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395章 新君继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建宁二十一年,二月

    大行皇帝葬于皇陵。

    按照大行皇帝之遗诏,他的陪葬是极为的简朴,少量的瓷器,车马,以及佩剑,守孝期早已过去了,可在天下百姓之中,为大行皇帝守灵的还是有不少人,他们从心里为这位圣天子而哀悼,远在陈留的刘协哭着想要回雒阳,却没有接到雒阳的旨意,无法返回。

    天子召开了朝议,来拟定天子之庙号以及谥号。

    蔡邕上前,手持上奏,高声念道:

    “大行皇帝,讳字宏!”

    “蓄业丰功曰仁!慈民爱物曰仁!克己复礼曰仁!贵贤亲亲曰仁!利泽万世曰仁!功施与民曰仁!宽信敏惠曰仁!爱仁立物曰仁!教化万民曰仁!慈心为质曰仁!”

    “号仁宗,奉祖庙,享万世祀!”

    “恭送我大汉仁宗陛下!!!”小胖子带头高呼道,看得出,他对这个庙号是极为满意的,百官跟随其后,纷纷高呼,蔡邕顿了顿,又说道:

    “我大汉仁宗皇帝,讳字宏!”

    “温柔好乐曰康!安乐抚民曰康!合民安乐曰康!丰年好乐曰康!安乐治民曰康!能安兆民曰康!俊民用章曰康!宽裕和平曰康!敬而有礼曰康!保卫社稷曰康!温柔好善曰康!思善无逸曰康!温良好学曰康!”

    “谥孝康!”

    “恭送我大汉仁宗孝康皇帝!!!”

    “恭送我大汉仁宗孝康皇帝!!!”

    天子再次带头高呼,百官紧跟其后,宗正手持灵位,将大汉仁宗孝康皇帝之灵位放在了祖庙,天子以及诸多宗室跪拜,随后便是诸多的礼仪,庙号与谥号便如此定下,对于这庙号与谥号,小胖子心里还是非常满意的,他看着阿父远去,叹了一口气,目光渐渐变得沉稳下来。

    之后,便是小胖子的登基仪式了。

    小胖子与厚德殿内换上了冕服,冕冠,这些东西穿起来,依旧是那么的麻烦,小胖子先是穿了素短衣,再披上了玄衣,下穿熏裳,配黄蔽膝,带着白罗大带,披素纱中单,戴赤玅,再以冕冠,小胖子原先只是看过阿父如此穿戴,自己从未穿过。

    这番穿戴起来,方才知道究竟有多么麻烦,不过,当他穿上了这身之后,却是吓坏了周围的小黄门,看着面前酷似孝康皇帝的脸,这些黄门顿时跪拜,还是小胖子笑着将他们一一扶了起来,他还转了转身子,看着自己身上这华丽的衣裳,甚是满意。

    仪式即将要开始了,看到天子还是这般模样,一旁的中黄门韩门立刻低声提醒道:“国家...这仪式要开始了....”

    “哦?哦...那还是先去登基罢!”

    黄门在前方带路,小胖子趾高气扬的跟在他的身后,高高的抬起头,帝王威仪十足,到了皇宫承天门前,孙坚率南北军士卒列阵而待,而王符,邢子昂等重臣也是居与两侧,气氛十分肃穆,小胖子能够感受到自己狂跳的心脏,一步一步,走的都是那么的艰难。

    宗室子弟们站在了午门外,朝着天子附身站立着。

    礼官高呼道:“升殿!!”

    宗正刘表手持诏书,低着头缓缓走了过来,天子站在正中央的位置上,看着远处的案牍,刘表走到了案牍边,便诏书放之,盖了玉玺,低着头小跑起来,一路交到了韩门的时候,韩门手持诏书,从午门饶了一圈,交于午门的宗室手里。

    宗室们恭敬的将诏书再次恭送到了承天门。

    内侍礼官鸣赞,乐府奏乐,诸多百官围在天子的周围,接受天子的审视,乐府一鸣奏,百官便朝着天子大拜,乐止他们又立刻起身,天子有些欣喜,激动的看着他们大拜,脸上满是笑容,宣读郎与司仪浪,正在两旁高呼“有制!”

    众人再拜。

    刘表手持诏书,大声宣读。

    百官再三拜见新君,天子也是微笑着与他们一一回礼拜见。

    如此折腾了许久,天子这才欣喜的走在返回厚德殿的道路上,韩门笑着说道:“国家,奴婢为国家换衣!”

    “不要,朕还要穿着这身去见皇后与太后!”小胖子有些得意的说道,他难得穿了这么一身华服,岂能不给阿母与大母看看?韩门有些无奈,又不敢反对,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孝康皇帝有遗诏,太后与皇后不得会登基之礼,故而她们二人只能在宫中等候着。

    小胖子赶到永宁宫的时候,却发现皇后并不在此处,宫女曰:“与永乐宫。”

    原来是跑到了大母那里,小胖子又立刻摆驾永乐宫,赶到此处,皇后,王贵人,太后都在,饶阳与刘安也在,阉人高呼道:“国家亲至!”

    小胖子便穿着那身冕服,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到面前的皇后他们,挥了挥衣袖,说道:“阿母,你看,我穿起来如何?可美?”

    皇后愣了片刻,抹了抹眼泪,说道:“美。”

    董太后坐在皇后的身边,小胖子走了上前,说道:“孙儿拜见大母...”

    “辩儿来啦...”董太后说着,小胖子看着她通红的眼睛,有些无奈的问道:“大母,你眼疾可曾好了些?”

    自从孝康皇帝归天之后,董太后日夜痛哭,没到孝康皇帝下葬,便哭坏了双眼,双眼通红,不能视物,小胖子请了很多的太医令前来,也没能治好大母的眼疾,听到刘辩如此言语,太后笑着说道:“辩儿勿要担忧,我无碍,来,让我看看...”

    小胖子走到了太后的面前,太后伸出手,抓着小胖子的脸庞,抚摸了片刻,口称:“我儿”,便又痛哭起来。

    小胖子手忙脚乱,连忙让韩门帮着将冕冠与玄衣脱去,陪在太后身边,说了许久,太后方才停止了哭泣,忙碌了一整日,小胖子也有些劳累,皇后便让他返回厚德殿里休歇。

    坐在阿父曾经坐的地方,小胖子皱着眉头,荀彧站在他的身边。

    “文若啊...太尉那里,可是说清楚了?”

    “陛下,已然准备,陛下随时都可巡视....”

    “若是这般,明日,朕便前往北军,中藏府之物资,便令韩门取之,明日送至于北军大校场...”

    “遵命!”荀彧拜道。

    “文若啊...”小胖子抬起头,看向了荀彧,荀彧看向他,小胖子皱着眉头,问道:“朕...能成为阿父那般的天子麽?”

    “若是陛下有意,定然可为孝康皇帝般的明君。”

    “善...”小胖子点了点头。

    “陛下,迎娶蔡家女之事,也当提前为之...”

    “阿父这才驾崩,朕这么能这般着急的行婚娶之事?”

    “陛下,正是因孝康皇帝驾崩,陛下这才改立刻迎娶蔡家女,蔡公与庙堂,是群臣之楷模,德高望重,只要他一心扶持,陛下便不必忧与庙堂之事....”

    “呵,即使没有蔡邕,朕也不惧!阿父年不过十四,便能斩杀外戚权臣,朕何以不能?”

    “陛下....”荀彧有些急切的看着他,摇了摇头,小胖子自知失言,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也罢,那朕便令刘表安排诸事,将蔡姬接回掖庭...如何?”

    “这便最好。”

    安排好了明日之事,荀彧这才离去。

    次日,天子巡南军。

    孙坚将南北军士卒集在北军校场,列为方阵,正在训斥着。

    “尔等便要这般在天子面前演练麽?我为尔等所羞也!”

    “昔日,我孙文台便站在此处!迎孝康皇帝!”

    “彼时,我南军新立,却是将才无数,士卒精锐,孝康皇帝大喜,特行赏赐,又以厚爱吾等,故今日为将也,尔等这般,行走慌乱,击伤同僚,甚至连弩都架不好!!没有半点南北军之风范!!”

    司马军侯都在下方,不断的操练他们,都希望能够在天子面前挣到几分颜面,能够让天子记住他们,孙坚他们这些将领,不就是当年操练出色,被天子记住,方才有了今日之地位麽?他们以孙坚等人的事迹为激励,反复的操练着士卒。

    太尉张温也在,他站在高台上,身穿甲胄,皱着眉头,极为肃穆。

    天子黄盖在诸多宿卫的簇拥下,进了校场,孙坚上前,朝着黄盖单膝跪拜,拱手大呼道:“臣,拜见天子!”,在校场的上万士卒纷纷跪拜,犹如地震,他们高呼道:“拜见天子!!”,吼声如雷,天子立刻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着这些高大勇猛的将士,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

    “起!!”

    他高呼道,这个时候,将士们纷纷起身,孙坚带头吼道:“谢天子!!”

    “谢天子!!”

    “好啊!”天子笑着,快速的走上了将台,太尉连忙拜见,天子急忙将他扶了起来,说道:“太尉不必如此...”,天子站在最中间,看着这些士卒们,大喜,说道:“好,真乃虎狼之师,朕更有何忧?”,太尉低声问道:“陛下,操练可能开始了?”

    “嗯...”

    战鼓四起,士卒们开始了操练,小胖子看的是热血沸腾,瞪大双眼,激动的看着他们,太尉站在他的身边,说道:“陛下,孝康皇帝逝世...贵霜却毫无礼敬恭送之意,朝中百官懦弱,惧贵霜之军,臣以为,有此等强军,又何惧之?”

    “太尉所言极是!”

    “百官心惧,朕可不惧!”

    老太尉心里忽然便激动了起来,原来有些佝偻的身子也瞬间变得挺直,他心里十分惊喜,看着身边的天子,握紧了拳头,小胖子并不知道身边这太尉为何如此激动,他完全沉浸在汉军的强大之中,时不时随着北军士卒们高呼起来。

    当操练结束之后,孙坚便想要说天子送来的物资,身边的老太尉却一把将他推开,站在了他的位置上,看着诸多士卒,吼道:“天子不忍看到尔等受苦,便送来犒劳三军之物资!”

    “棉衣一万!牛羊各三百!甲胄千余!黄弩八百!箭矢刀剑无数!”

    张温每说一句,士卒们便是一阵欢呼,孙坚却是有些茫然,他有点搞不清情况了,这老头是甚么情况,方才还是一副老态龙钟,随时都要驾鹤西去的模样,此刻便是生龙活虎,一下子把自己都推开了四五步!

    张温继续大吼道:

    “陛下如此对待尔等,尔等何以报之?!!?”

    “唯以死效!!!”

    “唯以死效!!!”

    张温只是几句话,便让这些士卒们爆发出了巨大的热情与斗志,看着这高昂的士气,小胖子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这个病怏怏的老头了。

    这番巡视南军,是非常成功的,也没有出现因为士卒对弓弩不熟练,而险些射杀了天子这样的愚蠢情况,从这也能看出孙坚治军之严,从这方面,好像段颎是不如他,毕竟段颎时期便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天子巡视了一番南北军,又留下了大量的物资,犒劳三军。

    因失去天子而有些忧愁的将领们,也被这样的举动安抚住。

    董卓与皇甫嵩还在路上,他们所待得地方实在太过于遥远,天子驾崩一月,他们还没能赶到雒阳来,天子再等待着他们,天下的兵马,太尉在名义上统率着他们,包括驻守四方的兵马,也是在他的执掌中,天子是信得过他的。

    孙坚掌南军,袁术掌北军,董卓掌匈奴营,皇甫嵩掌贺州新军,朱俊掌交州新君,典韦在凉州,听从袁术的调遣,宋酆掌握雒阳士卒,孝康皇帝离开之前,对兵权做了层层的制衡,天子并没有需要担忧的地方,只能安抚住诸多将领,便能继续掌握天下兵马。

    三月,

    董卓与皇甫嵩这才赶来雒阳,而蔡邕的长女也是被接回了掖庭,太子迎娶与天子迎娶是完全不同的,天子迎娶没有那么多的礼仪,就算是册封皇后也是没有太多烦杂礼仪的,蔡昭姬被接到了掖庭,蔡邕也就名副其实的成为了外戚之一,这是他所没有想过的。

    而贵霜帝国所派出的使节也是来到了凉州,他们是为了孝康皇帝而来的,按照他们大王的命令,为天子送行而来,毕竟他们与大汉乃是友邦,没有过什么冲突矛盾,太尉听闻,哀叹了一声,又瞪大眼睛,重新寻找目标,自从巡视之事以后,他也被天子所喜爱,常常入宫,与天子相谈。

    蔡邕对此非常反感,他不希望太尉与天子离得太近。

    便与群臣商议,谈废除太尉之事。

    孝康皇帝留下的盛世,可不能毁在这样的莽夫手里。

    ps:兄弟们啊,昨晚写到三千多字的时候,电脑黑屏了,现在也没有修好,这一章是手机码的,手指头都要断掉了....老狼也是无奈啊!!求谅解!!!!

    还有,按照你们的意愿,选择了仁宗,孝康皇帝,被采用者请进群,加老狼,发截图,有重赏。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