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零五章 惊蛰(4000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时光流转,于不知不觉间,冬雪消融,迎来初春。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吕布大军入驻兖州主城,与高顺、张辽等人成功汇合,也收编了数万泰山贼寇,以臧霸为大将,麾下贼首孙观、吴敦、尹礼、昌豨等人亦编为校尉,号为‘泰山军’。

    有了臧霸的加入,这于吕布的实力而言,如虎添翼。

    前两日,兖州下过一场春雨,地面的泥土混着雨水,坑坑洼洼,泥泞难行。

    正月二十八日,惊蛰。

    农谚有云到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

    兖州城外的田野间,卷起裤腿的农夫们早早就忙活起来,挥动起手中锄头,干劲儿十足的翻新起田地里的泥土,除去杂草,弓着腰在土坑里洒下庄稼幼苗,播种谷物。

    春种一粒粟,方能秋收万颗子。

    远处的泥泞土道上,有三男一女正往这边走来。

    居于中间的男人身材挺拔高大,虽然穿着普通人的衣裳,但昂首挺胸的姿态,和沉稳有力的步伐,都像极了军营里的将士。

    在他左手边是个十岁左右的男孩,面貌透着些许憨傻,脚下沾了一鞋的黄泥,他当即抠了下来,在手中搓弄玩耍,变化成各种形态,捏成丑丑的泥人。

    右手边,则是名活泼娇俏的少女,眉眼带笑,天真烂漫。嚼着娘亲从长安寄来的糖糕酸果,脸上露出美滋滋的享受表情。

    少女旁边的青衫公子哥儿,相貌俊逸,有股说不出的潇洒。

    这一行人,正是吕布和他的儿女,以及女婿郭嘉。

    从进驻兖州之后,吕布几乎一直都待在城内忙碌政务,除此之外,他还要接见兖州各地世家的拜见,洽谈利益的重新划分,整合当地军队,以及各地驻防将领的调动……

    直到最近几天,才得了闲空。

    城内呆得久了,感到枯燥的小铃铛嚷着要出城玩耍,去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吕布反正闲了下来,也正好借机巡视一下百姓们春耕的景象。

    途中走着走着,吕布便起了考校儿子的心思“蛮儿,为父且考考你,今日是何节气?”

    吕骁只顾低头玩弄着泥巴,头也不抬。

    “我知道!”

    小铃铛欢呼的高举起小手,抢先作答“今天是惊蛰节。”

    吕布微微点头,对女儿的回答颇为满意,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然后有提问“可知为何要叫‘惊蛰’?蛮儿,你说。”

    “不知道。”吕骁搓着泥巴,很是实诚的回答起来。

    孔夫子说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在吕骁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吕布被小儿子的语气气得够呛,就差吹胡子瞪眼,同时也怀念起大儿子来“若是篆儿在此,必能答得上来。”

    吕骁‘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除了揍和打,吕布拿吕骁基本上是没辙,唯有感叹一声“你呀,什么时候能有你哥哥一半的勤奋好学,就真值得我去寺庙里烧香拜佛了。”

    吕布不再言语,小铃铛意犹未尽,昂扬起小脑袋看着父亲“那为什么今天要叫惊蛰呢?”

    吕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了眼郭嘉,同他说着“奉孝,你且说与小铃铛听。”

    有这么樽学识渊博的大神摆在这里,吕布就不需班门弄斧了。

    既然岳父大人开口,郭嘉这个当女婿的多少还是得给几分脸面。

    “惊蛰,古时亦称“啓蛰”,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月令七十二侯集解》有云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出走矣……”

    郭嘉缓缓而谈,为小铃铛讲解起其中的典故由来。

    大概意思就是,动物在入冬的季节会藏伏土中,不饮不食,称之为“蛰”。当春天的第一声雷响,冬眠的动物被惊醒,人们便称这天为“惊蛰”。

    故惊蛰时,蛰虫惊醒,天气转暖,渐有春雷。

    小铃铛认真听着这些新奇的知识,漂亮眸子里对这位无所不知的姐夫,充满崇拜。

    来到田野间,吕布见一老农正杵着锄头稍作歇息,遂过去与之交谈“老伯,休息呢?”

    老农转过身来,枯黄干瘦的脸庞上饱经风霜,穿着破旧的深褐布袄。上下打量了吕布几人一番,老农意识到来人身份非同寻常,佝偻着身躯,语气里带有谦卑,还有一丝丝的惶恐,惴惴不安的低声问着“贵人,您找我有事?”

    “老伯,我可不是什么贵人。我呀,就是一普通人。”

    吕布微笑说着,与老人寒暄起来。

    吕布语气和善,但老人深知眼前男人非同寻常,器宇轩昂不说,从他身上散发出的自信和淡然气质,跟他们这些常年与黄土打交道的农户村夫,完全不一样。

    吕布不愿承认,老农也不敢随意点破。

    闲聊了小会儿,吕布问起了庄稼“老伯,你们耕种这么多的粮食,够一年的吃穿用度吗?”

    老农杵着锄头,摇头叹了口气,与吕布说来。

    这些年天灾战乱不断,耕地遭到践踏,百姓们无法耕种,就只能将土地贱卖与世家大户。然后等到日子稍稍太平些,世家大户们又将得来的土地重新租于百姓。

    当吕布问起租税时,老农脸上的愁云就更多了。

    百姓租赁田地,要按照粮食产量上交七成的租钱,剩下三成里,还得拿出两成多的粮食交纳朝廷各种赋税,最后剩下不到一成的粮食,才用来供给家里的吃穿。

    “这么点粮食,怎么能够支撑起偌大的家庭?”吕布对此很是不解。

    旁边不远的另一处田地里,有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听得这边谈话,寻摸着歇息小会儿,也跟着掺和进来,大咧咧的说道“肯定不够吃啊,所以大多时候,咱们都是在地里扒拉野菜、树根等东西,混着吃。”

    “树根也能吃吗?”小铃铛露出极其不可思议的表情。

    “只要吃不死人,就没什么不能吃的!”

    青年的表情不以为意,或许是早就麻木了。

    “要说倒霉的时候,还会有山贼入侵,抢掠村子里的粮食,但凡被抢光粮食的人呐,几乎等同于走向了绝路,就只剩下卖儿卖女了……”又有人说了起来,脸上一片无奈。

    “难道官府就不出面管管吗?”吕布面色略显不悦。

    听得此话,农夫们有的嗤夷,有的愤恨。

    “管?官老爷们忙着到处揽钱吃喝玩乐,谁还有心思管咱们这些老百姓的死活!”

    “话也不能这样说,好官还是有的,只是很少罢了。就好比前几年曹将军来了兖州,肃清贼匪,又稳定了局面,咱们的日子才算好过了些。可惜啊,前不久被大将军吕布击败,也不知道这大将军会不会稍稍体恤我等。”有人反驳了一番,很是感慨起来。

    “别再乱收赋税就谢天谢地了,要我说,除了曹公,当官的就没有一个好人!”

    “那是你孤陋寡闻,我听说陈留郡的张邈张使君就是个大大的好官。”

    “切,你又没去过陈留,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好官?”

    农夫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来,大有不争出个结果,就誓不罢休的意思。

    吕布在一旁默默听着,看得出来,曹操在这里深得民心。

    “我听人说,大将军的军营里待遇很是不错。我已经托了人去打听,要是真的不错,赶明儿我就去当兵入伍,只要能填饱肚子,给家人混份儿口粮,叫我干啥都行!”

    “李铁狍,若是真的,到时候也叫上我,咱们也好有个伴儿。”

    “算我一个,就算战死沙场,也比在这儿饿了要好……”

    农夫们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把话题扯到了当兵头上。

    年轻的汉子们有了念想,觉得干劲儿十足,老一辈的农夫则唉声叹气起来“你们年轻可以入伍,我们就不行了。老啰,老胳膊老骨头,就是想入伍,人家也不会收了……指不定哪天,就饿死在了这片土地上……”

    言语间,道不尽的心酸。

    农夫们聚在一起吹侃了小半晌,随后又各自回了田地。胡侃归胡侃,今天的农活儿还是要干完的。

    农夫们重新忙活起来,吕布心中有了计较,便不再打扰,起身带着儿女离去。

    回城的途中,走在泥泞的道路上,及至一处窄地小径,前方不远传来了水牛的哞叫。

    目光望去,一名约莫岁的小女孩手里拽着长长的麻绳,挽了好几个大圈。

    个头不大,背后的大背篓里却是盛满了青草,比她脑袋都要高出好大一截,青草旁边放着一双沾满泥土的布鞋。

    后面不远,一头大水牛啃着路边的野草。

    小姑娘用力拉了拉牛鼻绳,打着赤脚,裤脚卷得很高,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淅沥的泥泞里,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嘴里喊着咄~咄~

    那股子坚韧顽强的劲儿,令人看来,倍觉心疼。

    小铃铛趴在父亲宽阔的背上,望着前方小姑娘那双沾满稀泥的小腿怔怔出神,她问自己的父亲“阿爹,她不冷吗?”

    吕布摇头。

    怎么可能不冷?

    尽管过了寒冬,但现在的气候仍旧冷风嗖嗖。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能对小女孩而言,那双沾满泥土的布鞋可能更加昂贵。

    双方即将相遇的时候,小女孩退避在了一边,主动给吕布让路。

    “阿爹,我要下来!”

    小铃铛摇晃了两下身子,嘴里低声喊着。

    吕布便将女儿从背上放了下来,小铃铛踩着泥泞走了过去。她将兜里所有的云桂糕全部拿了出来,递给被泥土弄得脏兮兮的小姑娘“喏,这些点心送给你!我叫吕玲绮,你也可以叫我小铃铛!”

    看着那递来的点心,小女孩眼神里满是惊讶,同时也忍不住的咽了口水。这天下间,竟还有如雪一般洁白的糕点。

    看起来,真的很好吃呢!

    然则小女孩最后却是摇了摇头,婉言拒绝了小铃铛“娘亲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这样有失礼仪。”

    听得这话,吕布为之动容,被小女孩的教养和品德所打动,温和问着“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渔儿。”小姑娘很有礼貌的回答。

    “是在水里游的鱼儿吗?”一路上不吱声的吕骁忽然来了一句。

    “娘亲说,是授人以渔的‘渔’。”

    吕骁挠了挠头,实在想不出来。

    “哎呀,就是三点水的渔!阿弟,你可真笨。”旁边的小铃铛敲了弟弟脑袋一下,略显嫌弃的说着。

    吕骁嘿嘿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牙齿,将手中捏好的泥人送了出去“喏,这个送给你,我叫吕骁。”

    兴许是觉得泥人好看,亦或是小孩子天性使然,小女孩独独接过了泥人,怯怯说了声“谢谢。”

    小铃铛收回糕点,用布巾包裹起来,分别的时候,悄悄放在了小女孩的背篼。

    余下的路,小铃铛没有再回到父亲背上,哪怕再崎岖难行,她也努力独自走着。

    “阿爹,为什么会有吃树根的伯伯,还有连饭都吃不起的老爷爷?还有渔儿,新衣裳也没有,这么小的年纪,还要做这么多脏累的农活……”

    小铃铛想不明白,在她的童年记忆里,几乎充斥着各种欢声笑语。爹爹和所有叔父伯伯都宠着自己,把自己像宝贝一样的呵护在手心。

    只要是自己有想要的东西,他们就会努力的去找来让自己高兴。

    别说上山放牛,就连端茶递水、打扫庭院这种小事儿,都从来没人让她干过。

    在父亲的呵护下,她有着一个最为美好的童年。

    “这个问题太过于复杂,爹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你呀,只管开开心心就好……”对于小铃铛提出的问题,吕布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父亲给不了答案,小铃铛便将脑袋偏向另一边,目光看着青衫白狐脸的郭嘉“姐夫,你说呢?”

    郭嘉看向吕布,白狐脸上沉吟片刻,语气里罕见的有些深沉“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