不满,宰了我便是。”贺菲萱淡声回应,眸底的光璀璨如华。无语,印川沉默许久,终是点头。

    此时的凤栖宫可谓是旖旎风情,春光无限,且在留下寒子念后,南宫燕特别入内室换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里面裹身的内衫将身姿勾勒的玲珑有致,又在铜镜前浓妆艳抹的好一阵,方才走出正厅。

    桌上美味珍馐琼瑶佳酿应有尽有,丫鬟将烛火点燃后,便由着南宫燕的意思退出房门,眼见着南宫燕摇曳的走过来,寒子念暗自咬碎钢牙,狠狠的心理建设一番,尔后欲起身施礼,却被南宫燕的纤纤玉指给拦了下来。

    “子念,这里没有外人,你又何须行此大礼,而且本宫与你一见如故,所以在本宫心里,你是不一样的!”南宫燕卷翘的睫毛微微上扬,宛如秋水的眸子荡起层层涟漪,尤其是脸上那抹含羞带骚的模样看的寒子念直想吐,可是为了活命,为了救贺菲萱,这美男计,他是不得不用了。

    “本王也觉得与公主仿佛上辈子见过,初见便觉特别亲切,子念敬公主一杯!”特别亲切谈不上,特别恶心倒是真的,不曾想北昭帝最喜欢的燕公主竟是这副花痴相,果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呵!

    “你真这么觉得?那便是我们心有灵犀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第一杯酒,本宫想与你交杯喝?”南宫燕说话间将早早被丫鬟倒满的酒杯递到寒子念手里。

    看着手里的酒杯,又看了看南宫燕眼中的贪婪,寒子念忽然有种天塌地陷的错觉。然就在此时,门外一丫鬟突然冲进来,急急走到南宫燕身侧嘀咕几句。尔后便见南宫燕脸色骤沉。未及寒子念开口询问,便有丫鬟将其推搡进了内室,紧接着,一阵熟悉的声音自厅外传了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