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26 怎么选择,都是两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蒋母“呜呜”的哭着,摇头不语。

    蒋父叹了口气,“我都已经说出这些了。这个坏人,我来做。如果玉洁要怨,就让她怨我。”

    “反正,我都已经把她给逼走了,不在乎再坏一次。”蒋父轻声无力的说道。

    “她怎么可能怨你?你明知道,玉洁这辈子都不会怨你的,不然她也不会宁愿自己离开,也要让你放心啊。”蒋母哭道。

    “是我欠她的。”蒋父低声说,“玉洁从来不欠我的。从头到尾,都是我欠她的。我以为……我对她很好。可实际上,我对她一点儿都不好……”

    “爸……”蒋怀舟叫道,“你就告诉我吧。别让我这么糊里糊涂的,连玉洁为我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我要是一直完全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我现在明知道这其中还有内情,却仍旧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那我还是人吗?这像话吗?”蒋怀舟看着蒋父和蒋母。

    蒋母捂着嘴,哭的不能自已。

    她现在也矛盾极了,告诉蒋怀舟吧,可是蒋玉洁能承受得住吗?

    可是不告诉蒋怀舟,他将永远不知道蒋玉洁为了他,都付出了什么。

    因此,蒋母索性便不说话了。

    怎么选择,都是两难。

    她捂着嘴,流着泪,别开了头。

    蒋父深吸一口气,颤颤的呼出来,“因为证据……证据都在路启元那儿,所以玉洁必须去接近他。所以,玉洁先去当了他的助理,然后……发现只做助理并不能取得他的信任,拿到那些最机密的东西。就……就跟路启元……”

    蒋父没有说完。

    但是蒋怀舟已经懂了。

    他双目通红,眼泪在眼里拼命地忍着。

    “如果……如果不是当初我告诉玉洁,我是被冤枉的,她不会做这些。”蒋怀舟咬牙道。

    “坐牢又如何?不就是再坐几年牢吗?我晚几年出来,又能怎么样?我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蒋怀舟痛恨自己。

    既然蒋父都已经说出来了,蒋母也没什么可保留的了。

    “她不让我们说,就是怕你内疚。也……也想在你面前保留一份尊严。她不想让你觉得她……她不干净……”蒋母说道。

    “这有什么不干净的!”蒋怀舟红着眼睛说,“她就是个傻子!”

    “如果不是路启元,换成是她跟别人恋爱,跟人恋爱的时候……”蒋怀舟顿了顿,“难道那也不干净吗?不过就是一段经历而已,谁还没有点儿过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真要说的话,是我不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做这些,都是为了我,我有什么资格觉得她怎么样?嫌弃两个字我都说不出口,因为这两个字从来不会存在。永远都不会有。”

    “我只恨我自己,没有保护好她。非但不能护着她,反倒让她反过来为了我,做那些让她不愿意回忆的事情。”蒋怀舟沉声道。

    而且到头来,还让蒋玉洁有家归不得。

    她把她存下的钱都给他了,把自己已经预付了一年租金的房子留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