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 是情弟弟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二章 是情弟弟吧

    坐过大巴车的都知道,在车里睡觉,是件很难受煎熬的事情。首发www.zhuishubang.com

    由于座椅太硬,岳珊珊明显睡得很不舒服,不断变换着坐姿,许久之后,身子渐渐歪靠过来。

    脑袋一沉,便将脸耷拉在了方天的右肩膀上。

    方天正在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这时,一缕带着女人香气的发丝,贴在了他的下巴上。

    转头一看,就看那头瀑布般的黑亮长发下,显露出一张娇媚无限的美丽脸庞来。

    “原来珊姐长得这么漂亮啊。”

    近距离观察,方天发现岳珊珊的侧脸,竟然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岳珊珊的睫毛非常长,且带着自然上卷,再配上那挺拔的鼻梁、薄薄的樱桃小口,组合起来,那线条美得简直令人抓狂。

    盯着她那微微张开的性感嘴唇,方天甚至有种爬上去咬她一口的冲动。

    强压下去心头的欲望,很快他便眼观鼻,鼻观心地入定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突然“叱咤”一声,正在急速行驶的大巴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方天睁开眼,发现车里的乘客们都在七嘴八舌地议论什么,神情显得十分恐惧慌乱。

    “不好了,是朴刀帮的人。”

    “恐怕又是要收过路费,你们快把身上的值钱藏起来。”

    这时大巴车正停在一片密集的小树林附近,左边是道刀削般的悬崖峭壁,而在悬崖底下,则围聚着十几个青年男子。

    这些人都穿着统一的牛仔裤加黑色紧身体系,手里还拎着一把半尺来长的朴刀。

    朴刀被打磨得极为锋利,刀柄则被一条红布缠着,配上那些青年男子凶戾四射的目光,显得十分凶恶彪悍。

    看到这里,方天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大庭广众之下,这些人连手里的朴刀连裹都不裹一下,分明就是有恃无恐啊。

    “珊姐……”

    方天正想将岳珊珊叫醒,可回头一看,突然傻住了。

    不知什么时候,岳珊珊竟然爬在了他的大腿上。

    由于睡得过于香甜,她的嘴边还流出一道亮晶晶的口水线,把方天的裤裆都弄湿了一大片,显得十分暧昧。

    “汗!”

    看到这里,方天顿时如坐针毡。

    更可怕的是,由于穿的运动裤太薄,在岳珊珊小脸的不断磨蹭下,他身上的某个重要部位,竟然还起了反应。

    “嗯……”

    正在这时,岳珊珊的睫毛突然颤了颤,好像要醒过来了。

    看到这里,方天马上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想了想,他索性闭上眼睛,直接装睡去了。

    “脖子好酸啊……”片刻之后,岳珊珊便睁开了眼。

    她从方天身上直起身子,正想扭下身子,突然一楞:“老天,我……我刚才做了什么?”

    看着方天裤裆处那片湿漉漉的口水印,岳珊珊的粉脸,“腾”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后根。

    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件多么羞人的事。

    更无语的是,方天的裤裆此时还明显支起一大块,

    想到自己的嘴唇刚才就靠在这里,岳珊珊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都恨不能挖个洞赶紧把自己埋了。

    不过看到方天还在睡觉,她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方天,小天……”沉默了一会,岳珊珊才红着脸,推了推方天的胳膊。

    “珊姐,到地方了吗?”方天揉了揉眼睛,假装刚睡醒的样子问道。

    “没呢,车不知道为什么停在这里了,可能在检修吧。”岳珊珊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干笑道。

    “哦。”

    看着她满面潮红的妩媚脸颊,再联想到刚才的暧昧画面,方天不禁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旷荡!”

    就在这时,前面的车门突然打开,走上来四五个手持朴刀的黑衣青年。

    一上车,这几个青年,便用朴刀指着车厢里的乘客,恶狠狠地威胁道:“都别动,给我坐下,谁动就砍死他。”

    经常出远门的人都知道,在一些环境比较偏僻的国道路上,经常有这种拦路抢劫的事件发生。

    特别是这条通往青牛山的山路,属于三不管地带,路匪、恶霸多如牛毛,治安一向混乱。

    而这个“朴刀帮”,便是活跃在这片区域的最大一支黑恶势力。

    他们人数在四五十号左右,以“扑刀”为标志,敢打敢拼,凶悍之极,每次出来做案,都是以数十人为一股,仗着人多势众抢劫路过的旅客,屡屡得手,已经在这里存在了七八年之久。

    当然,本地警方的不作为,也是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主要原因。

    站在这群青年前面的头领,是一个四十多岁,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

    这人个头不高,体格却极为敦实健硕,那两粗壮的胳膊,将黑体系撑得紧绷绷的,散发着蛮横的爆发力。

    在他的左脸处,还横着一条丑陋的刀疤,眼神凶戾,一看就是双手沾满血腥的狠角色。

    他凶狠地在车里扫视了几眼,才开口说道:“我们只要钱,不伤人,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什么事都不会有……想报警就自己掂量掂量,这附近可都是深山老林,死个把人跟死只鸟差不多。”

    这人说话声音不大,也没有像另外几个青年一样大呼小叫。

    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悍之气,却让车厢里人都吓得噤若寒蝉,根本没人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方天!”

    岳珊珊一下抱住方天的胳膊,身子开始轻轻地颤抖起来。

    她一向深出简出,这些年更是没出过什么远门,哪里见过这种骇人的情景啊。

    大白天就敢拦路抢劫,这些人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珊姐,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方天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安慰道。

    这个时候,那四五个上车的青年,已经拿着皮包开始挨个收钱了。

    而另外几个,则守候在大巴车外面,以做接应。

    在那数十把砍刀的威胁下,谁敢不交?

    “大哥,我今天真没……没带钱,下次再给你们行不行?”钱收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个带眼镜的斯文男子,脸色发白地说道。

    “TM的,你说没钱就没钱,糊弄谁呢?”一个短发青年抓住了他的衣领子,破口大骂道:“不交钱,就留下一条胳膊,你自己选吧。”

    “大哥,我真没带钱啊,不骗你。”眼镜男吓坏了,哭爹喊娘地大叫道。

    “麻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青年说着,一把拉着他胳膊,将这货十分粗鲁地拽到大巴车外。

    很快,外面便传来一阵拳打脚踢声。

    眼镜男嚎得跟头待宰的猪似的,疼得满地乱打滚。

    “看到没?谁再敢跟老子玩虚的,他就是下场。”中年男人瞪着满车的旅客,黑着脸威胁道。

    有这位倒霉的眼镜男做榜样,车厢里的乘客们,全都收起了蒙混过关的念头,一个个都乖乖地将钱包交了出来。

    而真没带钱的人,则用金戒指,手表都财物代替,谁也不会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不是?

    不大功夫,那两个青年提的皮包里面,就塞得鼓鼓囊囊。

    算起来,至少有小十万了。

    “方天,你今天带钱没有?我只有两百块,估计不够啊。”眼看这些人就要收到自己面前,岳珊珊顿时焦急起来。由于今天只是出来采药,她根本没准备太多现金,万一这些劫匪嫌少,可就糟糕了。

    “我也没带钱!”方天摇头笑道。

    岳珊珊突然傻在了那里,因为她发现,方天此时竟然在笑。

    没错,他确实在笑,笑得貌似还挺开心的样子。

    岳珊珊顿时无语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闲心笑,不会被吓傻了吧?

    “没事,我还有金戒指和项链,应该也够了。”岳珊珊说着,便急忙去解脖颈上的项链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岳珊珊抬起脸,见方天笑呵呵地看着她,说道:“姐,不用,这帮人不敢收咱们的。”

    这声“姐”,听得岳珊珊芳心一颤,看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温柔下来。

    “为什么?”岳珊珊将信将疑地看着他问道。

    就在这时,那两个收钱的小青年,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座位前。

    “喂,你们两个,把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一毛也不许剩,快点。”个头稍矮的那个,对二人大呼小叫道。

    “我只有两百,多了真拿不出来。”岳珊珊有些无奈地对二人说道。

    矮子青年刚要发火,当他看到对方是个丰满诱人的漂亮少妇时,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淫色。

    与此同时,另一个青年,则指着方天叫嚣道:“小子,你也要拿,麻溜点。”

    “他是我弟弟,我们两个是一起的,他真没钱。”岳珊珊将方天护在身后,像母鸡护崽一样,十分紧张地看着他们说道。

    “弟弟?”二人见方天一副学生仔的打扮,明显比岳珊珊小几岁,马上恬不知耻地笑道:“我看是你的情弟弟吧,难道你们两个准备去青牛山幽会?幕天席地,挺刺激哦,哈哈。”

    岳珊珊脸上一热,愤怒地咬着嘴唇,却没有开口反驳。

    “快点,赶紧交钱,不然刚才那个四眼田鸡,就是你小子的下场。”矮个子收敛了笑意,恶狠狠地瞪着方天说道。

    “我们真没钱了,要不,我把这个金戒指给你们,行吗?”岳珊珊怕他们动手打方天,赶紧开口恳求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