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46.第二方案(弥世遗孤给武玄月提出第二套方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武玄月斜眼冷哼,第一个方案,已经引爆了武玄月八级恼火,即便不听那第二个方案,她早已忍无可忍,不愿再继续跟弥世遗孤纠缠下去——

    “我不想听你那些无聊的方案,那鲲鹏兽是我差点丢了性命,才打猎在案的神兽,你是帮我不假,可是你到底出了多少力,你自己心里明白!”

    弥世遗孤自知道,武玄月性子刚烈,事已至此,自己已然下了手,怎么可能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就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呢?

    弥世遗孤依然一副调笑不羁嘴脸道——

    “我心里明白又如何?鹿死谁手,不是看谁当初猎捕到了鹿,而是看谁,得看谁人最后得到了这鹿,我知道你是何等辛苦,泼了命一般地打猎鲲鹏兽,可是到了最后,鲲鹏神兽不还是落在我的手里吗?所谓,成功容易守功难——既然你有本事打捕在案,就该多一个心眼,多一重防范,千万提防,绝对是要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掉以轻心!虽然我是最没立场这般说教你,但是结果就是这样,最后一刻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对于这个结果,我只能说兵不厌诈,虽说你是猎捕高手,可是在看守的问题上,你纳兰雨落确实犯了玩忽职守,没有做到尽职尽责的本分。”

    武玄月听罢,心中恼羞成怒,咬牙鼓腮瞪着弥世遗孤不放,那狠毒的眼神,恨不能一口咬死对方的冲动。

    须臾,武玄月突然松了一口气,苦笑连连道:“呵呵~~我也是笨蛋一个人,竟然你这般说教,却无言以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太蠢太笨,以至于上了你这对贼父子的当,本以为这混账七王是灵兽,不会沾染世俗太多,结果倒是我看走了眼,信错了人!!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弥世遗孤应和一声道:“话说到这里,那就对不起了~在绝对利益面前,我弥世遗孤就是如此小人一个!毕竟人心都是自私的,人性都是贪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做了就是做了,不可否认,我此举以为小人,坏了你的功绩,抢了你头筹,但是我不后悔!”

    武玄月冷嘲热讽道:“你当然不后悔!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大傻子,二逼棋子罢了!!我真心待你是兄弟,你却把我当棋子,可真是可笑死了!!”

    弥世遗孤轻笑摇头道:“得了吧!你果真当我是兄弟?就不会当初那般诋毁我挖苦我,帮助我,也不过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良心泛滥的救世主,我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满足你的所谓正义之心,这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别人的话就算了!我就是烂人一个,活的难得自在,我和你一样,不想碌碌无为,只想出人头地,我没有你的背景和家室,所以只能够靠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我不求你谅解,也不指望你会原谅我,不管你怎么看我都好,今时今日这鲲鹏兽,我是打死也不会交出来,除非你……”

    武玄月一想到刚才这家伙提议的去求之事,顿时五脏六腑恶心发颤,一口否定道:“我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做梦吧!!娶我你也配?”

    弥世遗孤嗤声一笑,一手犯贱,撩骚而去,勾了勾武玄月的下巴道——

    “娶你~我是不配……不过!我友善地提醒你一句,生米煮成熟饭的先例,在天门也不是没有,怎样?若不然,你我现下时机刚刚好,就直接行了夫妻之礼得了!”

    听到这里,武玄月一片慌乱,两眼惊慌发直,嘴巴哆哆嗦嗦道——

    “你敢!!我若……我若不是那处子之身……便会失去那天门真士的资格……到时候,你不还是黄粱梦一场,得不偿失!!”

    武玄月这一局反攻得当,一语中的,说到了弥世遗孤的痛处。

    弥世遗孤笑意不减,一手使坏扶着一动不动的武玄月的脸颊,故装姿态,唉声叹气道——

    “哎——若不是看在这大好前程下,我还真是对你这张过分精致的脸爱不释手,早早办了你,也算是我人生一大幸事。只不过,就如你所说一般,我若是真的对你下手,必然逃不过那纳兰鸢岫的法眼,到时候你就真的失去了天门真士的资格,我的风光大业,便也只能够告一段落咯。”

    武玄月顿时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警惕性极强,极度厌烦弥世遗孤那双贼手,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恶心至极,忍无可忍~~

    武玄月怒吼:“把你的脏手拿开!!”

    弥世遗孤呵呵直笑,却还是相当知趣的把手拿开了,到底他还是不想再眼前女子的面前留下更差的映像,尽管现在的映像已经差到了没有底线的地步。

    弥世遗孤故意调笑之:“算了,逗弄你也没有什么好处~既然你那么看不上眼我,我也就有点自知之明,不过我弥世遗孤不会就这么一直让你看不起下去,有朝一日,我会让你对我刮目相看!若是娶不到你纳兰雨落,那我必定会娶上比你优秀百倍千倍的女子,让你后悔死去!”

    武玄月冷笑一声道:“呵呵!那我可真是拭目以待了去!”

    弥世遗孤哼声,缓缓转过身去,欲要离开之意。

    武玄月见状,着急唤之:“你干嘛?敢给我走试试!!”

    弥世遗孤轻笑,慢慢转过身来,言笑自若道:“你又不待见我,我又不可能交出来鲲鹏神兽,这样僵着下去果真没趣,我还是回去睡我的回笼觉去最好——”

    武玄月听之,着急上火,怒吼而骂:“你必须给我回来!!你若是不把鲲鹏兽还给我的话,我根本没脸再回天门,我的好姐妹该怎么办!你这人混球到,那比人的血来暖自己吗?以后你晚上能够睡得着觉吗?”

    弥世遗孤故意打了两声哈哈道:“所以说我才要说第二个方案吗?你又不听,我何必多此一举呢?”

    武玄月眼看没招,只能够听之任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弥世遗孤竖起一手指,一脸诡秘道:“简单~只要你在打个跟鲲鹏神兽对等悬赏物,赠与那上官侯爵,既能够化解你们姐妹二人的危机,又不会断送我的锦绣前程,一举两得多好!”

    此话一出,武玄月两眼喷火,怒发冲冠,一声怒吼而去:“滚远点!!!!”

    武玄月斜眼冷哼,第一个方案,已经引发了武玄月八级恼火程度,即便不听那第二个方案,武玄月也已经情绪的感染,不愿再继续跟弥世遗孤纠缠下去——

    “我不想听你那些无聊的方案,那鲲鹏兽是我差点丢了性命,才打猎在案的神兽,你是帮我不假,可是你到底出了多少力,你自己心里明白!”

    弥世遗孤自知道,武玄月性子刚烈,事已至此,自己已然下了手,怎么可能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就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呢?

    弥世遗孤依然一副调笑不羁嘴脸道——

    “我心里明白又如何?鹿死谁手,不是看谁当初猎捕到了鹿,而是看谁,得看谁人最后得到了这鹿,我知道你是何等辛苦,泼了命一般地打猎鲲鹏兽,可是到了最后,鲲鹏神兽不还是落在我的手里吗?所谓,成功容易守功难——既然你有本事打捕在案,就该多一个心眼,多一重防范,千万提防,绝对是要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掉以轻心!虽然我是最没立场这般说教你,但是结果就是这样,最后一刻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对于这个结果,我只能说兵不厌诈,虽说你是猎捕高手,可是在看守的问题上,你纳兰雨落确实犯了玩忽职守,没有做到尽职尽责的本分。”

    武玄月听罢,心中恼羞成怒,咬牙鼓腮瞪着弥世遗孤不放,那狠毒的眼神,恨不能一口咬死对方的冲动。

    须臾,武玄月突然松了一口气,苦笑连连道:“呵呵~~我也是笨蛋一个人,竟然你这般说教,却无言以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太蠢太笨,以至于上了你这对贼父子的当,本以为这混账七王是灵兽,不会沾染世俗太多,结果倒是我看走了眼,信错了人!!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弥世遗孤应和一声道:“话说到这里,那就对不起了~在绝对利益面前,我弥世遗孤就是如此小人一个!毕竟人心都是自私的,人性都是贪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做了就是做了,不可否认,我此举以为小人,坏了你的功绩,抢了你头筹,但是我不后悔!”

    武玄月冷嘲热讽道:“你当然不后悔!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大傻子,二逼棋子罢了!!我真心待你是兄弟,你却把我当棋子,可真是可笑死了!!”

    弥世遗孤轻笑摇头道:“得了吧!你果真当我是兄弟?就不会当初那般诋毁我挖苦我,帮助我,也不过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良心泛滥的救世主,我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满足你的所谓正义之心,这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别人的话就算了!我就是烂人一个,活的难得自在,我和你一样,不想碌碌无为,只想出人头地,我没有你的背景和家室,所以只能够靠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我不求你谅解,也不指望你会原谅我,不管你怎么看我都好,今时今日这鲲鹏兽,我是打死也不会交出来,除非你……”

    武玄月一想到刚才这家伙提议的去求之事,顿时五脏六腑恶心发颤,一口否定道:“我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做梦吧!!娶我你也配?”

    弥世遗孤嗤声一笑,一手犯贱,撩骚而去,勾了勾武玄月的下巴道——

    “娶你~我是不配……不过!我友善地提醒你一句,生米煮成熟饭的先例,在天门也不是没有,怎样?若不然,你我现下时机刚刚好,就直接行了夫妻之礼得了!”

    听到这里,武玄月一片慌乱,两眼惊慌发直,嘴巴哆哆嗦嗦道——

    “你敢!!我若……我若不是那处子之身……便会失去那天门真士的资格……到时候,你不还是黄粱梦一场,得不偿失!!”

    武玄月这一局反攻得当,一语中的,说到了弥世遗孤的痛处。

    弥世遗孤笑意不减,一手使坏扶着一动不动的武玄月的脸颊,故装姿态,唉声叹气道——

    “哎——若不是看在这大好前程下,我还真是对你这张过分精致的脸爱不释手,早早办了你,也算是我人生一大幸事。只不过,就如你所说一般,我若是真的对你下手,必然逃不过那纳兰鸢岫的法眼,到时候你就真的失去了天门真士的资格,我的风光大业,便也只能够告一段落咯。”

    武玄月顿时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警惕性极强,极度厌烦弥世遗孤那双贼手,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恶心至极,忍无可忍~~

    武玄月怒吼:“把你的脏手拿开!!”

    弥世遗孤呵呵直笑,却还是相当知趣的把手拿开了,到底他还是不想再眼前女子的面前留下更差的映像,尽管现在的映像已经差到了没有底线的地步。

    弥世遗孤故意调笑之:“算了,逗弄你也没有什么好处~既然你那么看不上眼我,我也就有点自知之明,不过我弥世遗孤不会就这么一直让你看不起下去,有朝一日,我会让你对我刮目相看!若是娶不到你纳兰雨落,那我必定会娶上比你优秀百倍千倍的女子,让你后悔死去!”

    武玄月冷笑一声道:“呵呵!那我可真是拭目以待了去!”

    弥世遗孤哼声,缓缓转过身去,欲要离开之意。

    武玄月见状,着急唤之:“你干嘛?敢给我走试试!!”

    弥世遗孤轻笑,慢慢转过身来,言笑自若道:“你又不待见我,我又不可能交出来鲲鹏神兽,这样僵着下去果真没趣,我还是回去睡我的回笼觉去最好——”

    武玄月听之,着急上火,怒吼而骂:“你必须给我回来!!你若是不把鲲鹏兽还给我的话,我根本没脸再回天门,我的好姐妹该怎么办!你这人混球到,那比人的血来暖自己吗?以后你晚上能够睡得着觉吗?”

    弥世遗孤故意打了两声哈哈道:“所以说我才要说第二个方案吗?你又不听,我何必多此一举呢?”

    武玄月眼看没招,只能够听之任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弥世遗孤竖起一手指,一脸诡秘道:“简单~只要你在打个跟鲲鹏神兽对等悬赏物,赠与那上官侯爵,既能够化解你们姐妹二人的危机,又不会断送我的锦绣前程,一举两得多好!”

    此话一出,武玄月两眼喷火,怒发冲冠,一声怒吼而去:“滚远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