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55章 你是我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54章

    手机里传来嘶嘶吸冷气的抽气声,这声音听得我也产生了浑身疼的错觉。

    我握着手机愣住了,“是时炎吗?”

    对方开口。仍旧透了一半的调侃,“你把‘吗’字去掉,再说一遍就对了。”

    “你是时炎?!”有点失措的惊慌。明明之前还有点惦着他的,可现在。听到他的声音。我又打心眼里要把这家伙拒之千里之外。

    “正是,你男人我!”

    听到他这幅吊儿郎当的腔 调,我略微调整一下姿势。将手机换到了右手,同时也换了个舒服点的坐姿,“你丫的还活着呢。”

    “真爱小姐就这么希望你亲夫受罪啊。”

    “时炎。你有话就说。别没话找话。”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语调,烦感就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特别上头。

    时炎语气相当的无辜。“我一直在说着话啊。嘶,”他说着。又抽一口冷气,疼痛的感觉仿佛从牙缝里钻出来。

    “时大总裁。我还有约,就不跟你闲聊了,您老人家就自求多福吧。再见。”我话一说完。直接收了线。

    坐在床上,长长的舒了口气,现在知道他安然无恙,那跟我就没半毛钱关系了。

    甩掉手机,身子往后一躺,终于能恢复到过去的生活了。

    可是没到半分钟,手机复又响起来。

    皱紧了眉,拿起手机来看,结果,我发现,还是时炎这厮。

    直接拒接,对他这种人拿闲扯淡当性格的家伙,客气都是多余。

    手机铃又响……

    时炎这人就是这样,我越是不接电话,他还越是来劲。

    索性我关机好了。

    拿起手机要关,结果传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里,时炎是鼻青脸肿的,就跟被上了大刑似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腮帮子还有点肿,好家伙,他这是被他爷爷给胖揍成这幅猪头小队长的?

    他爷爷够狠哪!

    最后一遍,时炎这家伙一定是想到我心软了,所以又打来电话。

    “喂。”

    “真爱小姐,非得亮亮我的真容,你才肯理我是不是?”时炎有点含糊不清地说。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问他,心里头或多或少是内疚的?连我的语气也跟着放轻了不少。怎么感觉他成这样,是我那通电话闹的呢。

    “老爷子把我放到孤岛上三天,我还特别幸运地遇到野兽了,说真的,亲爱的,我还能这么跟你通话,那肯定是我对你的真心,感动了天与地啊。”

    “时炎,你都这熊样了,还跟我这耍贫嘴呢。”我觉得,时炎这货除非到闭上眼的那天,否则,他会生命不息,贫嘴不止的。

    “你看你看,又动气了,你男人我这不也是说的实话吗。”

    “你爷爷就你一个孙子,怎么会对你这么狠。”

    “咦。”时炎感兴趣地咦了声,“你怎么知道我爷就我一个孙子呢。真爱,你跟我说话实, 你是不是在暗中调查过我,其实你心里头早就认定我当你男人了,只不过,又担心我不认真待你,所以跟我这玩深沉,耍小聪明,玩点欲擒故纵的把戏,好让我对你死心踏地,这辈子非你不娶了,你才肯扑进我怀里啊。”

    “你……”我咬着牙,狠剜了脑子里浮现出时炎的那张脸,随后,似有若无地笑笑,“时炎,我看你受到了教训还不够吧,不如这样吧,等爷爷再来电话的时候,我再好好的跟他老人家沟通一下,把我的决心向他老人家好好的表一表,我相信,你爷爷他老人家,一定会给我个公平公正的态度。”

    “哎呦!”时炎哎呦一声,紧接着就是因动作过大而导致的疼痛抽气声,“我说甄艾你是不是缺心眼,你整天的跟爷爷告状,万一让老爷子当了真,你将来还怎么嫁进我们时家呀。”

    “谁想嫁进你们时家了,我对天发誓,我要是动了这个念头,我就……”

    “你不要跟我发什么重誓了,你发了我也不听,而且,我告诉你,你甄艾这辈子,我是要定了。”

    啪,对方先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傻呆了半分钟,才无语地缓过神来,真不知道时炎这家伙是吃什么长大的,如此自信,他怎么就断定我非得要嫁给他!任我怎么说,他也不信。

    微风透过窗子吹进我的小房间,禁 不住凉风,我从床上起身,走到柜子前,拿一件衣服披上,结果,开了柜子门,看到是五颜六色的新衣,这些都是时炎买来的,上层的格子上还摆着五六只名牌包,最下面一层是秋季的短靴等,我将自己靠在柜门上,看着面前的这些价格不菲的名牌货,设想一下,如果我之前不认为时炎,没有那晚的事,我想我已经被他这些糖衣炮弹给打动了。

    正因为是他,所以我才要保持清醒,回过头来,看看这屋子里的所有,总感觉自己反欠了他的人民币。

    就地坐下来,坐在松软的地毯上,用手搓搓脸,感觉有点疲惫,我想着,是否该放下目前的一切,把这屋子里的东西,全部还给他,然后再重新开始,找一个新工作,重新奋斗呢?

    可这个念头一经产生,又立刻被我自己否决了,一直以来,事到如今,我甄艾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退让自虐的那个人总是我。

    时炎,让他见鬼去吧。我不走,好不容易在这个小城市做了个营销部的小组长,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那么,我又环视了屋子里的各式家具,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我的,还给他就是了。

    想到这,再转过身去找手机。

    我想好了,我去求季洲,让他帮我把这些东西,不,是这间房,完整的还给时炎。

    这样想着还不够,我还打了条短信给时炎,内容如下:时炎总裁,我决定退了公司发给我的小公寓,当然里面的东西,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找出时炎的手机号,点发送,可就是我要发送还没发的时候。

    屏幕上突然显示,大变.态,来电,滚动提醒……

    呀的,我正要找他,他却送上门来了,正好,我跟他说。

    按下接听,屏幕里立刻露出时炎那张红肿成猪头小队长的脸。

    冷哼一声,几乎用了仇视的眼神看向他,“你打来的正是时候,我正好有话要对你说,关于我这房间里的家具等等等的东西,我会连公寓的房子一并还你,你最好快点派人联系我,否则我就把这些东西全扔了出去,限你一周内自取!”

    时炎一开始还挺认真地看着我,听着我的话,直到他听懂我的话,才噗嗤一声笑起来,之后他将手机放得远了一点,我这才注意到,屏幕里一闪而过的是季洲的脸。

    季洲居然也跟时炎一个样,额头缠着纱布,眼角处淤青,身上还穿着陆军的迷彩服。

    哦!当这个时候,我才算搞明白了,为什么季洲原本过来看我,但却跟时炎同一个晚上消失了,他就是离开,也该跟我打个招呼的啊。

    原来罪魁祸首都是时炎,时炎受不了他离开,我跟季洲玩,索性把季洲一起带走了。跟着他一起受苦受难,他心才舒坦。

    狡猾巴拉的坏家伙!骨子里都冒坏水,看来他们家老爷子把他扔在孤岛上也还是罚轻了。

    对时炎这种油盐不进的东西,根本是口服心不服,但愿我以后可不要有时炎这样的孙子。

    用力的甩甩头,归拢思绪,再看屏幕里,时炎瞅着我得意得瑟地笑脸,我抿动嘴唇。

    焦急地对着手机大喊道:“季洲,你怎么样?你没事吧。你怎么受伤了?季洲……”难道是时炎对季洲动粗了?!!!

    这个人渣。

    我急得眼泪扑籁籁地落下来,“时炎,是不是你打的,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好朋友,你怎么可以对你的朋友动粗呢。”但是话一出口,我又想明白了,时炎这种QJ犯,他叫人吗,他有人味吗,他什么卑鄙的事情做不出来呢,所谓人心隔肚皮,人心难测,何况他现在是披着土豪外衣的品质高富帅。谁会看得出来他骨子里是腐烂的。

    时炎紧瞪着我,那双眼仿佛是随着我的话聚敛了越来越多的怒气似的, 声音也开始不稳了。“甄艾你这是故意的!”

    我将脸凑近屏幕,“让我跟季洲说话!”

    时炎瞪我瞪得眼底充血,额头发黑,渐而冷若冰霜,连那双得意地眼睛都受到了打击,窄窄地眯成了一道细缝,“甄艾,你这戏演得太不到位,太假,太蠢!你明明不是那么看我的……”

    我闭上眼,几颗泪珠子滚下来,我跟个没心的渣男,多废什么话呢。

    “算了,我何必求你这种人呢。”

    咬着我的话音,他暴躁地吼叫:“甄艾,你听好了,本少爷对你动了真情了,爱你了,就是爱上你,我给你的,就是给你了,你想还也还不了。”他呼呼地喘着粗气,手摸了下额头,“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季洲把你输给我了,以后再也没人跟我争你。而他也没有机会了。甄艾,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你是我时炎的女人!就算你身上有再多利刺,我也会一根一根给你拔掉的,你记着,我会让你爱上我。”

    “我是我自己的,妄图改变我的人,都是神经病,去你MD,QJ犯,尖叫出来,直到喊缺氧了才头晕眼前发黑地停下来。

    最后哑着声音,“时炎,你个强.奸犯……少在这充什么高雅,你丫的根本不配跟我谈爱情……”

    尽管时炎在说完他话之后,已经果断把手机断挂,对于我的呐喊根本听不到。但我要说的话不以粗口的形式暴出来,我真要被这个家伙的自负搞疯掉了。

    其实,我又何必跟个人渣认真呢。

    就算是被他牵动一丝的情绪起伏也不该。

    他不配。

    我一通喊,长久以来心中的沉闷总算是得到发泄与舒缓,可是,我的邻居们,隔壁 和楼下的全部受不了。他们不是敲屋顶就是敲墙壁,当然,还有不太和谐的骂声: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鬼叫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

    时间就这样安静的过去,我的生活似乎又恢复到从前按部就班。

    但我真的满足于这种平静踏实的生活。对于一个没有亲人的穷女孩,自食其力,我已经满足了。

    三天后,又到了下班时间,我顺道到小菜场买了几斤小龙虾,外加一打啤酒,便提着菜,抱着酒,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准备小小的奢侈一回。

    至于我为啥这么高兴,那是因为今天我又牵下一份大额的保单,这张单子光是提成就够我吃半年小龙虾的,能取得如此成绩,少不了,犒劳自己一下自己。

    喜滋滋地做好麻辣小龙虾,热气腾腾地一盘端上桌,再把冰箱里的啤酒也捧出来。

    我解了围裙刚准备做下来,包里的手机响起来。

    “您好,我是保险公司的甄艾。”

    “你柜子最底格里,有一只银灰色的小皮箱,那里面有我的一些文件,麻烦你帮我送到金渥酒店18层808房间,我有急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