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1.送蚌上岸(武玄月听到笛声心有一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武玄月一脸怒不可遏,一手指着那斑驳腐朽的灵蚌——不!应该说是废蚌更为确切,不管你谁对谁错,你们二神打架,灵蚌受损,结果在这里摆着呢,说再多也白搭,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天吴八颗头同时统一朝灵蚌方向看去,登时八脸惊慌,愕然不止,嘴巴哆嗦道:“不是……那个白虞姬公主,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想好好保护这灵蚌,为什么会是这样……”

    烛阴双爪抱背,拖着长长的尾巴,嗤笑不止道:“呵呵~~早跟你说过了,别跟我争这灵物,何必呢?你我打杀多年,愣是没有分出个胜负来,死伤无数,结果这灵物,我得不到,你不是也保护不了吗?”

    眼看烛阴一副小人得志之相,天吴呲牙怒目,八头恼目,欲要再来一波灵气,打杀而去。

    眼看这打杀气势又要暴涨,武玄月一手扶额,扬天怒吼喝止道:“够了!我来这里,不是来看你们打架的!又不是多光荣的事情,我是来拯救这灵蚌余生的!你们打杀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点意识吗?这灵蚌最怕污血戾气,本是天地间之灵韵圣物,就该放在最干净的地方,这海底常年征战,血腥连连,这灵蚌自然是被杀戮之气所污染,你们都给我好好反省!有点自觉性好不好!!!”

    武玄月怒斥而去,此二神顿时羞愧颜面,低下了头陷入深刻的忏悔之中。

    而太过正直的天吴水神,气不过,憋红了满脸,竟然这八张脸,表现出八种不同神气形态道:“还不是怪这混球,放在自己的地界儿,不好好呆着,非跑到我们海里最甚?抢我定海神器不成,竟然动了毁了他的念头,这种山神就该死!!”

    烛阴听罢,撑口愕目而去,当即嘴角不饶人,放肆回击道:“你说谁呢?天吴看你这八个头的怪物,在水中呆的时间久了,人家是泡的水肿,你可好,泡出了新境界!人家是发肿发胀,你却是数量上都跟一般神族不同了!你看看人家神仙哥各个貌美品行,你再看看你自己,粗鄙丑陋,也亏让你守着这天地之灵物,我倒是觉得这灵蚌就是因为被你这等丑陋神仙守着,才会被污染腐蚀!”

    此二神当真是不能见面,这一见面就掐架,动口不成,说恼了还要大打出手,还真是让人受不了的聒噪。

    这样矛盾不断周而复始,武玄月似乎特别理解这灵蚌这些年的感受天天被这帮子闹腾的天神烦躁着,不变质才鬼呢!

    武玄月白眼翻上,运气而生,灵气灵动,一声呼和而至:“定!”

    刚才两个吵得面红脖子粗的神仙,身后一众蠢蠢欲动的打手小弟们,在武玄月灵气所驱使下的,天门一招“息迹静处”的招数,将周边的所有生物定了下来。

    武玄月一手扶额,长吁无奈,抬头仰望这血迹斑驳的灵蚌,心中既感慨又痛惜,想当初这灵蚌是何等的灵光一现,海中圣物之翘楚,而现在呢……

    哎……

    就在武玄月头皮发麻之际,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短笛神——

    这笛声他太过熟悉,武玄月不可能听错,难不成……

    武玄月突然脑海里跳出来一个念头,顿时灵关一闪,看到了希望一般。

    要知道这弥世遗孤也不是一般人,自己现在已经无路可寻,无处可走,若是这样懊恼痛惜,不如找一个人来商量商量,权当死马当活马医了,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呢?

    想到这里,武玄月顿时略显得兴奋异常,这方运气卷住那灵蚌,飞游而出,破水而出!

    说来这弥世遗孤,已经有些年头回归故里,再也没有见过这水中黑白锦鲤,不管自己吹奏出这世间何等美妙的调调来,再也唤不出跟自己儿时嬉戏玩耍的黑白锦鲤,自己每每这般,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满心希望而来,失望而归……

    而就在弥世遗孤极力奏出这天籁之音的时候,武玄月拉着硕大的灵蚌,破水而出,水花四射,惊得弥世遗孤不清。

    弥世遗孤下意识地一手挡脸而上,待自己回过神来,拂袖而下,竟看这水中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出水芙蓉,晶莹剔透,清新靓丽,让过过目不忘。

    弥世遗孤看傻了眼,武玄月毫不客气,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正处在这虚极过往的时间中——这个时候的弥世遗孤还没有与武玄月的娘亲纳兰雨落谋面,自然这大姑娘家突然从水中冒了出来,还是这般不俗靓丽的容颜,是个男人都会迷糊了心智,整个人都痴痴傻傻了起来。

    武玄月双手攀着灵蚌往岸上拉,到底是灵蚌重量不凡,以武玄月之力,拉动半天,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武玄月毫不客气,恶瞪而去,好声没好气道:“你看什么呢?还愣着干嘛呢?还不赶紧帮我搭把手!”

    弥世遗孤方才缓过神来,这方极为尴尬不止该如何表现,却还是手忙脚乱地冲了上去,一手帮着武玄月把灵蚌拖拉上了岸。

    武玄月一手擦去脸上的水珠,一本正经地质问道:“喂!臭小子,你能修复好这东西吗?”

    弥世遗孤肩头一颤,这方刚安置好灵蚌,将其平放在岸,有些尴尬窘迫转过身来,皱眉抱拳而上,礼待有加道问:“姑娘……我们之前见过吗?怎么感觉……怎么感觉……你跟我很熟似的……”

    武玄月眼睫微颤,登时惊慌躲闪对方的眼神,方才意识到了,这个时候的自己似乎还没有跟眼前的男子有任何交集,若是表现的很熟稔的感觉,自然会引发对方的怀疑不是?

    武玄月方才收敛了自己的性子,故装姿态地站直了身子,双手风拳而上,毕恭毕敬道:“这位公子你好——我乃是这水中的仙子,此乃我们定海生物灵蚌,孕育这天地之间的灵兽之初,而因为海底常年征战所致,灵力被毁,污血腐蚀,素问弥世公子有成玉锻玉之鬼斧神工之手,若是你来,是否可以帮我还原这灵蚌之初始的原样,虞姬这方不胜感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