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反派死于话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好景不长……这个城市中的上等人与下等人间好像出现了一个误会”

    “煤矿基地的下等人们受到奸人的挑唆,不知道听信了什么,竟然劫持了肖恩……”

    “对了你不知道肖恩是谁吧,这里是矿城,一个著名的煤矿城市,而肖恩就是矿城煤矿基地的厂长,煤矿基地就在医院的东北方向,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到那边看一看。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金琥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顾眠把手插到衣兜里“不,我已经去过了。”

    金琥闻言迟疑了一下“你从煤矿基地来的?那应该看到那边的矿井了吧。”

    顾眠点头“看到了。”

    “那……你有没有进去?”

    “进去了。”

    金琥哑然“进去了?”他显然不太相信。

    而马上顾眠就拿出了一个让人信服的证物“我在里面碰到了一个小朋友,他正在因为丢掉了自己的脸而苦恼,然后就向我求助……”

    金琥眼睁睁的看着顾眠从衣服兜里掏出什么东西来“我帮他找到了,就是这个,你应该认得。”

    顾眠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被窝的皱皱巴巴的脸展开,金琥的表情立刻惊恐起来。

    他干干的咽了几口唾沫,才有些结巴的开口“你,你是怎么……”

    但后半句话还没吐出来,他就反应过来一样掐住了这段话“这就是我说的厂长肖恩。”

    “哦”顾眠点点头,又将这张脸窝起来重新塞回兜里“你接着说吧。”

    金琥停顿了一会,似乎在组织语言,几秒种后他才接着开口“下等人们绑架了肖恩,又受到挑唆来攻击我们的医院,当时上层派遣了秩序卫队来保护我们的医院,但这还不够,我们特地在医院大门处设置了智能锁……”

    那锁现在已经报废了。

    “矿工与我们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死了一些人,厂长肖恩也死在那场暴动中,后来暴动终于平息,我原来以为那是结束,但没想到那其实只是个开始”

    “暴动结束后,这座城市中就发生了种种诡异的事情,我们明白那可能是亡者不甘的灵魂在作祟,当时大批居民从矿城中撤离,我原来也应该在撤离之列”

    “但我想调查清楚那些矿工们为何会突然暴动,便耽搁了一会……”

    “你知道我也是一个下等人,我的梦想是拯救这个不平等的、愚昧的世界”

    “我能够理解他们生活的艰辛,我深知我同胞们的品性,他们品性单纯,吃苦耐劳,即便生活艰苦也会找到甜头,他们绝不是那种会轻易挑起暴动的人”

    “接着我就有了发现,但这座城市变异的太快,仅仅几天就已经是怪物横行,并且它们无法被消灭”

    “高层决定彻底封锁这座城市,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这座城市外围就像撑起了一个结界一样,里面的生物根本无法出去,包括怪物,包括活着的人”

    “这城市中还留有活着的居民,我们所有人都被困在了里面,结局可想而知。”

    金琥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出现了落寞的神色。

    “所以你们都死了?”顾眠说话只挑重点,半点都不顾虑面前人的感受。

    “是”金琥点头“我的灵魂残留在矿城之中,一直在调查当年工人暴动的真相,事实证明我的努力真的是有用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这条走廊的尽头。

    “我找到了当年挑唆工人们暴动的人的线索,就在走廊尽头的那个仓库之中,那仓库中可能有他的线索,也有可能是他直接藏身在里面”

    “或许挑唆者根本不是人,而是恶灵之类的,但我无法确认,因为我根本无法靠近那个地方……这就是我要拜托你做的事情”

    “你可不可以帮我查看一下仓库里的情况?”

    窗外的月亮十分朦胧,顾眠看了那月亮一眼,金琥说的故事,好想和他调查到的不太一样。

    但没有提出质疑,他十分爽快的答应“可以。”

    金琥闻言好像松了一口气。

    但他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又紧紧地吊了起来。

    因为此时顾眠正拽住他一根胳膊强行把他往门外扯去。

    他有些慌张“你做什么!”

    “我觉得你这个人不大靠谱,所以要做什么事情的话最好咱俩一起,万一你把我骗了,我临死前拉个垫背的心里还能稍微舒服一点。”

    “等等!等等!”金琥大叫着。

    恐怖片与恐怖中的鬼都像有超能力一样。

    它们可以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任何地方,床底、被子里、厕所的窟窿里,它们看起来无所不能。

    但此时被顾眠扯住的鬼却好像没有什么超能力。

    他的力气甚至不如普通人大,愣是被顾眠生拖硬拽的拽到了走廊尽头。

    金琥一边挣扎着一边盯着那越来越近的仓库大门“你绝对会后悔的!”

    顾眠看他一眼“现在比较后悔的好像是你。”

    没有犹豫,顾眠伸脚踹向面前的仓库大门。

    事实证明这医院中的门几乎都是年久失修了,仓库大门看起来结实,但其实不堪一击。

    顾眠只踹了几脚,这扇门便被“砰”的一声踹开。

    伴随着大门被踹开的声音,顾眠眼前突然一黑,他觉得自己又瞎了。

    毫无疑问,是医院的电路不行,此时整个走廊的灯都熄灭了下来,但却有另外的光芒传进眼睛里。

    他抬头看去,光线是从仓库里散发出来的。

    这里并没有什么挑唆矿工的挑唆者,也没有什么挑唆者的线索,只有一座纯白色的、一人高的人形雕像。

    此时这雕像正散发出白色的光芒来。

    仓库周围的墙壁上都贴满了尸体。

    与其说贴满不如说是钉上去的,但顾眠没有看到钉着尸体的钉子,所以勉强算它们是被贴上去的。

    汩汩的鲜血从一句具尸体上蔓延下来,流淌到地面上,仓库的整个地面都被染成红色。

    “这些其实都是祭品”身旁传来金琥的声音“当然你也是,换句话说,其实整个禁区都是祭品。”

    顾眠注意道旁边的金琥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侧头看去,只看到一个没了皮的人,像实验室里的肌肉人体模型。

    那已经看不出是嘴的地方一张一合着“原来你早就觉得我是个骗子,但其实有一点我并没有骗你,这座城市的确被神秘的力量封锁起来,而那力量就是来自这里,来你面前的东西”

    “但这玩意可不会凭空制造什么结界,它需要祭品,所以禁区中才会以综艺节目为名源源不断的补充进下等人来,我们需要祭品来维持这玩意的活性……”

    顾眠盯着旁边的血人。

    他知道有个理论叫做“反派死于话多”,而现在他好像要见证这句话了。

    “我知道你觉得我话多,这些年来我和一群怪物生活在一起,它们根本不懂我的意思,这里的生活无趣极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忍着,一直等到今天,其实我原本还能再忍一会的……”

    听到这里顾眠心中升起一股“这个副本好像快结局了”的预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