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九章 真相(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一十九章 真相(1)

    我和南宫飞燕顿时大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免-费-首-发→【追】【书】【帮】

    逆转时空,让一切都回到两千年前?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靠谱,若说逆转时空,他要回到两千年前,这个我可能会信,但是要让一切都回到两千年前,这个概念该怎么理解?

    一切,包括什么,现在这个世界的一切?还是说,和他有关的一切?

    “他到底是谁?”我惊讶问道,晏青雪却不答话,身形已经飞起,奔着三清境中冲了过去。

    南宫飞燕一拉我的手:“我们也进去,不管他是谁,都必须要阻止他。”

    我们两人紧跟着飞了进去,到了三清境门前一看,那门已然是豁然洞开,福缘斋主也已经失去了踪影。

    这号称谁也进不去的青铜大门,竟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打开了,甚至连潜伏在这里的柳无言也已经不见了。

    刚才那块奇石飞出,想必也是柳无言弄的了,只是听刚才福缘斋主的意思,那叫什么天蕴石的东西,似乎才是修炼九尾天狐的重要之物。

    我们毫不犹豫的进入了三清境,来到那广场之上,就见福缘斋主已经负手站在那铜炉前,柳无言稍退一步,站在他的身旁,马九坐在地上,面对着福缘斋主,双手缩在袖里,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晏青雪站在铜炉旁边,冷着脸对福缘斋主道:“你就算得到天蕴石,也休想拿到紫蕴丹,我随时可以毁了它。”

    福缘斋主道:“这炼制紫蕴丹的材料,我们足足收集了千年岁月,方才凑齐,难道你就忍心毁掉么?”

    晏青雪凄然一笑道:“千年岁月,没错,你说的对,那是你和姐姐耗费了千载岁月,踏遍深山大泽,海外仙山,历尽艰难,才求取来的材料。可是,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一旦紫蕴丹练成,我们就可以一起……”

    “呵呵,你最好说明白,是我们,还是你和那个晏紫苏?”

    “我们,自然是我们三人一起,你们本就是姐妹,何况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污秽不堪,想找一块清静之地都难,你还有什么留恋的呢?”

    福缘斋主试图劝服晏青雪,晏青雪却道:“你说的没错,这个世界的确是污秽不堪,但天狐谷这千年来却始终保持着原样,那又有什么不好?我劝你也莫要再奢望,就算你最后成功了,那又如何,还不是为人做嫁衣么?”

    这两人针锋相对,你一言我一语,僵持在了那里,福缘斋主忽然变色道:“就凭你的手段,难道还想在我面前捣鬼么,我好言相劝,只是为了不忘初心,你既然如此执迷不悟,闪开吧。”

    他忽然大袖扬起,对着晏青雪作势欲拂,但晏青雪就死死站在铜炉前,哈哈笑道:“你果然要对我出手了么,我就知道,之前你只不过是想骗我帮你炼丹而已,现在紫蕴丹要成功了,你就翻脸了。来吧,我就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这位大仙人,究竟有何手段,你干脆将我和这紫蕴丹一起毁了,大家一了百了,谁也不再亏欠谁!”

    福缘斋主这一下竟是无法击出,他面色沉静如水,道:“想不到两千载的岁月沉淀,还是不能让你悟通这一切,我现在便告诉你,我早已准备好了一切,无论你是否同意,这紫蕴丹今天我是收定了的。而且,你也永远无法修成真正的九尾天狐,因为你根本不懂,也永远不会理解,紫苏当年所悟到的一切。”

    他忽然微叹一声,收了势子,双手负后,满面都是失望之色。

    “你、你竟这么对我,一切说的好听,原来都是在骗我,你该死,你们都该死,为什么我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改变自己,你却还是不肯正眼看我一次?”

    晏青雪身躯微微发颤,福缘斋主缓缓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因为你骨子里根本就没有变,还是那个自私任性,心肠又狠毒的晏青雪,你永远也抵不上你姐姐在我心中的位置。”

    他话音一落,便转过了身,竟不再看晏青雪一眼。

    晏青雪忽然把手按在那铜炉上,歇斯底里道:“你当真认为我不敢这么做么?”

    她话音未落,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身旁,摇头叹道:“我当然知道你会这么做,所以,我不会让你成功的。”

    那竟然是又一个福缘斋主出现了,他伸手按在晏青雪的肩头,只微微一按,晏青雪登时萎顿在地,口中缓缓沁出一丝鲜血,头上的珠簪发髻登时散乱,回头望着那个“福缘斋主”道:“身外化身,你真的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你、你难道已经快要、快要……”

    柳无言在旁道:“你说对了,斋主已经只差一步,就要踏入大圆满的境界,飞升天界,位列仙班了。”

    “那一步、那一步是什么?”晏青雪气喘道,她似乎受伤不轻,头发已经散乱垂下,却不甘的叫道。

    “那一步……”柳无言转头望了望福缘斋主,叹道:“那一步,自然就是他心中最后的挂牵,和一个千古的遗憾。”

    “所以,我今天必须要取得紫蕴丹,完成那个心愿。阿雪,我曾对你说,我要让一切都回到过去的样子,让这世间充满喜乐平安,再无灾荒战乱,但若要实现这个愿望,无论凭任何人的能力,都是无法完成的。但唯有一人,他的雄才伟略,举世无双,放眼两千年,也无人能及。他才是能够实现一个最美好人间的,唯一一个人选。”

    晏青雪道:“你、你说的难道是、是他?哈哈哈……”她忽然狂笑起来,指着福缘斋主道:“那人残暴乖戾,杀人无数,整天幻想长生不死,好端端一个天下都被他葬送了。你竟想把这愿望寄托在他身上,真是可笑到了极点,再说就算他能够复生,这天下早已变了,早已变了,就算是他,又能如何啊?”

    福缘斋主微微一笑:“你说的那个,是两千年前的他,而且你所说的,只是他的另一面。我却不这么认为,至少,在我心目中,他才永远都是这中华大地上的千古一帝,他的功绩也永远都无人可以取代。更何况,当我帮紫苏完成心愿之后,她必然会辅佐那人,以紫苏之能,那人之力,必定能够建立一个我理想中的大帝国,到那时,我才能够了无遗憾的离去。”

    我和南宫飞燕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直到福缘斋主这番话说出,我才终于明白,他所说的那人是谁,也才明白,他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事,原来他所谓的改地换天,竟是要将已经死去两千多年的,那位千古一帝,建立大秦帝国不世功勋的始皇大帝,重新复活,并从此不死不灭!

    可这明显是有悖于天道的啊,这福缘斋主,难道是疯了不成?

    他缓缓取出那块天蕴石,拿在手中,目光中露出一丝异样的神采。

    “那一年,我听到紫苏的哭声,赶到宫中的时候,你已经撒手辞世而去了。我本以为,只要你死了,从此我就可以和紫苏永远在一起,可我却不知道,在我离开的那些年里,紫苏竟不知怎的爱上了你,我心如刀绞,但我那时幻想着,只要时间久了,紫苏自然就会忘掉你,因为你毕竟只是一个凡人,什么祖龙降世,什么天神临凡,那都是糊弄人的罢了。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紫苏说你临死之前,还口口声声念叨着长生不死,她说,她要为你寻到那长生不死之药,哪怕历经千年,万载,也要唤你回来。”

    他轻声对着那天蕴石念叨着,又道:“现在,那长生不死之药,已经就差最后一步就可以成功了,原本只要有九尾天狐泪,就能成功,可惜却让那个晏青雪破坏掉了。我知道,那唯一的一滴九尾天狐泪,被紫苏封印在了这块石头里,和你的魂魄一起。我虽然千般不愿,万般不甘,但我不愿让紫苏伤心失望,我还是决定帮她。而且,时隔两千年,我不得不承认,你才是我心中的第一帝王,当年是我自私狭隘,如果我能早些回去宫中,或许,这世界早已是另一个样子了吧。”

    他低低念叨着,我心中忽然猛惊,难道说那人的魂魄,竟就在这天蕴石之中?

    福缘斋主话声一落,就见那天蕴石突地爆发出一团蒙蒙的黄色光芒,竟缓缓自动升空,向那铜炉飞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