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章 弃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十章 弃婴

    和黄德军的晚饭简单的出奇,两人吃晚饭还不到八点,看了看表,黄德军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一辆黑色宝马车开到了饭店门口。首发www.zhuishubang.com

    “等会肯定得喝酒,今天不开车了,让公司的司机辛苦辛苦…”黄德军边说边拉门上车,“钟大哥,走啊,还愣着干嘛?”

    “等会得喝酒?那咱们还吃晚饭干吗?”钟鬼灵眉头一皱,“黄兄弟,你约那人了么?”

    “不用约!随找随在…”黄德军一脸坏笑,宝马车在四环开了没多久便上了高速公路。

    “咱们这是去哪?”看着道路两边的建筑越来越少,钟鬼灵不禁一愣。

    “顺义!”黄德军道,“带你去个好地方…!”

    一桩外装古朴灯火暖昧的中式建筑前,宝马车停了下来,下车后,钟鬼灵着实一惊,只见建筑前停满了平时在路面上极难一见的高级车;保时捷、玛莎拉蒂CEO、悍马H2,甚至连传说中的法拉利和阿斯顿?马丁都有,办个车展都够了;建筑物的正面没有任何显眼的霓虹灯或其他标牌,只在入口处的门梁上横着一块牌匾,匾上“贝勒府”三个字写的颇有韵味,看来是聘请什么著名书法家写的,只不过因为光线较暗看不清落款。

    “知道什么叫‘开辆日本车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了么?”黄德军嬉皮笑脸的走上前道,“别说日本车,到了这,开宝马都得往里停!外边这排停车位都是给这种车预备的…”说罢,黄德军指了指旁边的一辆保时捷玛莎拉蒂。

    “黄大兄弟,看不出来…你还好这口?”钟鬼灵会意一笑,这是什么地方当然不用再猜了。

    “误会误会…这纯粹是为了工作需要…”黄德军赶忙摆手,“钟大哥,不怕你笑话,单凭我,还真舍不得来这种地方消费…知道这是谁带我来的么?”

    “谁?”

    “方云主!”黄德军一撇嘴,“这个老不正经的,我在北京混了三年了,都不知道这么个地方,他方云主刚来北京三天,就把我拉到这来了…上次这个老流氓说找了几个房地产开发商给基金会赞助,就是在这谈的…,借账的时候我直接刷的信用卡,都没敢看账单…”

    “那个人…莫非是干那个的?”钟鬼灵用手比划了一下。

    “不是…!比干那个的牛…人家是这的老板娘呢…”

    “女的?”钟鬼灵下巴差点掉地上,转头看了看“贝勒府”的大门,“清微派的事,怎么会有女的知道?”

    在一个满清装束的漂亮姑娘带领下,钟鬼灵和黄德军拐弯抹角的进了一间标着“彩云阁”的单间,落座后,只见黄德军和这位引路的美女嘀咕了几句,美女一个“万福”后便转头回去了,不一会,单间门一开,一个身着白领装的女子带着一丝媚笑进了屋。

    “你…你…”一见这女子,钟鬼灵张着嘴“你”了半天没说出话来,“怎么?你们认识?”见钟鬼灵这幅表情,黄德军不禁一愣。

    “黄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怎么,你改变主意了?”美女微笑落座,二郎腿一架点上了烟。

    “不是我改变主意,这位是我们基金会的钟先生,也是混道教的…”黄德军指了指钟鬼灵,“这次找你的是他!”

    “钟先生?”女子朝钟鬼灵抛了个媚眼,“敢问钟先生仙师何人啊?”

    “经…老板娘同志,我…我有些事…想…想单独跟你…聊…聊聊…”钟鬼灵说话都结巴了,眼前这个“老板娘”,不就是前两天自己从大野地里抱回来的那个女子吗?

    “哎呀!那黄先生怎办呢?多不合适啊…”女子身子一扭,转眼盯向黄德军。

    “知道什么叫从人到事都不靠普了吧…?”黄德军也被盯毛了,偷着跟钟鬼灵耳语了一下赶忙应付,“合适…合适…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合适的…我出去听听音乐…嘿嘿…”

    “你们两个,给黄先生安排个房间…”只见这个“老板娘”一拍手,立即有两个漂亮女子推门进屋,看来其似乎早就做好“单独聊”的准备了。

    “东西还我!”黄德军刚一出屋,“经理”的表情瞬间一变。

    “什…什么东西?”钟鬼灵傻在了当场,没想到这个“老板娘”变得如此之快。

    “少跟我装傻!”“老板娘”抽了口烟,用眼角瞟了一眼钟鬼灵。

    “东西还你可以,但你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钟鬼灵的脑袋飞速旋转,要问的实在是太多了。

    “少跟我讨价还价!你还不还?”老板娘似乎有些不耐烦。

    “你到底是谁?本事跟谁学的?你跟周五金什么关系?你找贺掌石的下落到底有什么企图?”钟鬼灵并没理会老板娘的问题。

    “关你什么事?”老板娘一皱眉,“先还我东西!”

    “你的东西,现在不在我身上,如果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倒是可以考虑回去拿一躺…”钟鬼灵微微一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一脸的满不在乎,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光天化日之下,你一个女的难不成能吃了我?

    “你…!”老板娘似乎要发作,“你们这种江湖骗子,还有脸跟我讨价还价?”

    “江湖骗子!?”钟鬼灵一笑,“是谁让江湖骗子弄的不省人事,又是谁让江湖骗子抱到屋里啊?”

    “你…!”老板娘脸一红,顿时语塞。

    “告诉你,本人乃清微陆青阳门下大弟子钟鬼灵,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那天晚上要不是我,你早挂了…你既然是内行,我也不想费话,你知不知道那天你斗的是什么东西?”钟鬼灵冷冷一哼,“周五金是我的客户,你现在又在打听本派先人的下落,这些怎么不关我的事?”

    “你是清微派的传人?”听钟鬼灵这么一说,老板娘也是一愣,“我还以为你是方云主找来的骗子…”

    “是方云主找我的确没错…但我不是骗子…”钟鬼灵一撇嘴,“说吧…你到底是谁…”

    “我叫魏笑彤。”老板娘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但似乎还是不大信任钟鬼灵…

    经过攀谈得知,这个魏笑彤就是周五金所说的那个被相好遗弃的女婴,之后被一个叫“魏姑”的老太太捡到并抚养成人,这个“巍姑”是当地一个有名的“姑姑”(即巫婆),文革开始后因为受不了批斗便躲进了深山,捡到魏笑彤之后,这个“魏姑”也算有了人生的寄托,不但对这个魏笑彤照顾备至,更是把所有的本事都教给了魏笑彤,除了五行八卦那些东西以外,还有英语、日语和法语。

    “魏姑…会外语?”钟鬼灵也是新鲜了,这位姑姑可真够与时俱进啊…三门外语,号称外交皇后的宋美龄也不过如此啊…

    “姑姑以前是国民党的特工…”魏笑彤道,“魏姑临死的时候告诉我,当初捡到我的时候,我怀里有一封信,说我父亲叫周五鑫,但没说母亲是谁,但没说我母亲是谁…直到前两年,我才打听到天津有个叫周五金的,也在东北呆过,但我也不能肯定他就是我爸爸…”

    “他的确是你爸爸!他本人也和我说过这个事!你干吗不找他本人问问?”钟鬼灵一皱眉。

    “不想问…”魏笑彤摇了摇头,“是又怎么样?我一生下来他们就把我扔在了雪地里,就算他是我父亲,我说什么?说谢谢你扔我?”

    “你恨他?”钟鬼灵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魏笑彤表情木讷不置可否。

    “那你还豁出性命救他?”

    “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魏笑彤一耸肩,“当时那个方云主在这喝多了,非要见我,我就陪他坐了会,听他说他在天津接了一单很头疼的委托,开始我还挺幸灾乐祸的,但听说出事的是周五金,就忽然想出手救他…”

    “唉,这件事他也很内疚呢,他有他的难处,被人家逼婚啊,你出生的事他都不知道,后来他知道你的事以后,甚至想把逼婚那加人灭门啊,差点酿成惨案…”钟鬼灵也是一阵叹气,“对了,给周小曼打电话的那个带子姐姐,是不是你啊?你找贺掌石又是想干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