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情路风波9、一纸遗书道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情路风波9、一纸遗书道真相

    一纸遗书道真相

    不用过多的思考,所有人都能想得到,我们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自然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刘庆海。免-费-首-发→【追】【书】【帮】

    在我们打开房门走进办公室里以后我一直都没有看到刘庆海抬头看一下我们,不知道是他写东西写的太认真还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刻,专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李正严的母亲并没有开口而是一直盯着刘庆海,我们也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观察着这里的一切,一直到刘庆海停止手中的动作。

    “丽婷,你来了。”

    刘庆海的神色很平静,从他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来,他缓缓地抬起了头。

    出现在我们眼中的这个中年人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在我没有见过他的时候一直觉得他会是一个十恶不赦满脸凶神恶煞的人,可是现在他展现在我面前的神态确是一个比较和蔼并且平易近人的长者形象。

    看着那张有些沧桑的脸庞,我很难想象他会是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最终的罪魁祸首。

    曾经我听李正严说过,他的母亲也姓李,目前看来,被刘庆海称作丽婷的人就是李正严的母亲,她的全名应该是叫李丽婷。

    看两个人的样子,他们应该早就认识而且关系还不浅。

    “刘庆海,你的末日到了。”

    “你盯了我这么多年,筹划了这么多年,终于是看到你想看的结果了。”

    “想知道你是怎么败在我的手中的吗?”

    刘庆海一直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我们除了能看到他的上半身之外,他的下半身完全被办公桌遮挡。

    在李丽婷的话结束后不久,刘庆海将右手放在了桌子上,他的手移到了座机旁。

    “可否让我打几个电话交代一些事情?”

    刘庆海将征求的目光看在李正严母亲的身上,他的面目表情非常的陈恳,不出意外,李丽婷也同意了。

    刘庆海在电话里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叫了几个人,没有多长时间两道身影就从我们的身后走进了这间办公室里。

    “其实,你手里掌握的所谓的证据根本不算什么证据,最多只能把我关押几天。”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中掌握了什么证据,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从我们身后进来的两个人分别是刘庆宇和刘云山,刘云山出现的时候专门看了我一眼,我们之前的确没有见过面,不过刚才刘庆海的电话中就是让刘云山和刘庆海来的,所以这两个人出现以后很容易就能知道他们的身份。

    刘庆海的眼睛从李丽婷的身上移开,他将目光扫进了我的身边,看向了王鑫的身上。

    “孩子,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刘庆海向王鑫示意,他让王鑫走向他的身边。

    在李丽婷的示意下,王鑫站在了刘庆海的办公桌前,两个人互相凝视了很久。

    他们并没有说什么话,刘庆海只是向王鑫点了点头,在看着王鑫的时候他的脸上才稍微有了一些激动的神色。

    刘庆海又让刘云山和王鑫站在一起,他看着两个人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在他的目光凝视中,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压抑了起来。

    “难道你就不说些什么吗,你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吗?”李丽婷向刘庆海开口了。

    “我谢谢你帮我把他们送到我的身边,可是当初也是因为你才让他们从我身边离开的,不是吗?”

    “你……”刘庆海的话让我们一头雾水,李丽婷的脸上充满了诧异的神色。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句话里的意思你很明白,今天当着他们这些晚辈的面我就不说了。”

    之前王鑫在我的右边站着,李正严一直都在我的左边,在李丽婷和刘庆海对话的时候,李正严脸上的神色变了好几次。

    虽然刘云山和王鑫背对着我,但是我能察觉到,他们两个人的情绪也是非常的激动。

    刘庆海在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开口说道:“前些年我确实做了一些错事,但是后来我已经改过自新了,这些年我从未做过一件犯法的事情,如果我不承认,就凭你手里掌握的那些所谓的证据根本不足以判我得罪。”

    “我有今天也算是我罪有应得,只怪我当初年少,辜负了太多人,我的四个孩子两个都已经去了,而另外两个却从小受尽苦难,今天更是和我站在了对立面。”

    刘庆海简单的几句话已经道破了很多事情,从小和王鑫相依为命长大的刘云山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而他们的亲生父亲今天就站在我们的面前,是刘氏集团的掌舵者刘庆海。

    从刘庆海和李丽婷的对话中所捕捉到的信息中可以看出,这两个人的曾经不简单,只可惜他们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谈下去。

    刘庆海终于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在他站起来的那个瞬间,我突然感觉我眼前的这个中年人瞬间又变得苍老了很多。

    根据我的判断刘庆海刚才的那些话是专门说给我们听的,或许应该是专门说给王鑫和刘云山听的。

    “相比起警察,我觉得你更适合这里的工作。”这是刘庆海对刘云山所说的唯一一句话。

    刘庆海来到了李丽婷的面前,他对李丽婷说道:“既然你掌握了能够抓我的证据,那咱们就走吧。”

    站在李丽婷的对面,刘庆海伸出了双手,一位警察向前走了两步,他将手铐戴在了刘庆海的手上。

    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刘庆海停顿了一下,他将我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

    “我听说你是一个日式料理的厨师,具有侦探的天赋,我的儿子还有我弟弟庆宇甚至是王田平都犯在了你的手中,像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你真的就甘心当一个厨子吗?”

    “我今天虽然被他们抓走了,但是我的庆海集团还在,我还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或许他们还欠缺管理经验,可是这个天下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

    刘庆海说完两句话后停顿了一下,他继续对我说道:“这段时间以来,我们虽然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但是我想你我的名字对于双方来说应该都不算陌生,我看好你,希望将来等我出狱的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

    刘庆海接连对我所说的三句话让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索性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那道沧桑却笔直而坚挺的身躯走出门外,我突然间发觉这个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影响力。

    我对刘庆海毫无了解,但就今天我听到他说的那些话以后,心中有了一种特别的情绪,我有些怀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毒枭,是一个罪恶累累的人?

    看着刘庆海的背影消失在我们的眼中,我的心中充满了太多的疑惑。

    七天后,王鑫告诉我刘庆海被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

    这几年,刘庆海确实奉公守法没有做过一件违法的事情,警方手中掌握的很多关于刘庆海犯罪的证据并不是很充分,主要是那些事情过去了太久的时间,警察手中虽然掌握了很多的证据,但是他们却根本无从查起,最后只能从轻而判了。

    元旦前夕,刘庆宇突然自杀,他留下了一封遗书。

    根据刘庆宇遗书上所写的信息,我们才了解到了事实的真相,几年前的贩毒计划根本与刘庆海无关,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刘庆宇一时利欲熏心才做下的,刘庆海担心弟弟的安危所以才为他顶了罪。

    看着刘庆海被捕入狱,刘庆宇心中过意不去,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旦被警察所抓,肯定就是死罪,所以他也是为了赎罪也是为了让真相大白,在自己家里自杀了。

    当真相告白之后,刘庆海的罪行成为了包庇罪,在被关押了三个月后就被释放了。

    刘庆海回到庆海集团后他将刘云山提为副总,刘芸开始学着做生意,接手了一些她父亲生前的买卖。

    刘庆海有意让王鑫还有我都在他的庆海集团工作,但是王鑫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变故,而且她也比较喜欢警察这个工作,刘庆海也无法勉强王鑫。

    李树海彻底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总之自从刘庆宇死了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也没有听到过任何有关他的事情。

    2016年3月25日的时候我辞去了酒店的工作,李正严要被调到其他地方工作,王鑫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我们三个人一起南下游玩,顺便送李正严去上任。

    “李树海究竟是不是你们的人,当年他是不是你们派到刘氏集团的卧底?”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向李正严问道。

    “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怀疑他是我们的卧底,但是我没有这个权力知道这些事情,我也只是和你一样只能猜测但是无法确认。”

    我有些怀疑李正严的话,对于李树海的事情,我总感觉他要比我知道的多,因为他很多次的行动都和李树海有着直接的关联,只是可惜他却一直搪塞我没有对我说实话。

    “我总觉得刘庆宇这个人不像是一个会自杀的人,否则的话早在刘庆海被抓走之前他就应该这么做了,不会等到刘庆海被抓走之后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是如果他不是自杀,又是谁把他杀了,还有他的那封遗书难道也是假的吗?”

    “正是因为我有这个怀疑,所以我才想问你,李树海是不是你们的人。”

    王鑫一直都在听我们谈话,在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插嘴道:“难道你是怀疑李树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