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五九章 都给我停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话分两头,马超出了长安,催动胯下里飞沙,短短几日功夫,便抵达萧关之上。★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如今的萧关守将,早已换成了杨廷。当初戏策在得知马腾入关时,便委任杨廷带兵增援萧关,务必不能让他入关内半步。

    得知马超来到萧关,杨廷亦是颇为诧异。

    按理说,这个时候,马超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外面的叛军首领还是他的父亲,马超更应该懂得避嫌才是。

    “将军,您说他会不会是想与马腾内外勾结?”副将忧心忡忡,若真是如此,应及早将此人拿下!

    身穿翻云甲的杨廷向下抚了一把黑长的胡须,目光里露出浓浓的思索之色。

    他如今年近四十,身体还很健朗,每日舞刀弄枪亦是不在话下,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杨廷早已磨去了年轻时的那股子冲劲儿,多了几分沉稳。否则,戏策也不会叫他带兵来增援萧关。

    且不论马超来意如何,至少先应问问再说。

    这是杨廷的主意。

    “那要不要备下刀斧手,以防万一?”副将压低声音,小声提醒。

    这话倒是点醒了杨廷,倘若马超真是有任务而来,那他应该早就收到了从关中传来的书信。

    校事署训练的飞鹰,一日能行两三千里的路程,而萧关距离长安,大概九百里左右,马匹传递或许还要绕山拐道,可飞鹰却是一条直线,早就应该到了。

    故而,杨廷猜测,马超很有可能是动了私心而来。

    “马孟起乃当猛将也,吾亦不是对手,区区刀斧手岂能伤之?去把神射营调来,倘若有个突发情况,直接射杀!”

    杨廷冷厉说着,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马超的面子问题了。他既然作为萧关守将,就应该对关中数百万百姓的性命负责。

    所以,萧关绝不容失!

    然则杨廷却没想到,传递消息的飞鹰,会在途中遭一猎户偶然射杀,然后带回熬汤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来到萧关,马超翻身下马,随后唤来两名士卒,将缰绳与其中一人,叮嘱他好生照料。

    剩下的一名士卒,则负责在前面带路。

    顺着石梯来到关上,马超上前与杨廷见了礼,言明此番来到萧关,是为了劝父亲悬崖勒马,及早回头。

    “可有大将军的手信,亦或是戏策的加印公函?”杨廷按照流程询问起来。

    马超这才想起这事,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走得匆忙,忘了讨要。”

    此话一出,顿时觉得周围士卒的目光变得凌厉了许多。

    “既无大将军手信,又无戏策的公函,那我只能说抱歉了。眼下乃非常时刻,马腾又是汝父,汝难免会有其他心思。”

    说完,杨廷招了招手,唤来亲兵,与他吩咐起来“去,腾个住处出来,送马超将军前去住下。”

    亲兵领命,顺势过来恭请马超随他离去。

    马超见状,将那亲兵推得一个踉跄,随后望了过去,一对俊目中带有怒火,低吼连连“杨廷,你怀疑我!”

    这种遭人质疑的感觉,令他极其不爽。

    话音刚落,顿时间,关上无数弓箭手拉弓搭箭,齐齐瞄准了马超,只要杨廷一声令下,便能将其活活射成刺猬。

    “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超强压下心中怒气,冷冷的环顾了四周一圈。倘若杨廷真要下死手,他也会在第一时间将其杀死,哪怕杨廷背后站着整个杨家。

    “我知道你是高顺将军的女婿,又是大将军器重的骁将,但在这个时候,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在确定你的身份之前,请你见谅,也请你配合。”

    杨廷朗声说着,并且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两步。

    只要马超不犯浑,他也不会故意刁难。

    听得此话,马超自然不会答应。

    他来这里,就是想劝父亲回头,要是被杨廷幽禁,那他不顾一切的来到此地,意义何在?

    到时候,双方大打出手,势必斗个你死我活,这是马超不愿看到的场面。

    可证明不了身份,杨廷同样不会相信马超。

    剑拔弩张之际,一道灵光从马超脑海闪过,他与杨廷说着“这样,你写封书信回关中,就问戏策,我是不是经过他的同意而来。在这期间,我暂且听从你的安排。”

    都说马超桀骜,如今看来,倒是成长了不少。

    杨廷微微点头,这倒是个法子,反正浪费不了多少时日。

    轰隆隆~

    关外马蹄声起,碾碎了宁静的世间。抬眼望去,飘扬的旌旗,前行的战马,漫山遍野,犹如黑云压城。

    “将军,快看,西凉军又来了!”

    士卒急声唤道。

    杨廷不是瞎子,自然也望见了这股人数庞大的西凉叛军。

    “传令下去,全军戒备!敌人若是冲关,弓箭手、滚石、檑木、火油,只管往死里招呼!”

    命令一层层传达下去,以前,或许是友军,但是从马腾改道的那一刻起,这股西凉军,就注定会被定性为叛军。

    来到关下弓箭手的射程之外,马腾比了个停止进军的手势,勒马停下。在他左手边立着金城郡守韩遂,然后依次排开,分别是各营的西凉校尉。

    “杨将军,吾在问你最后一遍,这关门你是开,还是不开?”

    马腾攥缰勒马,低沉眉头,在关下大声吼了起来,声音浑厚,令关上将士听得一清二楚。

    他来萧关已逾月余,起初马腾也表明过,自己并不是想与吕布为敌,而是只想尽到臣子本分,顺应天子圣诏,入关安定局势。

    当时的守将急忙将此事奏报关中,才有了后来的杨廷率军接手萧关。

    来到萧关之后,反正杨廷是不信马腾手里的圣旨,直接将其拒之关外。

    好说歹说不听,马腾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命人依样画葫芦,打造了攻城器械,此番前来,就是准备彻底撕破脸皮,强行破关而入。

    “儿郎们,萧关守将不遵圣意,实乃谋逆之举,其罪当诛!今日,吾当率尔等,共破此关!”

    马腾调动起士气,今日萧关,他势在必得!

    随后,进攻的号角声,在原野上低沉响起,呜呜呜~~~

    西凉步卒打头,推动着云梯、飞竹、以及攻城锤冲向关下,呼喝的喊杀声,加上密密麻麻扭动的人头身影,直叫人内心发毛。

    这时,马超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口铜钟,蛮横剔去顶盖,架在了城墙上,随后卯足气力,猛地大喝起来,声浪犹如狮吼,铺天盖地。

    “都给我停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