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零七章 新令(4000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数日之后,各地县城里的告示张榜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官府派出衙役来到人口流动较大的市集,在大路前的张贴栏上贴好告示,随后‘咣、咣、咣’的敲上几声铜锣,引来一大片百姓驻足观看。

    告示上面密密麻麻写了许多文字,那时候的百姓普遍皆不认字,只好点头哈腰的询问起张贴告示的衙役“差爷,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呀?”

    衙役看了那人一眼,高声回答“这是大将军新订的税收政策,将会在兖州各地的郡县实行。”

    听得这个答复,百姓们的脸上无一不是愁眉苦深,这才刚拿下兖州,果然又要拿他们开刀。

    有些个脾气急躁的汉子更是直接嚷了起来,与周围百姓大声说着“大将军不体恤咱们也就罢了,一来就搞这些污七糟八的名堂,摆明了是想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就是就是,咱们自己都快养不活了,哪里还有多的粮食上交!”

    “去年我们村儿就饿死了好几十口子呢!”

    百姓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很显然在他们眼里,这张告示成为了吕布盘剥压榨他们的手段。

    因为在此之前,这种缺德的事情,官府也没少干。

    “都瞎嚷嚷起哄些什么,不识字儿的也给老子看清楚了!”

    衙役听得百姓传谣,满目凶戾的吼上一声,百姓们立刻噤若寒蝉。随后衙役用手指敲了敲贴着告示的木板,顺着那些文字,放大声音逐一宣念起来

    吾——吕布,当朝大司马大将军,今新至兖州,见百姓穷苦,民不聊生,饥荒饿殍者数不胜数,故做出以下调整,以昭告境内百姓。

    凡家中有老人、幼儿者,两年内朝廷赋税免去三成。

    家中有儿郎从伍应征者,赋税免去三成。

    有女子嫁与吕军将士者,赋税再免三成。

    除此之外,兖州境内所有百姓,向世家所租借的田土,租税一律减免至三成。

    哗~~~

    百姓们一阵哗然,脸上的表情神色满是不敢置信。

    这如果要是真的,那位大将军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当然,也有个别疑心重的人持否定态度,大声嚷嚷试图扰乱民心“我才不信大将军会有这么好心!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人,这肯定有场阴谋!”

    “喂,你别打岔,听差爷把后面的念完再说!”

    衙役的手指才至告示一半,后面还有不少内容没念。

    百姓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后面的内容,屏声静气,唯恐听漏半字。

    衙役换了口气,接着念道

    近几年来,天灾不断,战乱四起,以致百姓大量伤亡流失,所以吾决定在近十年内,实行人口奖励。即妇人产子,若生男婴,奖粮食两石,鸡鸭一只;若是女儿,奖粮食两石,布料一匹,猪一头。

    倘若家中有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十岁以下的孩童,皆可凭借户籍登记,去往当地官府处,免费领取一月口粮。

    另,

    半月之后,吾会在兖州城外为军中将士举办一场大型相亲活动,所有未成家的女子或是守寡的妇人,皆可参与。

    衙役念完,百姓们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倘若自家女儿能够嫁与吕军将士,到时再生个娃娃,岂不是等同于赋税全免,还送鸡鸭粮食!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儿啊,快用力揪为父一下!”人群中,一名相貌黑黝的质朴汉子同身边小男孩说着。

    小男孩穿的单薄,看起来很是干瘦,约莫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听得父亲吩咐,小男孩也很是听话,伸出小手在父亲的大腿上用力揪了一下。

    嘶~

    小男孩的父亲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双手搭在儿子的肩上,露出缺了的黄牙,兴奋高亢的大呼起来“这不是做梦,这不是做梦!”

    看他那模样,简直比娶了媳妇儿还要高兴。

    “儿子,走,咱们这就回家!”

    “可咱们砍的木柴还没卖完……”

    “还卖个球的木柴啊!咱们回去拿上登记的户籍证明,去官府领粮食去!今晚上,咱两父子可以不用再啃树皮了!”

    “真的吗?”小男孩的眼中霎时光亮十足。

    “为父什么时候骗过你!”

    大将军万岁!大将军万岁!

    男人背起儿子,一路高呼,像个疯子一样的渐渐跑远。

    看着叫人感动,也叫人心酸。

    再三向衙役求证之后,市集这里的百姓迅速哄散而去,浑然忘记了起初的质疑和打脸,心中琢磨着各自可以享受什么样的优惠政策。

    有了这种好事儿,百姓们呼朋告友,口口相传,在兖州这片大地上,正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开来。

    黄昏过后,兖州城的县衙大门外,仍旧排着长长的队伍。

    几十名衙役正在发放粮食,一名文官模样的文士右手握笔,坐在案桌前,正在查看递来的户籍证明,若是符合要求,他便在户籍薄上打个圈,身后的衙役便将称量好的粮食,递交过去。

    尽管排着长长的队伍,百姓们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反而充满期冀与兴奋,井然有序的依次前进。

    吕布与郭嘉换了常服,缓步而来。

    来到长龙后方,兴许是缘分所至,吕布瞧见了前些时日在田地里遇见的那位老农,便上前打起招呼“老伯,好巧啊!”

    老人见到吕布,显然颇为意外,躬身行礼一番之后,恭敬回道“贵人,是您啊。”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呢?”

    吕布明知故问,想听听百姓们对新推行政策的意见。

    老人有些拘谨,卑微说着“大将军颁下新令,凡五十岁以上老人、十岁以下孩童,皆可来此领取粮食。”

    吕布表现得有些不信,“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老人笃定的点着脑袋,千真万确。

    “这大将军,可真是咱们的大救星啊!”排在老人后头,有个牵着自家孩子的男人万分感慨。

    在这里排队的多有青壮汉子,他们怕孩子或者老父拎不动粮食,所以陪同前来。

    “谁说不是呢,我之前还一直支持曹将军,希望大将军战败退走。如今想来,真是猪油蒙了心肝,没心没肺!”有人语气懊恼,为当初的想法忏悔不已。

    在他旁边的汉子似是也有类似的经历,感叹说着“之前外边传言四起,说大将军嗜血暴虐,残暴指数丝毫不下当年的董卓。得知兖州告破的那一刻,要不是老母病重在床,我都差点带着全家老小逃往豫州避难……”

    “幸亏你没去成,否则,哪还领得到这些活命的粮食!”旁边的汉子爽朗说道。

    男子点头称是,同时也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将军,报以敬仰之心,感慨无比“天下间,再难有大将军这般仁善的心肠!等领了粮食,回家我就给大将军立起长生碑,保佑他长命百岁。”

    底层的百姓就是这样,文字不识几个,家国天下的大道理也不懂得,但谁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念着谁的情。

    长长的队伍有条不紊的往前挪进,与老农闲聊小会儿之后,吕布打算回府。

    此时,前方却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声音“好了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想要领粮食的,明日再来吧!”

    听得此话,百姓们顿时慌了,齐齐哀求起来。

    “官老爷,我家已经好几天都没食物下锅了,就指望着这口粮食活命呢,求求您再给我们些时间吧!”

    “就是啊,求您了!”

    面对百姓们的苦苦哀求,那位执笔的县薄丝毫不为所动,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尖着嗓音阴阳怪气的讥讽起来“以前没有发放粮食,你们不也活得好好的吗!现在可以领粮食了,反倒说活不下去,你们这群贱民,就是矫情!”

    百姓们敢怒不敢言,怕万一得罪了这位放粮的官老爷,以后再也领不到粮食,只好憋屈的忍气吞声。

    为求粮食活命,有百姓跪在地上,磕头再三恳求。然则这位县薄看都懒得再看一眼,对那些于心不忍的差役骂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些粮食、桌椅,全都搬回县府。”

    衙役们得罪不起这位县薄,只得搬运起粮食。

    “这位大人,现在天色并不算晚,多少百姓指望着粮食活命,你这样做,与草菅人命何异?”吕布从后方走上前来,昂首阔步。

    县薄上下打量吕布一番,除了个头高一些,也与普通百姓无二,遂嘲讽起来“你算老几?也想替他们出头?”

    吕布瞥了一眼县薄,冷冽目光令后者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后背生凉。

    “我算老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是朝廷和百姓养着你们。在其位就该谋其政,否则,与禽兽何异?”吕布沉声说着,脚下又往前走上两步。

    大庭广众之下,遭人如此数落,颇有家世的县薄觉得自个儿失了脸面,面红脖子粗的同周围衙役呐吼一声“来啊,给我将这侮辱朝廷命官的狂徒拿下!”

    身旁的十余名瓜牙作势上前。

    就在此时,府衙门口忽然响起一声焦急的大喊“住手!”

    众人望去,只见县令王跬迈着步子,急匆匆的向他们这边跑来,满脸的焦急之色。

    这个背对他的高大身影,王跬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记得吕布刚刚入主兖州那会儿,就把各地郡守、县令全叫来兖州城里,进行了一次权势和利益上的划分。

    愿意跟他干的,立了投名状后,继续回去当郡守、县令,当时有人唱过反调,结果当场就被拖出去砍了脑袋。

    于是,吕布就在王跬等人的心中,留下个了心狠手辣的凶恶印象。

    小跑至吕布近前,王跬拱手作礼,几乎将腰弯到了地上,惶恐说着“下官王跬迎接来迟,请大司马大将军恕罪。”

    这一句话于在场众人而言,丝毫不亚于九霄悍雷,晴天霹雳。所有人在这一刻,全都呆若木鸡。

    大司马……大将军……

    县薄心神巨震,踉跄倒退两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只觉如遭雷击,继而两眼一黑,吓得当场昏厥过去。

    百姓们通通跪倒在地,紧张而不安,尤其是方才那几个大大咧咧与吕布说话的汉子,更是胆战心惊,几乎将脑袋埋进土里,唯恐言语上冲撞了吕布,要拿他们杀头。

    “汝等都起来吧!”

    吕布抬了抬手,余光瞥了一眼那个昏死过去的县薄,声音洪亮的同百姓说着“有此害群之马,给朝廷与官府蒙羞,乃布督查不严之过失,吾在此向大伙儿赔罪!”

    说着,吕布躬身抱拳,向百姓行了一记赔罪礼。

    “大将军不可啊,我等区区贱民,岂敢受此大礼!更何况,您还颁布新令,设身处地的为我们着想。此等恩情,吾等一辈子铭记于心!”

    百姓们纷纷出言,表达着各自心中对吕布的感激。

    “为表恕罪之心,接下来吾与你们发粮。”

    说着,吕布撸起袖子,从衙役手中接的木瓢,舀起麦谷粟米,装进布袋递给百姓。

    吕布都这般做了,县令王跬哪还敢闲着,跪坐地上,代替昏死过去的县薄用笔作起记录。

    吕布的这番亲民行为,将百姓们感动得稀里哗啦。

    两个时辰以后,月色爬上枝头。

    走在回府的路上,被月光映在青石道的两个黑影,一高一低。

    相信不出数日,吕布惩治恶吏、亲自与百姓发粮的事迹,很快就会传遍兖州。如此一来,吕布威望也会随之飞速上涨,民心得以巩固,以后治理起来,就会容易多了。

    唯一让吕布稍感恼怒的便是,新令刚刚推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都敢如此怠慢,其他各地的情况可想而知。

    去了趟军营,吕布调令宋宪、侯成等将,各率士卒去其他郡县负责督促,但有阳奉阴违者,定斩不饶。

    回到府上,夜色已深。

    见吕布回来,陈卫上前禀报“主公,城东的周家主在大堂候您多时了。”

    这位周家主,便是那位县薄的叔父。

    (看到书城有书友问皇甫珏的问题,这个作者君没忘,至于什么时候再登场,冥冥中自有定数。)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