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 跳大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一十二章 跳大神

    不过邵培一却在一旁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说,谁规定二十多岁的青年就不需要续命的?英年早逝的难道还少嘛?

    我勒个去,他这话一说出来,我当时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这家伙说的对啊,而且,我怎么感觉他就像是在说我似的?

    南宫飞燕看了看他说:“小邵偶尔也说出几句有道理的话来,不过,我们现在既然无法找到他,就没法证实这件事,那就只能按照小天的主意来打开突破口,那就是,找到这城市里需要续命的人,再逐一调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但这样找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范围还应该缩小,我认为,应该从那些大富豪开始调查,因为能出得起五百万买十年命的人,在这个小城里虽然应该不少,但也绝对不多。”

    这一次,他们俩都表示赞同,邵培一还加了一句:“请注意,那人付出的绝对不止五百万,那只是给何田田的酬金,别忘了,还有那个施法者,他的酬金一定会更多。”

    我凛然点头,看看南宫飞燕,笑着说:“看来,这个人比你还要土豪了,我想要找到这个人,难度应该也不小,这次恐怕又要麻烦你了。”

    南宫飞燕瞥了一眼邵培一,对我说:“哎呀,在邵家的先生面前,你这么说岂不是折煞了我,这种小事,只要他动动口就有人帮他办了,还要我费什么力气。”

    我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好奇,看着邵培一问:“老邵,这事你在行?”

    邵培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其实事情倒不大,不过有点麻烦,我得请神帮忙,而且得找个地方才能施展,在这不方便……”

    南宫飞燕说:“那还不好办,到我家去,地方虽然不大,但随便你怎么施展折腾都行……”

    说着话,她又冲我眨了眨眼睛,我转过了头假装没看见,心说她怎么总喜欢调戏我呢?

    于是,我们就一起返回了南宫飞燕的家里,不过中途邵培一又改了主意,他说,这个事得找个人配合他,以便用来请神。

    他说的这个我倒是明白,他这萨满传人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干啥的,但他曾说自己是跳大神的,这种职业,我当然是很清楚,因为在东北,这跳大神的,甚至比阴阳先生还要神秘和常见。

    所谓跳大神,就是一种让活人与“死人”或者“神怪”沟通的仪式, 一般是由两个人所完成的,在整个跳大神仪式过程之中,两个人依据分工不同,又分为大神和二神。

    大神,实际上就是一名天生邪骨、体质独特的人,由他来充当容器,让请来的神怪或鬼魂附体。这些人通常都是天生八字不硬,或者命格不全,火气不旺,这话说起来有点不好理解,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会有这种人,他们的共同点就是体质不好,很容易生病,有时会突然间莫名的害怕,爱哭,情绪时常,有些还曾经或多或少的,遇到过一些常人没遇见过的事情,比如撞鬼,闹邪。

    在跳大神的过程中,大神基本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因为他们只是一个容器,也可以说是供神灵附体的工具,通常在被附身之后,很多大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个跳大神仪式中的另外一人,也就是二神,才是真正重要的人物,整个仪式,其实都是他们在主持和操控的,神灵也是他们所请下来的,东北通常称之他们为二神、帮搬、帮兵。

    我所知道的,大概也就这些了,因为小时候老家虽然也有跳大神的,但是在我们那里却很少有人请他们办事,原因就是,在我们村子左近,无论有什么疑难杂症,实病虚病,只要找到我爷爷都能解决,那还要跳大神的干啥?

    就这样,我带着好奇和期待,和他们一起,又再次来到了南宫飞燕给何田田一家租住的那间公寓。

    进门一看,何田田的父亲和哥哥都在,显然正在焦急的等待我们的消息,此时此刻,我们一回来,他们的眼里就只有邵培一了,估计这个会跳大神的年轻人,已经成了他们心目中能救命的神仙了吧。

    邵培一也没隐瞒什么,简单的告诉他们说,昨天请的大仙法力有限,今天再试一试,说着便卸下了一直背着的小包袱,开始从里面往外一样一样的拿东西。

    我早就对他这个小包袱很好奇了,此时一看,见他拿出来的东西,却是一面鼓,和一串铃铛。

    那面鼓并不大,跟个小号洗脸盆差不多,鼓面上画着奇怪的图案,而另一面却是空的,这竟是个单面鼓,邵培一拿起来放在桌子上,随手一动,只听哗啦哗啦的响,我凑上前一看,原来是那鼓的另一面,用红绳拴着一些大钱,所以一抖动,就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再看那串铃铛,是用几根花花绿绿的布条编在一起,串着许多铜铃,一抖起来更是哗啦啦响,清脆悦耳,还挺好听。

    我差不多有点印象了,我记得小时候,村子附近也有跳大神的,我还曾经偷偷看过一次,他们用的家伙道具,貌似就是这种东西。

    不过人家都是两个人跳,一个大神,一个二神,邵培一却是一个人,这是要单挑吗?

    于是我就问他:“老邵,你这是要自己来?跳大神不都是俩人吗?一个大神,一个二神啊。”

    邵培一笑笑说:“别人得用俩,我们邵家用的方法却是不同,只要有个人能配合一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说着,他就看了看我们几个,何田田的父亲和哥哥忙起身表示都愿意帮忙配合,邵培一看了他们几眼,指着何田田的父亲说,你可以。

    接下来,他就把那串铃铛挂在了何田田父亲的腰上,嘱咐他:“待会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如果身上发冷,或者有别的异常,也千万不要说话,无论多害怕也要坐着别动,否则不但帮不了你们,还得害了你的命。”

    何田田的父亲有些紧张地点头应承了,邵培一这才举起了鼓,又拿起鼓鞭,比划了一个姿势,对南宫飞燕说:“燕姑娘,待会注意及时回避啊,千万别忘了。”

    南宫飞燕满口答应,邵培一又点起三炷香,回头对我们示意了一下,然后便举起鼓鞭,然后就要开始请神了。

    邵培一低下头来,闭上了眼睛,脑袋开始缓缓摆动,好像在感应着什么似的。

    “咚,咚,咚......”

    三声缓慢又显沉闷的鼓声响起,邵培一忽然加剧了头部的摆动,同时口中唱到:“请~~~神儿~~~来~~~~”

    他的声音很是清脆,但是此时此刻他唱出的这几个字又透着一股子诡异,随着那个“来”的拖腔,他手中的鼓点也开始渐渐加快,咚咚咚咚咚的声音让我的心跳都不由得随之加快。

    他在那里敲着鼓,我忽然想起个事低声问南宫飞燕:“他这么大嗓门不好吧,这里是公寓,万一隔壁的来敲门怎么办,这大半夜的,整不好人家再报警......”

    南宫飞燕也低声说:“放心吧,我早都有安排,这一层基本都是空屋子,没什么人住的,再说就算有人听见,也不会有人管的,现在这城里人,谁也不认识谁,你现在就是喊救命多半都没人管,更别说跳个大神了,说不定,人家还当屋里看电视呢......”

    我无语了,她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而邵培一在那里敲着鼓,晃着头,突然,他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的加快了速度。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这鼓点声是越来越响,越来越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